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路静的初夜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自从被席雅撞见了计筱竹和生病的我**的事情,女生们就召开了紧急会议,这次史无前例地剥夺了计筱竹的领导权,女生会一至认为,计筱竹学姐实在太爱我了,简直到了溺爱的程度,所以她拒绝不了我任何的过份要求,让她来照顾我,只会监守自盗,所以暂时把她削职为民,等我康复后再官复原职。《+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然后女生们还决定,为防备我的花言巧语和偷吃,随时都要派两个女生在我身边陪护并顺带相互监视,甚至还故意找不是很熟的女生搭伴,搞得防我就像防中央情报局的特务一样严重。

    足足五天,我被女生们控制得严严实实的,别说偷吃了,连只小手都没有拉到,在如此严格的监控之下,我倒是很快就康复了,第六天,经过校医诊断了,确认我脱离了治疗,女生们集体欢呼,特意为我开了庆功宴。

    吃完晚饭后,女生们就散了,毕竟警报结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还必须要做,安琪要去排练话剧,我就送她过去,然后独自回到美女楼。

    走进公寓见计筱竹正在忙着收拾屋子,见我进来,她手指一点浴室:“路静在洗澡,差不多了,你敢不敢闯进去霸王硬上弓?”“敢,有什么不敢。”我突然想起来计筱竹说的要在我康复后将路静的处女送给我,顿时我就激动起来我从计筱竹手中接过钥匙,坚定地打开了浴室门,浴室里的景色令我心旷神怡。

    只见路静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一丝不挂、**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一双颤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对娇软可爱、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羞赧地向我硬挺。

    一具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娇滑平软的洁白小腹,淡黑柔鬈的绒绒阴毛。

    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再配上她那秀丽绝伦、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真是上帝完美的作,那高挑匀称、纤秀柔美的苗条**上,玲珑浮凸,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

    那有如诗韵般清纯、梦幻般神秘的温柔婉约的气质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阴毛并不多,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微隆而起,**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我情不自禁地搂住了路静,抚摩着她卷曲的阴毛,在裂缝的边缘滑动,指尖摸到软绵绵的东西。

    双丘之间的溪谷,有无法形容的景色,略带肉色的浅红色。

    用手指分开**,露出深红色的内部,已经有露珠从里面流出来。

    路静那少女青春的**玲珑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线条,似乎让人不忍碰触,一对犹如新剥鸡头肉般光洁玉润的娇软椒乳像一对含苞欲放的娇花蓓蕾,颤巍巍地摇荡着坚挺怒耸在一片雪白晶莹、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肤中。

    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

    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旁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阴毛并不多,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微隆而起,**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令人怎都忍不住要用手去爱抚、细摩一番。

    挂满水珠的玉体更加显得无比的娇嫩和鲜艳,真是上帝完美的作。

    在半分钟内路静没做任何反应,她突然清醒的推开我。“你干什么?”她的言辞是那么的冷冰冰,她的目光是那样的不可侵犯。在她面前我没有了吃霸王餐的勇气。

    “对不起,我来上洗手间,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请原谅我的冲动。”在她清澈的眼神下,我狼狈地败退出来。

    十分钟后,路静从浴室走出,如云秀发上挂着晶莹水珠,雪白半透明的衬衣掩不住少女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若隐若现,**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

    那双美眸似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鹅蛋形的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芳美娇俏的瑶鼻,秀美娇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在柔和的夜明珠光映衬下,她象一位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

    看得出来我刚才的冒犯令她心情不好,但温柔的她还是没提起此时,在和计筱竹的欢声笑语中,我看了一眼计筱竹,计筱竹的眼神告诉我她能搞定一切。

    计筱竹提出和我跳舞,顺便一手关了灯,路静在沙发旁坐着。一曲舞罢,计筱竹说:“路静,我去去就来,你先陪飘飘跳一曲。”

    路静没有反对,音乐声响起,我如愿地和路静步入了舞池,计筱竹给我一个调皮的手势,意思是屋外的事她会搞定,房内的事由我把握机会,她出了门。

    计筱竹一出门,房内只剩下我和我日思夜想的美女,而且灯光已关,我的手还搂着美女的腰。我淫心大起,一把搂住路静,路静胸前两个丰满的**球在我胸前挤压,我的脸贴住了她的脸“路静,不要介意,让我们跳一曲贴面舞吧。”

    路静拼死反抗,“不行,我们不可以这样。”

    “你和我什么都做了,你还这不行那不行的,外面有计筱竹挡着谁也进不来。今晚如果我不把你破处我就自杀。”我将嘴唇贴上路静鲜嫩的红唇,张大了嘴,就像要把路静的双唇生吞一般,激烈且贪的进攻。

