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抓个正着】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让我和计筱竹没有想到的是,不一会儿,路静居然裹着浴巾又走了进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路静那双朦胧的美眸中荡漾起一丝媚人的神采,我如虚似幻的看着她缓缓走到我面前,浴巾下两条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好似酥软无力的在颤抖中倾颓,她那让人血脉贲张如蛇般妖异的身躯软倒在墙上,原本如深潭般清澈水灵的眼中泛起如梦般媚人的神采,如精工雕琢的挺秀鼻端渗出点点的汗珠,两颊皮肤下流动的艳红晶莹如玉,红嫩的柔唇微张,我鼻中嗅入她口中处女的芳芬,“你温柔地摸摸我。”路静已展开浴巾,将处女的全部部位面对面展露给我。

    这下连计筱竹都傻了眼,愣愣地问:“你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没让他射出来么?”路静轻声回答。在我将我饥渴的嘴印上她柔唇的同时,她闭上了那令人做梦的双眸。

    我轻轻的吸啜着路静口中如玉液琼浆的蜜汁,她那柔软滑腻的舌头狂乱的伸入我的口中,我们两舌疯狂的纠缠盘结着,彼此都贪婪吸吮对方口中的津液,我俩紧吻相贴的唇好像磁石般再也分不开。

    包着她上身的浴巾滑落到地毯上,我健硕的胸部贴上了她富有弹性又坚挺的**,我壮实的胸膛揉磨着她那两粒已经硬如樱桃的乳珠,我的手轻揉的抚着她细致如丝缎般滑腻的肌肤,她如蛇般的腰肢颤抖着。

    她的小手握住我的**将我的包皮温柔但很不熟练地翻起。

    我指尖过处,她嫩滑的肌肤泛起了阵阵鸡皮,当我的手探入她胯下浓密森林,触到她已经汁液淋漓的处女花瓣时,她两腿保护性的夹住了我的手掌,掌上传来她大腿肌的颤抖。

    “路静,我想操你好吗?”“不,那个不行!”“那你怎么让我射出来?”“你喜欢我用嘴、手或大腿?”在我的选择下,她用大腿内侧死命夹住我的**,狠命扭动腰肢,我也不停地抚摸揉搓路静玉女峰,还不断地在她耳边说着情话来挑逗她:“好美!**非常有弹性……好滑……好软……”

    耳闻这样子的挑逗情话,路静不胜娇羞,红着脸闭上眼睛。但她大腿对我**的夹击和香臀的扭转更加疯狂,很快我们俩都达到**,我的jīng液就像热浆糊似地喷射在她的**间,浇得她的阴毛**的。

    路静很兴奋,大胆又温柔地看着我“还来吗?”

    被我扒得一丝不挂的女人数不清楚,但从来没女人敢**站在我面前,我注视着眼前的绝姿美女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

    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旁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我简直爱不释手,顺着身体向下摸去,一片玉白晶莹、娇滑细嫩中,一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小腹上。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阴毛非常茂盛,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微隆而起,**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她大胆地搂住我接吻,她口中突然发热,一股热呼呼的玉津灌入了我的口中,本来轻扶着我的玉臂突然像铁箍一般紧紧的环住了我的腰际,尖细的指甲刺入我的肌肤,微微生疼的刺激,使得我胯下那根在她姊姊计筱竹的美穴中尚未发射的坚挺**膨胀欲裂,那硕大泛着红光的**顶上了她已经流满淫液蜜汁的娇嫩花瓣。

    这时的路静背部紧贴着墙壁,退无可退,我空出一手扶着大**在路静的花瓣上缓缓的磨动着,肉冠上微张的马眼点到她**上方微硬的阴核肉芽上,轻揉的磨动着。

    “唔唔~呃!呃……嗯~嗯~~~”嫩红的柔唇被密实的封住的路静粗重的呻吟喘着大气。

    阴核的肉芽被那肉冠上的马眼厮磨,已经硬如肉球,阵阵的快感电流使得路静混身酥软,子宫深处的酸麻使她情不自禁的挺动那万中选一女中极品贲起的包子美穴,迎合着我**马眼与她的阴核肉芽的磨动,本来箍在我腰际的手指再度使力,指尖扣入了我的股沟中,激起我另一波奇妙的亢奋。

    她贞守了多年未经开垦的花瓣被我的**趁着湿滑的淫液悄悄的顶开了。

    上面与我紧吻的柔唇粗重的喘着,她下意识的甩头,含糊的说着。

    “呃~~不要!”

