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张文看着妈妈娇笑如花的迷人模样,那迷人的微笑带着浓郁的爱意,成熟妩媚的风韵让人心神一阵的恍惚,张文不禁看得一时有些痴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猛地回过神来后赶紧一副玩笑的口味恭维道:“谁敢说我妈老了我和谁拚命,这不是找死是什么。也不看您这迷人的身段,这漂亮的脸蛋,说是我姐还差不多。要说你是我妈的话估计别人会以为我是一年长一米的妖怪了!”

    “臭小子,嘴巴还真甜啊!”

    陈桂香被儿子的话说得那是心花怒放,一边笑嘻嘻的将洗好的碗叠起来,一边站起身。刚转过身去,突然停了下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小文,其实妈没指望你能有多大的出息,也不想你赚多少钱来给妈享福。只要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吃糠咽菜我也觉得日子甜。”

    “妈,你放心吧!我肯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张文看着妈妈慈爱的模样和那语气里掩饰不住的疼爱,心里一暖,顿时升起了一股男人的责任感,马上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陈桂香开心的一笑,关心的说:“看你这孩子能的,赶紧进屋吧!一会儿天凉了。”

    张文点了点头后,看着妈妈走向厨房那优美迷人的背影,不舍的挪动脚步朝屋里走去。

    进屋的时候就剩姐姐一个人还没睡,还迷恋的看着杂志上那绚丽的文字和精美的图片!小丹再有精力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这时候已经铺好了被褥睡上了,清甜沉稳的呼吸声淡淡的回荡在狭小的房间里;喜儿在她旁边也是甜甜的睡着。两个小萝莉一起入梦的场景和露在被子外的细嫩小脚真是让人遐想无限啊。

    “小文,你今天也起得早了一些,赶紧睡吧!”

    张少琳抬起头来,看了弟弟一眼,将书放到了一边后温柔的说道。似乎是想起了昨晚两人荒唐但却美妙的韵事,两抹醉人的红晕迅速的爬上了漂亮的脸蛋,迷人的眼里也开始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张文心里嘿嘿一笑,姐姐虽然说得很是平淡,但从她的眼里已经看出了那种深邃的热情,看来姐姐也是对男女之事念念不忘了。

    张文一看被子和枕头什么都铺好了,姐姐似乎也是刻意的想和自己一起睡,把两人的被褥连着。看着灯下的姐姐那满面娇羞、含情脉脉的神韵,张文不由得心动起来,上前慢慢的钻到了被子里后,语气满是诱惑的说:“姐,你也赶紧睡吧!我想抱着你睡。”

    张少琳情动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小心的说:“等一会儿吧,等妈睡下了再说。”

    “也好,那我先躺一下了。”

    张文说话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香气,炕边点燃的不知道是什么树木的枯枝,散发着一种很淡的香气,却又有点刺鼻的味道,似乎是为了驱赶蚊虫用的。两人无言的对视着,张少琳眼里全是柔情蜜意的等着。感觉时间过得特别的慢,特别的慢。

    陈桂香这时候把东西都收拾妥当了,走进屋将门栓上后,一个转身看着大女儿和儿子眼里来去的春意,眉头微微的一皱后,不动声色的坐到了炕边上说:“大妹,晚上你就别睡这了,晚上妈挨着小文睡。”

    “妈,我……”

    张少琳哪会读不懂妈妈话里影射的意思,到底还是害怕自己和弟弟会忍不住。稍微的扭捏了一下,但还是直接的说:“我想和小文一起睡好不好?”

    “傻丫头……”

    陈桂香见女儿这时候既是娇羞又是迷恋的样子,仿佛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岁月。溺爱的摸了摸张少琳的头后低声的说:“你刚破身,这时候不能再行房了,这样会伤了自己的身子。听妈的没错,你就忍忍吧。”

    张少琳俏脸一红,咬着小唇有些慌乱的解释说:“妈,我不是,不是想那个!”说到最后,声音低得连蚊子都听不见了。

    陈桂香脸一板,坚决的摇着头说:“不行,妈从你们那岁数过来的!哪会不懂得这时候你俩的心思啊,你老实的上旁边睡去!”张文本来是侧着身假睡,不想在这时候多说什么。不过见妈妈这么一说,也忍不住转过身来一脸诚恳的保证说:“妈你就放心吧,我会老实的不乱动。”

    说完,一脸乖巧又是恳求的看着她!陈桂香笑看着儿子,语气带着明显的调侃说:“小文,不是妈不相信你。不过你们男人一冲动起来的话可就没个节制。听话吧!妈也是为了你们好。”

    “妈,没什么事的。我这么大个人了知道疼自己,小文要是敢乱来的话我就踹他。”

    张少琳握了握小拳头,一脸坚决的说道。像是开玩笑但又像是说认真的。

    “好吧!”

