45.燕姐性虐王书才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第1章第一卷]

    第45节燕姐性虐王书才

    王书才和县长常改会一同进了黑色小轿车。车子开了没多久,王书才便道:“县长,俺在这儿下车吧,俺想四处逛逛。”

    常改会道:“小张啊,你把车靠边停一下,让书才下车。”车子刚一停下,王书才便匆匆地钻出车外。王书才目送县长的黑色小轿车驶远以后,便急忙跑到公交车站牌下,五分钟后,王书才匆匆地上了十三路公交车。十分钟后,王书才在一商场前下了车,一下车便一路狂奔到天香楼。

    进了天香楼,王书才一口气儿上到三楼,此时王书才心里不停地念道:“燕姐,我来了!”王书才来到那扇白色大门前,手刚要抬起,门便开了。

    只见陈燕身穿一件红色透明蕾丝柔纱旗袍,两支胳膊白得跟藕似的,胸前的那对儿大奶丰满圆润,跟两个飞碟一般,裸露的大腿跟白玉萝卜似的,王书才看得垂涎欲滴,两眼冒火星,裤裆里的那根儿玉米棒又热又胀,像要爆炸了似的。

    王书才心里念道:“真梦幻,真惹火啊!”

    陈燕瞥了一下王书才下身,笑道:“呦,你那裤裆里藏了什么好东西啊?”

    王书才坏笑道:“燕姐,那是俺自家地里种的玉米棒,可甜了!”

    陈燕笑道:“嗳哟,我最爱啃玉米棒了!”

    王书才暗想道:“这个燕姐,外表看她一副和蔼可亲,温柔可人的样子,没想到她骨子里恁骚浪,一会儿俺就让她吃得满嘴儿飘香!”

    王书才坏笑道:“燕姐,俺现在就把它拿出来让您尝尝吧。”说完王书才便急忙去拉裤子拉链。

    陈燕笑道:“瞧你猴急的样儿,我呀喜欢慢慢儿来,心急吃不了甜玉米嘛。”

    王书才微笑道:“俺听燕姐的,您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

    陈燕用手指朝王书才的额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媚笑道:“我呀就喜欢听话的,跟我上来吧。”

    此时王书才心里喜得是噼里啪啦的,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陈燕上到四楼。

    刚到四楼,一扇金色大门便映入眼帘。但见那金色大门光彩夺目,上面刻着又是龙又是凤的,门的两侧还分别挂着一条形牌匾,正上方还有一黑色牌匾,上面刻着鎏金大字。

    王书才边看边念道:“欲海无涯苦作舟,淫天无际痛当帆,太极乐境。”

    王书才疑惑道:“这又是痛又是苦的,怎么还叫太极乐境呢。”

    陈燕轻轻地拍了一下王书才的肩膀,媚笑道:“小傻瓜,一会儿你不就知道了么。”

    陈燕将金色大门推开,笑道:“还傻站着干什么,随我进来吧。”

    王书才刚进来,便听到身后那扇金色大门咚地一声关上了。

    王书才看到墙上绘得全是春宫画,里面足足有四个篮球场大小。王书才惊讶道:“燕姐,这是啥地方啊?”

    陈燕笑道:“这是太极乐境。”

    王书才暗想道:“太极乐境是啥地方啊,咋从来没听说过呢。”王书才边走边看,但见画上面绘着各种性交姿势,人物画的是惟妙惟肖,女赛巫山神女,男如宋玉郎君。此时的王书才看得入了迷。

    陈燕微笑道:“一会啊咱俩也照着画儿上的来,保你爽歪歪。”

    王书才激动道:“燕姐,您真好!”

    陈燕微笑道:“快脱掉衣服躺床上吧。”

    王书才迅速脱掉衣服,光着身子,看到中间有一张白色石床,床的前后还有四个扣坏,心里也没多想,连忙走上前便躺在了上面。

    王书才高兴道:“燕姐,这上面真凉快!你也快过来吧。”

    陈燕走到床边,看见王书才的那根儿玉米棒又粗又长,笑道:“呦,你一会儿可要轻一点儿,恐怕我这身子呀还捱不住呢。”

    王书才道:“燕姐,您放心,俺可温柔了。”

    陈燕笑道:“那就好。”说完陈燕便将王书才的手腕和脚腕用扣坏扣住。

    王书才疑惑道:“燕姐,你把俺扣住干啥?”