    他妈的!船到江心,马到悬崖,老子的大**已经到了洞口,又说不要,今天再不干破你的处女膜,把你的包子穴**翻,以后就别当男人了。

    我下定决心的将路静滑腻的娇躯紧紧的抵在墙面上,另一手托住了她翘美弹性十足的豊臀,欲将她下体压向我的胯间,方便我的大**刺入她的包子美穴。

    她扣在我股沟内的手指紧张中又扣紧了我的肛门。

    肛门传来的刺激快感,使我的大**在亢奋的挺动下分开了她湿滑的花瓣,刺入了她已流满淫液的处女**半寸,似乎敏感的马眼触碰到一层肉膜,是这位美艳如仙的美女的处女膜。

    “不要在这儿…我不舒服……”

    路静又喘着气含糊的叫着。

    呵~原来她说的不要是,不要把她抵在墙上破处,那容易。

    我再度用嘴封住了她的柔唇,免她再啰唆,下面两手一兜,她的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拖起盘上了我的腰际,进入她**中半寸的大**还被她的花瓣咬合着并未分开。

    就这样上下相连着,我将路静抱向她那张双人大床,而计筱竹则是很搞笑地高举着点滴瓶跟随着我们,活像一个人形输液架一样。

    还好这张床够大,我抱着路静来到床边,将她的臀部放在床缘,再把她那双迷死人的匀称美腿放在床下两脚沾地,使她的两腿张开,胯间的**自然贲起。

    这时的路静大概知道破处在即,不出所料,被我紧吻住的柔唇甩动着又想说话,腰肢又开始扭动闪躲,那雪白浑圆健美的大腿往内猛夹,如果不是被我的两膝撑开,只怕又要被她闭关,功败垂成。

    我知道这次再要是再依她,或者有一丝丝的不忍心,恐怕又跟上回一样,只能**她的屁眼插她的菊门了。

    感觉到自己的两条大腿被那个男人分得好开,胯间的**又如此羞人的凸起,好像对那男人的大**说着“欢迎光临”。

    路静这时内心的羞涩矛盾使她不知所措,眼看守贞多年的处女穴就要被眼前这个男人开垦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害怕破处的疼痛,反正就是想逃。

    我用舌头从路静耳垂舔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双手握住了路静的**,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我一觉得触手温软,有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一步攀上路静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一定已圆鼓鼓地隆起,我嘴巴一口含住路静右乳,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玉峰,以舌头轻舔蓓蕾。

    “你先把**抽出来,让我喘口气。”路静娇声要求。

    我顺从地拔出**,目光扫视着路静的嫩穴,路静那方寸之地很是诱惑,最诱人的**的曲线完全呈现,看着路静现的萋萋芳草的迷人草丛,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特殊紫色茸毛,全身上下肯定找不到任何瑕疵,看了叫人垂涎欲滴,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

    我剥开她的草丛,一窥迷人的神秘之境,她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然后我右手沿着路静乌黑亮丽的秀发,顺着柔软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像是熟练般的花丛老手,不时又像好奇的顽童试探性的滑入雪嫩臀间的沟渠,仔细搜索着路静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摸着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她玲珑细小的两片**想必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

    “呃…这个臭男人,你要就快点进来,要不就…就…别…哎呀~!”

    我他妈的再让你逃我就去当和尚,这辈子不再干女人!

    想到这里,我管他妈三七二十一,屁股往后一翘,再狂野的用力往前一顶,坚挺又粗壮的大**狠狠的往路静那让每个男人发狂的极品包子美穴里猛然戳入,大**前端感觉遇到一层细薄肉膜的阻碍。

    虽然路静两片柔嫩的红唇被我的嘴密封得紧紧的,但由她甩头晃脑,美发飘散的唔唔声中,我似乎感受她心灵深处的痛叫。

    她原本扶住我腰际的手这时突然用力的抓紧扭捏着我的肌肤,扣在我股沟的手指猛的的刺入了我肛门的谷道。

    老子的谷道被路静的纤纤玉指突然的刺入,那强烈莫名的刺激,将我插在她**的大**逼上了亢奋至极的无上妙境。

    我清晰的感觉到本来比经硕大无比的**,在路静的引导内欲发的膨胀,将她初经人事紧窄的**撑胀得像要爆开。

    两颊艳红柔唇被我紧封的路静在唔唔声中,檀口中涌出一股热呼呼的玉液琼浆又灌入了我的口中。

    我感受到她引导的肉壁急剧的收缩,如婴儿的小嘴般不停的吸吮着我胀大的**,同时嫩肉紧紧的箍在我**肉冠的棱沟上,像吸盘似的将我与路静的生殖器卡得严丝合缝密实无间,这时她全身抽搐颤抖,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上我了的腰际,那两腿美腿用力夹合之猛,她的**是如此的窄紧,我沈腰挺枪,见缝插针的往前挤去,只觉的柔软的花径内壁像是一张湿湿的樱桃小口,把**舔吸的又酥又痒。