    陈桂香见拗不过女儿和儿子的一脸坚决,思索了一会儿后,无奈的同意了。站起身看两人又开始眉来眼去的,轻轻的说:“那现在睡吧,妈把灯给吹了?”

    “吹吧!”

    张少琳开心的一笑,躺进了自己的被窝,转过头一脸得意和调皮的看着弟弟说:“听没听到啊小文,你要是敢乱来的话,姐可是踢死你啰。妈都批准了!”

    “不敢,不敢。”

    张文表面上一副害怕的模样,但已经按耐不住在被窝底下将手钻进了姐姐的被子里,摸索着牵上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十指紧紧的扣上,眼里满是期待的看着她。

    张少琳也是一脸的春情,眼里的柔情尽显女性的妩媚,俏脸微红的看着张文说:“小文,早点睡吧!”“嗯!”张文点着头答应,却是忍不住用指甲在她手心轻轻的一刮,惹来了张少琳一阵娇嗔。

    看着儿子和女儿在自己面前亲密,陈桂香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油灯吹灭,屋子里马上就变得漆黑的一片。她上了炕以后摸索着找到了自己中间的被窝,刚想钻进去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还是不忘语气严厉的叮嘱说:“小文,你姐可是昨晚才破的身。你要为了她好的话,可不准再乱来了知道吗?”

    “知道,知道!”

    张文忙不迭的应声,不过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想着自己居然在炕上和妈妈谈论这种话题就感觉异样的兴奋,在姐姐被子底下的手也不老实的开始摸上了她那平坦结实的小腹上边。

    张少琳知道弟弟还是没办法老实,娇羞的想了一会儿后,突然把张文的手一把拍掉。张文正纳闷姐姐难道真的不想和自己亲热的时候,突然听见了隔壁同时传来两个频率不同的窣窣声,还有衣服摩擦身体的声音。这才恍然大悟姐姐是想把衣服脱了睡觉,不过比较刺激的是妈妈也开始在脱了。想着黑暗里旁边正有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在解除身上那碍事的束缚,裸露那细嫩白皙的肌肤,张文不由得就硬了。

    张文正在遐想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只软软的小手俏无声息的钻到了自己的被窝里边,肆无忌惮的摸上了自己短裤的边缘,开始慢慢的往下脱着有些碍事的裤子。那柔软的小手和尖尖的指甲滑过皮肤的时所带来的颤抖快感,让张文不自觉的深吸了一口气,马上配合着将屁股抬高,让姐姐把自己的裤子脱掉。

    “小文,你们在干什么呢?”

    陈桂香也是听到了一点点异样的动静,马上就不放心问:“记得我说的话,忍着点知道吗?”

    “知道了。”

    张文连内裤都被姐姐悄无声息的脱了,硬硬的命根子马上弹出来顶在了薄薄的被子上。刚说完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被窝一下被拉开了,一具温香柔软的身体带着迷人的体温钻了进来,紧紧的抱上了自己。

    这次张少琳的动静有点大了,陈桂香伸手一摸女儿的被窝里是空的,马上就紧张的说:“大妹,你怎么跑小文那边去了,我不是告诉你晚上不能行房吗?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了。”

    “妈,我就想抱着小文睡而已,没想干别的。”

    张少琳也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直接把柔软的娇躯贴在了弟弟的怀里后,小手已经慢慢的抚上了弟弟不算宽广,但却十分结实的胸膛上。

    “没事的妈,我能忍!”张文一边信誓旦旦的保证着,一边已经反手抱住了姐姐柔弱无骨的小蛮腰,将她的肌肤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哎,你这孩子啊……”

    陈桂香似乎也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回事,即使自己说再多,估计只要她一睡,他俩还得黏到一块去。这时候除了叹息,也不知道干什么好。