    路静拒绝也拒绝不了,连肺部的空气都像要被吸走一般,脑袋突然感到一阵空白。可是我的接吻有熟练的技巧,路静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我的舌头在她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她的舌头开始吸吮。这样下去是会被拖到无底深渊的,路静受惊的颤抖。

    很长很长的接吻……我将自己的唾液送进路静的嘴里,路静颤栗着,而喉头在发出恐惧之声的同时无处可逃,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地崩溃,放弃抵抗,眼睛紧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路静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

    我以自己的舌尖,触摸着她的舌尖,并划了一个圆。路静闭着眼将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叫声。并不是只有单纯的甘美的感觉而已,那甘美的感觉由舌尖的一点,散布到舌头以及口腔,各部位也都觉得热呼呼的。

    路静已经站立不住,我顺利地将她按到在地板上。路静舌头又伸出了一点,而我的舌尖则又更仔细的接触那正在发抖的舌头的侧面。

    “碍…碍…”呼吸变得粗重,从路静的喉咙深处中,微微地发出这种声音。尽管路静拼命地压抑,可是急促的呼吸无法隐藏。从舌的表面一直到里面都玩弄够了之后,我的舌头像另一种生物一样地卷起,然后又伸了进来,那好像是小虫子沿着树枝爬一样。

    而那一个一个的动作,也的确使得路静口腔中的性感带一一被触动,而且那种感觉并没有减弱的迹象。口腔全体也已点燃了**之火,好像全身的性感带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

    我解开了路静上衣纽扣,褪下她的亵衣,露出了她那雪白娇美的粉肩,一只雪白的奶罩下,路静高耸的**酥胸起伏不定,我不顾路静的央求声中,我的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触手只觉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我的手握住了那娇挺丰满的**,揉捏着青涩玉峰,感受着翘挺高耸的处女椒乳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我急急解开眼前绝色少女的奶兜。

    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脱盈而出,纯情圣洁的椒乳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我所玩过的女人当中的极品。我轻轻抚摸着,只留下乳峰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上稚嫩可爱的**,熟练地**咬吸起来。

    路静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无力地软瘫下来,“唔”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叹息,似乎更加受不了那出水芙蓉般嫣红可爱的**在淫邪挑逗下感受到的阵阵酥麻轻颤。

    我体会到怀中女子胸前的难过,转移目标,撩起她的裙子,将抚摸着她修长**的手渐渐移向神密茵黑的大腿根部,贴着温热玉肤伸进路静美丽玉体上仅剩的内裤里面,摸索挑逗着,顺着柔软无比的微隆**上柔柔的幽幽芳草轻压揉抚。并且不理会路静美丽可爱的小瑶鼻中不断的火热娇羞的嘤咛,手指逐渐侵袭到了处女那娇软滑嫩的玉沟。

    路静已停止了挣扎,无力地躺在地上,我坚定地将她从地上抱起,进入了她的闺房,把她放在床上,“路静,在我康复的晚上浪漫地失去贞操,会让你回味一辈子。”

    上身全裸的路静默默地看着我,我的手开始脱路静的裙和袜子,毫不犹豫的用双手把路静内裤拉下去,我分开了她的双腿,我的指尖点住了她柔滑**上的阴核肉芽,她的阴核已经肿胀的硬如一粒小肉球,我指尖轻巧的揉磨着沾满淫液的尖嫩小肉芽。

    此时此刻,路静仰着荡漾而飞霞喷彩的悄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张,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飞进我的鼻孔,拨弄着我那紧张而干渴的心田,滋润着我强烈的淫欲。

    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被我揉动着,路静全身颤抖抽搐着,一股花蜜又涌出了她紧闭的粉红色肉缝,我伸指轻挑一下她的肉缝,翻开柔滑的小**,粉红的**内有一层粉嫩透明的薄膜,中间还有一个状如弯月型的小洞,谢天谢地!

    她的处女膜没有被那个公车色狼戳破,她果然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嗯……”路静闭着唇发出更高的呻吟。开始直接爱抚后,我的技巧还是很高明。手指在每一片花瓣上抚摸,轻轻捏弄阴核。把沾上花蜜的手指插入**里**。

    路静完全湿润的花蕊不停的抽搐,更大量溢出的花蜜流到大腿根。光我的手指在抚摸花瓣的同时,用大姆指揉搓肛门。她的两支长腿丰润柔腻,而在那趾骨顶端描绘出诱惑人的曲线,而我正伸出手指抚搓那充血而娇挺的蓓蕾。