    越往前走,就越是寸步难行,**前端却遇到了阻碍,我知道那是路静的处女膜,我暗下决心要速战速决,于是先把武器退出了一小截,在她略为轻松的一刹那,我将**微往后一退,然后一声闷哼,将胯下**猛然往前一顶,可是路静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一般应声而破,路静的处女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桃源圣境,不让我稍越雷池一步。

    我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的不住前进,路静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处女膜仍顽强地守卫着路静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她顽强的处女膜在做最后挣扎,但是处女膜的守卫是那么的脆弱,连路静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女初欢将不可避免和我发生,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她下腹直逼喉头。

    突然路静的脑海又浮现出自己在公车上的那一幕,想到自己平日引以为傲骨肉匀称的大腿被那个其丑如猪的男人强行扳开,胯间的神秘地带被那丑恶的男人胯下丑恶黑黝的那根东西已经抵到自己胯间那红嫩的花瓣,若不是刚好刹车,贞守了多年的玉女花蕊就要给那头猪采了。

    在秘洞之内的防卫即将失守的一刹那,路静大声一喊:“不要进,我不想失去处女身。”我楞了一下,“路静,怎么了?还想把处女身留到洞房夜?还是怕疼?”“我的处女身可以不留到洞房夜,但我不想在你挂着点滴瓶时失去贞操,你必须出来。”路静的回答很坚决。

    我回头看了一眼计筱竹学姐,却见她一脸微笑地对我摇了摇头,显然也认为今天并不是破处的好时候。

    我只好将兵器不情愿地从路静的美穴中出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路静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微弱光芒闪耀着,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

    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一分为二;鲜红闪亮的嫩穴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是多么的娇媚!

    香臀浑圆,**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

    酥胸**,起伏不定,**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除了**,你可以在我身上任何部位将你的jīng液射出来。”路静镇静地说着。

    我将**埋在路静**间,双手尽情的揉捏着俏路静高耸滑腻的酥胸,**舒适地在路静的**间套弄,路静首次享受这样的待遇,贞洁的圣女峰从未受过这样的刺激,尤其是受到我那充满热力和魔力的大手和**的强力刺激,路静忍不住在中发出呻吟,整个的揉捏还好,尤其要命的是顶端的蓓蕾遭受攻击,麻酥酥的电流一直从蓓蕾传向心底,路静整个身体不由得发出快乐的颤抖,“喔…喔…”富有弹性的身子下意识地扭动着,快乐着,舒展着……

    我当然快乐极了。

    我将自己的玉杵换姿式与路静抵死缠绵,**深深地埋在路静的乳沟中,左右摇动研磨,很快我感到自己的玉杵也进入最后关头,又拼命地套弄几下几下,路静不失时机用她的樱唇含住我的兵器,我精关一开,全身抖颤着,阴精奔涌而出,浓浓的热精射在路静口中,她将我的jīng液全部吞下。

    路静一丝不挂地跳下床。“你射出来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说着路静裹起了浴巾。

    “路静什么时候跟我破处啊?”“到时候再说。”“我好想要哦。”“我和你多次发生性行为,说明我们有缘,但你最终还是不能把我的处女身开苞,说明我们又无缘,这只能看命运了。”说着,路静推门走了出去,再也不理会我。

    “学姐?”我看着计筱竹,一脸的求助。

    计筱竹恨了我一眼:“今天还没爽够啊?挂着点滴都这么色,我看你以后怎么得了!”

    “可是路静!”我哀求道,我知道计筱竹学姐有的是办法让我达成心愿的。

    计筱竹看着我,良久叹了一口气,将我搂在怀里,揉着我的头发说:“知道了,你快快将身体养好,我保证你在出这房门时,一定真正操到她的逼好不好?”

    我听到这话就激动起来,伸手就去脱计筱竹的衣服,她今天穿的是淡粉蓝的丝质上衣,柔软的丝质衬衫贴着她硕大饱满的双峰,雪白的乳沟隐现,看了让人心跳加快。下身是约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迷你皮短裙,短筒细高跟马靴,肉色透明丝袜露出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将她完美的身材映照得曲线玲珑。

    当我脱下她的丝质上衣,上身只剩细带的淡紫色的薄纱胸罩,将雪白浑圆的**房托得更加柔嫩,无一丝赘肉的纤腰,看得我血脉贲张,胯下的大**已经蠢蠢欲动了。

    计筱竹学姐显然怔住了,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因为我的动作实在是太快,而且对脱她的衣服太熟练,她很快被我脱得只剩下丁字的淡紫色透明内裤,如一根细绳吊着的窄小丁字裤只能遮挡住微凸起的**,计筱竹浓密黝黑的阴毛由裤缝中露出了一小撮,诱得我蠢动的大**立即一柱擎天了。

    计筱竹这才醒悟过来,用力拍一下我已经再度坚硬的大**:“干什么?你给我老实点……”

    “哎呀~妳轻一点行吗?打坏了以后苦的是妳……”我无奈的叫着。

    “哧!我就是要打坏它……”计筱竹吃吃而笑,轻嗔薄怒,水灵的大眼透着一丝慧黠,粉嫩的柔唇微噘,我忍不住把她推到墙边压住她柔软的身躯,用我的嘴堵住了她诱人的红唇。

    “唔唔唔…不要……”计筱竹急着推拒着我。“你这只大种马,才在路静身上射了三次啊……你还挂着点滴呢!”