    张文感觉肋骨处有两团柔软的肉球紧紧的压着自己,姐姐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盘到了自己的身上。那柔软细嫩的皮肤和调皮的摸着自己**的小手,都让张文感觉脑子里开始发热,尤其是姐姐竟然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一干二净,光着身子紧紧的抱住自己,腿稍微的一动就感觉到她柔软的体毛和突起的耻骨紧贴在了自己的腿上,感觉分外的刺激。

    “小文,为你姐好的话,你得忍着点知道吗?”陈桂香到底还是当妈的,即使这时候还不忘关心的嘱咐说。虽然显得有点啰唆,但话语里那深切的关爱还是很让人暖心的。

    “知道了……啊……”

    张文刚说话的时候,姐姐居然调皮的趴上了自己的胸口,小嘴慢慢的在自己的胸膛上舔来舔去。虽然动作很是生涩,但软软的小舌头刚好滑过了男人也同样敏感的**之上,那一头细细的发丝滑过皮肤带来了千百样不同的搔痒感,更是刺激得张文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们……怎……”

    陈桂香听到儿子被窝里传来了口水的声音,作为过来人哪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不知道现在是在干什么,但起码知道两人都已经按捺不住了。心里微微有些嗔怪这两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忍不住责怪说:“怎么还是没法忍住啊。”

    “没事,妈……我们就是挤一起睡,不干别的……”

    张文说话的时候口气都已经虚了,半点底气都没有。姐姐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命跟子硬得发疼,她居然一手握住了它慢慢的套弄着。整个人贴着自己慢慢的亲吻着,从胸口,肚子,再到小腹,一路上舔过留下了甘甜的津液,慢慢的滑下去,现在居然用她柔软的小舌头调皮的在钻自己的肚脐眼。

    张文一下就被刺激得呼吸急促起来,身体也微微的在颤抖着。姐姐真是够大胆的,嘴上答应得好好的,现在妈妈还没睡就这样的挑逗自己,看来自己还真得勤喝那药酒,才能应付姐姐这样的如火热情!陈桂香听着儿子大口大口的呼气,大概已经猜想到了是怎么回事。虽然黑暗里看得不太清楚,但已经可以看见了隐隐的轮廓。女儿在进了儿子的被窝以后,先是不老实的动来动去,这会还趴到了儿子的下身动来动去的,和下午一样用嘴去亲那尿尿的玩意。听着隔壁那压抑的呼吸和微微的动静,久旱的陈桂香不由得感觉心里有一种躁动,身子也开始发热起来。

    张少琳捉弄一样的蹲到了弟弟的胯间,一手托着千万的子孙袋放在掌心里慢慢的抚摸着,一手套弄着弟弟长长的枪身,开始用小嘴亲吻着那顶端那爆跳的圆头。娇滴滴的声音变得似乎也有些萌动了,悄声的问:“弟弟……舒服吗……”

    张文听着姐姐从被窝底下传来那淡淡却似乎有点情动的声音,心里痒得千百只蚂蚁在爬一样。姐姐温热潮湿的小嘴这时候也慢慢的含了下来,将自己的**含进去,顿时感觉脑子一空。但因为妈妈在旁边,也不敢去答应她的问话,被动的享受着这空前的快感。大手不自觉的按着姐姐的小脑袋,希望她能含得更深一些。

    张少琳受到了鼓励,继续卖力的含着弟弟的命根子舔吸起来。张文见妈妈那边已经没了动静,大概是觉得管不了也不想管了。色心一起,慢慢的弯了一下腰,将姐姐娇嫩的身躯猛地往上一提,让她又靠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一边亲吻着她的耳朵,一边喘着粗气说:“姐,你把屁股转过来,我想吃你那的水。”

    张少琳现在也是感觉燥热难耐,欢好的事就像有毒一样,只要尝试过一次美妙的滋味就欲罢不能了。听弟弟这么一说,身子不由得一颤,想起了昨晚那**蚀骨的感觉。下身微微的一湿后也没多说什么,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子,将自己圆润饱满的丰臀对准了弟弟的脸,又伏下身来开始舔着弟弟的命根子。居然无师自通的摆出了一个69的姿势。