    陈燕边抚摸着那根儿玉米棒边媚笑道:“一会啊我怕你爽得乱抓乱挠的,扣上了我放心。”

    王书才笑道:“燕姐,俺这玉米棒可听话了,肯定不会横冲直撞的。”

    陈燕将香舌递进王书才嘴里,舌头在里面拼命地打着转,转得王书才头晕眼花的。陈燕媚笑道:“感觉怎么样啊?爽不爽啊?”

    王书才闭着眼,兴奋道:“燕姐,您这舌头咋恁厉害呀,把俺弄得浑身酥麻,快乐无比!”

    陈燕用玉手握住那根儿玉米棒,来回摇晃了几下,娇柔道:“一会儿我就送你到极乐世界,怎么样啊?”

    王书才激动道:“极乐世界!燕姐,俺都快等不及了,你快点儿啃俺的玉米棒吧。”

    陈燕娇声道:“你急什么呀,你这根儿玉米棒生不拉几的,让人家怎么吃啊,吃坏了肚子怎么办呐。”

    说完陈燕便从床下拿出来一根儿粗大的红色蜡烛,王书才见那根儿蜡烛粗的跟个旅游壶似的,忙道:“燕姐,您拿那么粗的蜡烛干什么?”

    陈燕一边用打火机点燃蜡烛一边娇声道:“我呀先给你这玉米棒加加热,等它熟透了我才能吃呀,忘了跟你说了,我呀就喜欢吃熟透的玉米棒,越熟味道才越香呢。”

    说着陈燕便将烧热融化的蜡烛滴在王书才的玉米棒上,疼得王书才乱叫。

    王书才痛苦地叫道:“啊!烫死俺了!”

    陈燕看着王书才脸上痛苦的表情,兴奋道:“呦,这点儿疼就受不了了,这才刚刚开始呢。”

    接着陈燕又从床下拿出来一根儿长约两米的九尾鞭。王书才看得是胆颤心惊,连忙求饶道:“燕姐,你饶了俺吧,俺下次再也不敢了!”

    陈燕笑道:“呦,看来是我小瞧你了,你还惦记着下次呢,一次啊我就让你爽个够,保证让你呀终生难忘!”

    说完陈燕便挥舞手中的九尾鞭朝王书才细白的肉体上抽去,王书才惨叫道:“啊!疼死俺了!”

    &nbs

    p;陈燕一看见王书才肉体上的九道血印子,变得愈发兴奋起来,紧接着又一次狠狠地抽了上去,抽得王书才哭爹喊娘,连连求饶。

    王书才哀求道:“燕姐,你可怜可怜俺吧,放了俺吧,俺以后给你当牛作马都心甘情愿!”

    陈燕媚笑道:“小心肝儿,恐怕你呀没有以后了!”

    紧接着陈燕又拿起烧热融化的蜡烛滴在王书才的玉米棒上,疼得王书才嘴巴大张,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痛苦之状,难以言表。

    不一会儿,王书才的那根儿玉米棒就被红色蜡烛滴成了根儿腊肠。

    陈燕盯着那根儿红扑扑的腊肠,笑道:“呦,腊肠也蛮不错的呢。”

    此时的王书才疼得已经叫不出声了。陈燕将手中的蜡烛吹灭,远远地扔在一边,接着又拿起九尾鞭朝王书才的肉体上狠狠地抽起来,把王书才抽得竟昏死了过去。

    此时陈燕听不见王书才的惨叫,自己也觉得无聊起来,将手中的九尾鞭丢在了地上。

    陈燕道;“累死我了,胳膊都酸了,我呀回去睡一觉,一会儿啊咱们接着玩。”

    陈燕便走出了太极乐境。

    过了一会儿,王书才睁开了眼,渐渐恢复了知觉。意识清醒后的王书才拼命地挣扎着,不停地晃动着胳膊,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将一只手从扣环中挣脱了出来,王书才用右手将左边的扣环抠开,之后咬着牙坐了起来,将脚腕上的扣环抠开。

    王书才忍着剧痛将裤子穿好,踉踉跄跄的走出太极乐境。

    此时张翠翠买完菜回来见王书才还没回来,便意识到大事不妙。

    张翠翠心里暗忖道:“糟了,这个王书才该不会被陈燕……”张翠翠连忙叫上实大壮,两人火速赶往天香楼。

    王书才咬紧牙关,强忍着疼痛终于逃了出来。此时的王书才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该轻信那个陈燕。

    这时前面走来一个唱数来宝的,只听他口中唱道:“我大傻牛,打竹板儿,一来来到天香楼,天香楼,楼外楼,珍馐美酒不用愁。三楼天香十二轩,保你快活似神仙。四楼便是极乐境,进去一准儿要你命。现如今,官儿阔,百姓穷,一片和谐乐融融,乐融融!”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