    “碍…”当舌头被吸时,路静的美腿微微扭摆,而腰以下的那个部份,已完全麻酥酥的了。路静从鼻子中发出急切的呼吸。我以中指为中心,并以四支手指一起去抚慰路静的**。

    “嗯嗯……”路静的红唇和舌头都一起被占据,“啊碍…”由于呼吸急促,使得她拼命想将嘴拿开,而且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我的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终于我的嘴离开,路静像缺氧的鱼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娇挺的乳峰随之颤动。

    我伸手伸到她的**上,揉着那饱满的**。好像是发电所一样地,从那两个**,将快乐的电波传达至身体各部位。膝盖处已经失去了力量,路静好像要倒下似地,不由得抓住我的肩。好像是被麻醉了似的。

    我的手由胸部移到身侧,然后再移到那少女的纤腰;然后再从腰滑下去。运用我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抚摸着,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电流已经由那最深处的一点扩散到全身,而那饱含热气的幽谷里的秘肉,也已经被弄得湿答答的。

    “碍…我受不了了……”路静羞耻地低吟。我将唇贴在耳上,“呼……”轻轻地吹着气。她也因那样而微抖,那吹着她的唇,再挟住耳缘用舌头去舔,而那甜美的波浪,又随之流到身体之中央。

    我的一只手又攀上乳峰,抚着膝的内侧的手,沿着大腿一直朝那底部前进。

    “碍…”她瞬间失去了自制力,几乎叫了起来。对娇挺乳峰的搓揉,已经措手不及了,现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搓揉。“呜……不要……”路静缩起全身,用半长的头发,想将头藏起来。

    “喔碍…”好像是要死了那样地喘息着,路静张开自己的脚绷得紧紧的。我此时也已脸色涨红,下身坚硬灼热,涨的难受。在路静娇靥晕红、羞赧万分的半推半就中,我将她剥脱得片缕无存、一丝不挂,也迅速脱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挺着巨大的**站在床前。

    我抓住路静的一只嫩滑小手往**上按去。那可爱的雪白小手刚轻轻触到我的**,立即就像碰到了“蛇”一般,娇羞慌乱地手一缩,被我抓住重新按上。触手那一片滚烫、梆硬,让路静好一阵心慌意乱,她一手握住那不断在“摇头晃脑”的**,另一只可爱小手轻缓地、娇羞怯怯地在那上面擦抹起来。

    我渐渐被那双如玉般娇软柔绵的可爱小手无意识地撩拨弄得血脉贲张,一把搂住她柔软的细腰,将她娇软无骨、一丝不挂的玉体搂进怀里,一阵狂搓猛揉,又低头找到绝色少女吐气如兰的鲜红小嘴,顶开她含羞轻合的玉齿,然后卷住她那香滑娇嫩、小巧可爱的兰香舌一阵狂吮猛吸……我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路下滑,直吻进路静那温热的大腿根中。

    给我这样淫邪的撩逗、玩弄,路静又羞又痒,她的娇躯在我淫邪的吻吮下阵阵酸软,她那一双修长优美的雪白**分了开来,而且羞答答地越分越开,像是希望我吻得更深一点。

    我一直将路静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我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路静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

    路静丁香暗吐,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我缠绕、翻卷……如火如荼地回应着。她同时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娇嫩yīn蒂,一阵抚弄、揉搓……她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娇哼出声,马上又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

    她娇软的**被我用手指夹住揉、搓……最令她诧异莫名,也是最令她身心趐麻难捺的,就是我的手指下,一个自己也不知名的“小肉豆”在我的淫秽挑逗下,传向全身玉体,传向芳心脑海深处的那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羞人的快感。

    在这种强烈至极的快感刺激下,路静脑海一片空白,少女芳心体味那一种令人酸趐欲醉,紧张刺激得令人几乎呼息顿止、晕眩欲绝的肉欲快感,少女那柔若无骨、**的秀美**在我身下一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

    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一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抓在床上,粉雕玉琢般娇软雪白的手背上几丝青色的小静脉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隐若现。

    路静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只见她娇靥绯红,如兰气息急促起伏,如云秀发间香汗微浸。但路静只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越来越湿……美若天仙的绝色少女羞涩万分,美丽的花靥上丽色娇晕,羞红无限。

    我的一根手指顺着那越来越湿滑火热的柔嫩“玉沟”一直滑抵到湿濡阵阵、淫滑不堪的**口,手指上沾满了胯下少女下体流泄出来的神秘分泌物。我也已经**高涨,我分开路静修长雪白的**,挺起**,她贞守了多年未经开垦的花瓣被我的**趁着湿滑的淫液悄悄的顶开了。

    不待她反应,我就将大**狠狠地往她那湿润的**中顶进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