    张文只感觉一股暖暖的体温和淡淡的咸味扑面而来,手稍微的一抬就摸到了姐姐肥美的香臀上边,将它往下一抱,姐姐性感的羞处就凑到了自己嘴边;伸出有些粗糙的舌头一舔,居然已经湿了一片了。不由得将它压得更近,慢慢的舔弄着那敏感的花瓣和它保护下那水淋淋的嫩肉。张少琳舒服得浑身一颤,马上投桃报李的低下头来,将弟弟的命根子含住上下的套弄起来。

    陈桂香惊得目瞪口呆,黑暗中竟然看见女儿白花花的屁股露在了外边,凑在了儿子的面前,俩人竟然在互相亲吻对方的下身,那啧啧的水声如千万只蚂蚁一样开始撩拨着她的脑神经,连呼吸都不由得急促起来,提不起勇气去斥责他们这荒淫的行径。

    张文肆意的品尝着姐姐娇嫩的下身,双手拨开了两片花瓣还十分紧凑的保护,将整个脸贴了上去,舌头卷成一团开始蚕食着姐姐香甜的体液,噙住了敏感的小肉芽,温柔的玩弄着。姐姐的花穴简直就是无尽的源泉,那泛滥成灾的露水怎么吃都吃不完。感觉到姐姐的身体渐渐的酥软了下来,似乎因为自己这不算高超但却十分有用的舔弄,没有了继续给自己口舌服务的力气了。

    张少琳张口含着弟弟的命根子,这时候脑子里的快感已经冲击得整个人没有了支撑头部的力量。长长的唾液沿着命根子开始从嘴角往下流淌,突然感觉全身触电一样的舒服起来,爽得灵魂都快脱体而去了。整个人舒服得弓了起来,开始剧烈的抽搐着。

    张文感觉姐姐的香臀使劲的压在自己的脸上,很是剧烈的摆动着,那甜甜的露水都蹭满了自己的半张脸。当下就知道姐姐是要来**了,马上伸出一根手指头咕的一声插进姐姐潮湿的花穴里边,狠狠的抽动了几下后,就感觉到姐姐的嫩肉有力的收缩起来,一股温热的泉水喷射而出,竟然都喷到了自己的脸上。

    “呜……”

    张文只感觉姐姐的嘴突然把自己的命根子裹得特别的紧,整个娇嫩的身子僵硬起来,布满了汗珠。随着那泉水被自己一一的舔进了嘴里后,马上就像泥一样的瘫软下来,趴在自己身上使劲的喘着气,嘴里还含着自己的命根子没有松口,那满口的唾液开始沿着大腿往下流到了自己的屁股上。

    张文这时候也是憋得难受,姐姐的美乳就像两团火球一样的压着自己的小腹,每一次深呼吸都感觉到它们的柔软和坚挺,上边两颗硬硬的小樱桃更是感觉特别的刺激人,不由得有些按捺不住,往下抓住姐姐的小脑袋,大嘴一边继续舔着她香滑潮湿的花穴,一边自已挺动着腰**着她似乎有些无力的小嘴。

    “呜……呜……”

    张少琳这时候也感觉到弟弟的粗鲁了,那硬硬的家伙在自己嘴里发了疯一样的乱撞着。下身那条粗糙的舌头也开始在自己娇嫩的花穴里作怪,难受和快感一起袭来。脑子里已经混乱得没了思考的能力,只知道每一次弟弟的命根子插进来的时候,就本能一样的用香润的小舌头去舔几下。

    张文这时候也没办法顾及什么了,就算妈妈在一边也没办法影响这时候满脑子的冲动和邪火。狠狠插着姐姐小嘴的同时,却突然听到了一声不太协调的呼吸,细细一听是妈妈那边发出来的,甚至还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呻吟和扭动身子的声音。难道……妈妈在自渎?想到这,张文脑子嗡的一下就炸开了,自己在这边和姐姐做口舌之欲,妈妈听着听着居然自己悄悄的在自渎。想着妈妈那玲珑有致的曲线在被子底下微微的娇颤着,用那双娇美细长的小手悄悄的爱抚刺激着成熟蜜处,一股没办法抵挡的快感就袭上了心头,忍不住感觉腰身一麻,狠狠的抓着姐姐的头撞了几下,猛地把黏稠的精华全喷射在她那秀气的小嘴里边。