    我不理会她的推拒,舌头已经伸入她口中,绞动着她的柔舌。一只手已经拨开了胸罩,握住了她巨大的**,指尖捏着她的**轻轻柔动着。

    敏感的**被我玩弄着,乳珠立时变硬了,与我深吻的计筱竹喘气开始粗重,开始反手抱住我,柔滑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不停的翻腾,我啜饮着她口中的蜜冲,另一手扶着坚硬的大**顶在计筱竹丁字裤贲起的**上,**马眼流出一丝晶亮的润滑液,沾在计筱竹露出裤外的阴毛上。

    计筱竹这时全身发烫,双手抱住我的头,贪婪的张口将我的舌头吞入她温热的口中吸食着。下面我迫不及待的伸手探入她窄小的丁字裤内,手指触摸到一团热呼呼的小火山,小火山口已流出热烫的浓浆,我立即将大**引导到火山口已经热烫湿滑无的花瓣,柔嫩的花瓣在我的大**推进中,已经像张开的小嘴。

    “唔!不行!现在不行…安琪她们马上就要回来了…啊!”计筱竹挣脱紧吸在一起的柔唇喘着气说,话没说完,我粗大的**已经插入了她浓浆四溢的火山口,粗长的18公分**立时感觉到被一圈温热的嫩肉包夹着,而大**已经直接进入了子宫腔深处,马眼顶在已经硬如小肉珠的花心上。

    “呃~你好野蛮,现在不行啦…呃啊…轻一点……呃…”本来想推开我的计筱竹,受不了花蕊被我**厮磨的快美,子宫腔突然以痉挛般的收缩,一圈嫩肉用力的箍住了我**的肉冠,我的**好似与她的子宫腔紧扣锁住了一样,一股浓浆由她的蕊心喷到我的**上,**来得好快。

    “呃~用力顶我…我来了…用力戳我…快…快点……呃…”计筱竹这时抬起左腿搭上我腰部紧缠着我,两手抱紧了我的臀部,使我俩插在一起的生殖器接合的更加紧蜜。我们上面的嘴紧蜜的接吻吸吮,我的手也紧搂着她翘美的肥嫩到极点的大屁股,挺动下体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粗壮的大**在计筱竹的**中快速的进出,大**肉冠刮着她的**壁,肉与肉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中涌出的淫液抽了出来,亮晶晶的淫液顺着股沟流水般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强烈的刺激使得计筱竹形同疯狂,紧抱着我的臀部,狂野的挺动**迎合着我的**,忍不住大力的呻吟。

    “嗯哼~好舒服…快点…用力**我…用力…快点,我又来了…来了…啊呃~……”计筱竹眼中泛着泪光,是一**持续**的激动,两条玉臂像吊钟似的勾住我的颈部,一双雪白的大腿抬起绕上了我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像八爪鱼般的纠缠,我两手紧抱着计筱竹的大肥圆臀,将她贲起的**与我的耻骨顶得紧紧的,我感觉到她的外**紧紧的咬住了我粗壮**的根部,使得我与计筱竹的生殖器蜜实接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这时我的**感受到被一圈火热的嫩肉紧实的箍住,像一张嘴似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大**,蕊心喷射出一**热烫的阴精浇在我的**上,**在酥软中感到一阵麻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储存的浓稠阳精正要喷发,碰一声!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下体紧蜜相连,我浓稠的阳精还在计筱竹的子宫深处不停的喷发,陶醉在交合快意中的计筱竹与我正要登上高峰极乐之时,被开门声及一声娇脆的惊呼声惊醒!

    “啊~你们……”

    席雅站在门口,檀口微张,惊詑中,粉嫩的两腮火红似朝霞,一双如深潭般清澈冷艳的凤眼中透着无比的羞怯,怔怔的看着肢体纠缠,性器官紧蜜接合的计筱竹与我。

    碰!一声,那位冰肌玉肤,冷艳如仙的美女关上了房间的门。

    “啊!是席雅……”**余韵未尽的计筱竹赶紧松开缠绕在我腰际的美腿落下地,也不管还没尽情发射完毕的我,推开了我俩紧蜜相连的下体,连还在沥沥流淌着jīng液的**都没有打理,就匆匆穿上衣服,脸色发白地走了出去,也不知道怎么善后去了。

    第一百章重头戏,马上要吃掉路静了,快点投票,票上两千就放出来,哈哈,还差50张哦!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