    浑身的神经伴随着感官的快感而变得**的,张文不禁舒服得两条大腿都在抽搐,但没一会儿的功夫又无力的软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觉自己的脸烫得都是汗珠了。

    一时间激情的呻吟烟消云散,张文爆发以后脑子里还满是乱糟糟的想法,无力的躺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而身下的姐姐还殷勤的用她的小嘴在给自己清理那慢慢软化的命根子。细细的一听,妈妈那边大概也察觉到了自己完事了,已经没了那呻吟和轻微的动静。

    张少琳将弟弟的命根子舔吃了干净,含着嘴里那黏稠又微微有些腥味的东西不知道该吐到哪去。没办法只能皱了皱眉后将它们都吞食一尽,这才慢慢的掉转头爬到了弟弟的怀里躺了下来,一边摸着弟弟还上下起伏的胸膛,一边低声的嗔怪说:“死小文,你刚才发了疯啊。弄得人家嘴好疼啊。”

    “呵呵……姐!发了疯还不是你祸害的,谁让你的小嘴舔得我那么舒服呢,呵呵!你的水真多啊,差点就把我淹死了!”

    张文说话的时候语气特别的轻佻放荡,可不像姐姐那样刻意的压低嗓音声怕别人听到,反而是大声了一些。脑子里邪恶的想妈妈肯定都能听到的!

    “哼……就知道欺负人,不来了。”

    张少琳撒娇一样的躺到了弟弟的臂弯里,柔弱无骨的小手慢慢的搂上了张文的腰,娇滴滴的说:“弟,睡吧!”

    “恩……”

    张文温柔的应了一声后,使劲的把姐姐和自己一样都是汗水密布的娇躯搂紧了一些。一边轻抚着她有些散乱的秀发,一边听着她渐渐平稳的呼吸,姐姐和小孩子一样依赖的紧贴着自己的胸膛,没一会儿后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看了看怀里张少琳那甜甜的微笑,明显就是一个情窦初开又得到爱人宠爱的小女人嘛!这性感迷人的尤物竟然是自己的女人,张文甚至有点不敢相信昨晚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张文脑子里反覆盘旋的却都是妈妈在被窝里自渎的场景,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光是听她的呻吟和被子的动静,就能知道她肯定也是欲罢不能的听着自己和姐姐的呻吟而在自慰。想着这,怎么样都没办法睡着。当然张文现在可没色胆大到敢去妈妈那乱来的地步,只能自己在这边脑子遐想个不停。

    张文一直瞪着眼睛看着屋顶,没半点困意。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渐渐的屋子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没睡,妈妈似乎也开始进入了梦香,原本吐气如兰的呼吸也变得平稳有度。

    怀里搂着这样一个性感动人的女人,刚在姐姐小嘴里发泄过的命根子又立刻有了冲动的硬度。只要将怀里姐姐的双腿大开,自己就能再一次的侵占她那美妙动人的身体,但张文还是克制了这澎湃的**,疼爱的看了看怀里小鸟依人的姐姐,轻轻的叹了口气后,继续数着羊让自己别满脑子邪念了。

    直到天空都露出了微微的鱼肚白时,张文才有了些许的困意。冲动了一晚上的脑子终于慢慢的安静下来,慢慢的闭上了开始发重的眼皮,搂着姐姐柔软的身子进入了梦乡。

    第二章  离别的思念

    “找死啊……”

    迷迷糊糊的,张文从睡梦中被一声气急败坏的大骂给惊醒了。一听,似乎是妈妈生气的骂声。马上一个机灵的翻开被子跳了起来,只见炕上现在已经是空无一人了。从窗户射进的阳光看,现在起码是大中午了。

    一夜激情的味道似乎还弥漫在小小的屋子里,但张文现在没去想那么多。身怕妈妈出了什么事,马上穿上短裤,一个箭步冲出了院子。不过一看眼前的情景顿时就哭笑不得了,还以为是那个狗子带人来闹事,才让老妈那么大声的骂人,原来是自己家人在闹着玩。

    院子里,陈桂香叉着腰将弟弟陈强的一只耳朵使劲的扭着,既像是在打闹又像是动真格的,一脸的嗔怒也显得那么的有风情。

    陈桂香一看儿子匆忙穿了个裤子就跑出来,脸上不由得一红。但马上恢复了原样,恶声恶气的朝比她还高了一个多头的弟弟骂道:“看你那大嗓门,乱叫一通把我儿子都吵醒了!一天到晚的不抽你,你不乐意是不是?”

    “姐,你轻点。我这耳朵可是肉做的,疼啊。”

    浑身肌肉发达,壮的和座小山一样的陈强现在半歪着身子,苦着脸,像个被教训的孩子一脸可怜。

    张文不由得噗哧一笑,这和人猿金刚一样的舅舅竟然被小鸟依人的老妈给收拾了,实在是好玩。再看他求饶的样子,真是十分的滑稽。

    “没事小文,你回去继续睡吧!你这舅舅为老不尊的,一大早就跑这来瞎吼,我给他点厉害看看。”

    陈桂香连看都不敢看儿子,别过头用若无其事的口吻说道。或许是想起了昨晚的香艳事,脸色不由得红了一下!张文哭笑不得了,舅舅这魁梧的身材居然在妈妈的威严下也变得和小孩子一样的可怜。看着他投来求助的眼光,赶紧上前劝阻起来:“好了妈,我现在也睡够了。再说现在都几点了再睡就真成猪了。你先把舅舅放开吧!”

    “看在我儿子的份上,饶你一次。”

    陈桂香一脸气乎乎的将手放开说道,却是别过头去不敢看儿子的脸。

    陈强使劲的揉着耳朵,一脸可怜巴巴的说:“我这不是回来了想来看看我这大外甥嘛,你还真舍得下手啊。要不是兄弟我身体还行的话,晚上这耳朵不得留这给你们下酒了。”

    “哼,下就下,你以为我不敢吃啊。”

    陈桂香双手叉腰的说道,大有你敢再说我把你打死的气势。

    “行,行……姐。我错了还不行吗?”

    陈强马上就点头哈腰的告饶了。

    张文知道这也是妈妈和小舅之间的打闹,不过看着和金刚差不多的舅舅被娇小玲珑的妈妈欺负,多少还是觉得挺好笑的。两人无论从身高还是体格上看,都不是一个等级的,怎么落差那么大呢?

    张文笑着上前给舅舅递了根烟后问:“小舅,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东西卖得怎样!”

    陈强笑嘻嘻的接过烟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后,指了指在一旁只剩一、两条蛇的麻袋说:“呵呵,卖得不错呢。这次一趟就赚了四百多,这不我留了两条让你妈给你炖个汤补一补。”

    “呵呵,谢谢舅了。”

    张文马上点头道谢,回头一看,妈妈虽然在旁边笑呵呵的站着,但表情还是多少有些不自在。猜想还是因为昨晚的荒唐事让她有些尴尬,现在舅舅在这,多少还是让人感觉有些发虚。

    “外甥吃他舅的东西是天经地义的,有什么谢的。”

    陈桂香一脸认真的说着,话锋一转变脸一样温柔的朝张文说:“小文,别在这陪你舅发疯了,去洗把脸,妈给你下点吃的。”

    “好,那小舅你先坐着吧!”

    张文点了点头后,伸着懒腰朝井边走去,一边洗漱,一边看着妈妈和小舅在那边东家长西家短的聊得有滋有味。听着妈妈时不时发出悦耳的娇笑声,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不过到现在还是真不敢相信,舅舅一副阳刚健壮的模样,谈笑风声的说到好玩的地方时还爽朗的哈哈大笑,加上那么粗的嗓门,标准就是一副大男人的样子。但其实裤裆里的那玩意已经报废,是个不能人道的太监。怎么看都不觉得像,世事真奇妙啊!

    洗玩脸后,张文感觉神清气爽的很是舒服。早上海边那夏天的太阳现在还不到炎热的时候,院子里的槐树是个能乘凉的好地方。美中不足的是中午太阳就变得特别毒辣,伴随着知了那响个不停的叫声,很是让人烦躁。

    “小文,你吃什么?妈给你做去。”

    陈桂香见儿子走过来,马上站起身来笑吟吟的说道。

    陈强似乎也知道这个姐姐的脾气,本来想来一句“小孩子自己就能做,哪还用得着大人伺候。”

    的话,但话到嘴边马上咽了下去。这句一出,估计还得挨一顿揍。做人还是聪明点好,所以还是保持沉默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