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庆祝?”

    “老哥万岁……”

    小丹欢呼了一声后,小手抱上了张文的胳膊,眼里闪着可爱的亮光,似乎预见了自己有很多的零花钱一样。《+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张文一看这眼神不由得噗哧的一乐,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宠溺的说:“你个鬼灵精,现在就想来剥削我啊!”

    “哪有嘛……”

    小丹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估计要不是妈妈在旁边的话,早就开口和哥哥撒娇要零花钱了。

    陈桂香似乎很紧张的样子,脸上的谨慎都快像个守财奴了。喘着气摸了摸胸口后,这才一脸郑重的说:“小文,这事咱们可不能和外人提,最好连你舅舅都不要说。既然这东西能变钱的话,是不是想个办法多搞一点来卖能行吗?”

    “最好不过了,不过你可不能说漏了嘴……”

    张文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心想老妈还真是有觉悟啊,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想到了自己的想法,母子连心这词还真没用错。

    陈桂香郑重的点了点头,朝在旁边开始做白日梦的小女儿嘱咐说:“听没听到啊小妹,你可千万是谁都不能告诉,知道吗?”

    “哥,你太伟大了。”

    小丹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嘻嘻的一笑后撒娇着说:“那你给我买点那些小人书好不好?我喜欢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

    张文看她憋着小脸就是想不出书名的模样,可爱得让人心情都变得愉快了。溺爱的掐了掐她粉嘟嘟的腮帮后柔声说:“可以,我家妹妹想看的话咱都买,最好再弄点别的书,咱们多识一下字。”

    小丹开心的一笑,腻上了张文,嗲里嗲气的撒娇说:“哥,你实在太帅了……”

    陈桂香在旁边笑着教训道:“去去,这钱能不能赚到还没个谱呢,你就惦记上花钱了。”

    但语气里却是没半点的责怪。

    小丹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后,就拉着张文的手不说话了,不过脸上却笑得比花还美。

    第四集

    简介:

    归来以后依然是宁静而又温馨的生活,可还没来得及体会小别胜新婚的激情时!

    张文和姐姐的缠绵却是被两个突然到来的表妹打扰了。

    两个美少女一个文静腼腆,另一个活泼可爱,甜甜的表哥喊得张文晕头转向了!

    晚上那么多的美人挤在了一张炕上,陈桂香说:「大妹,你过来陪我睡!」

    结果就是温顺腼腆的秀秀被逼迫和张文睡在了一起,青春动人的身体,处子的迷人芬芳,一个清纯可人的美少女睡在你隔壁,是个男人谁不动心呀!!张文感觉浑身像火一样的在烧,把罪恶的手伸向了这个温柔可人的表妹……

    第一章 美妇的风情

    张文思索了一会后,语气慎重的说:“妈,这边的事办得也差不多你不用总是来工地看着,这又没什么可偷的东西。有空的话就串一串门;看看哪家有这些老物件,像铜钱、灯台或者盒子啊什么的……想个办法把它弄来。”

    “这还用你说啊?”陈桂香笑咪咪的说着;心里比吃了蜂蜜还甜,儿子一回来;家里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一日三餐粗粮野菜的,现在顿顿有肉有酒。村里人一提他们都说是祖坟冒青烟了,弄得原本不爱往人群里凑、有点孤僻的母女三人;也开始没事喜欢上热闹的地方去,享受一下别人羡慕的眼神。

    小丹也是;别看她年纪小;懂的事可多了!以前和小伙伴一起玩的时候;总是和别人打架;被人骂是没爹的孩子。为了不让妈妈担心;好多次都是找个地方哭完才回家。现在她却是走到哪都享受着那些小孩子羡慕的眼光;炫燿着口袋里满满的零食;得意得像个骄傲的小公主一样!“哥,那我要干什么?”

    小丹马上在旁边起哄道。

    张文稍微想了一下,笑呵呵的说:“你啊,你就发动一下你那些小伙伴去抓水蛭,抓来以后咱们先养在大缸里;换糖还是换钱;咱们回去再说吧。”

    “一群小屁孩,给他们什么钱啊,给点糖果都乐死他们。”

    陈桂香继续保持着省钱就是王道的思想,立刻就在旁边摇起了头。

    “就是,有钱的话你给我就好了。我给他们买一些糖果就可以了!”

    小丹说话的时候腻声腻气的,眼珠子是分外的明亮。似乎是想到自己能当上孩子头时威风八面的场景了。村里一带一般不是碰上什么喜事;平时几乎没有买糖的人家,偶尔有小孩嘴馋了;偷爹妈的钱去买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还是比较少的,因为家里几乎没什么钱可偷;所以对这些孩子来说;就算是廉价的糖果也特别的有吸引力。

    “行行……怎么说都行,一切听我家宝贝小丹的。”

    张文溺爱的掐了掐她可爱的小脸后笑道;越来越觉得自己有在这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心了。

    一路上张文一边和妈妈说着以前再城里的趣事;一边满心欢喜的谈论着自己的规划。对于这些几乎接近神话一样的事情;母女俩都是不太懂,一副好奇的样子在旁边听着;偶尔小丹天真的插上几句犯傻的话;就逗得张文哈哈大乐,小路上都是母子三人的欢声笑语,原本有点崎岖的小路似乎都变得平坦起来。脚步轻快的走着,没一会儿三人就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家里的老旧木篱笆似乎是风一吹就倒一样,弯弯曲曲的;要不是用干草绑好;只怕这会儿早就散了;站在外边从缝戏里就可以看见里边的情况。空荡荡的院子里;姐姐正在井边洗着衣服。白藕一样的小手使劲的揉着那一团湿润的衣服,旁边还摆着一些现在都市里已经不容易见到的木盆,搓衣板和木棒之类的旧东西。

    张文一看姐姐那秀美的鼻子上都已经覆盖了一层汗珠了,赶紧走上前去边挽着袖子边说:“姐,我来帮你吧!”

    张少琳回头看了一眼,嫣然的一笑;制止刚要蹲下来的张文说:“傻小文,哪有男人干这些事的。家里可是有三个女人在,传出去的话我们不得被笑话死了。你坐一边去吧,姐一会就洗好了……”

    小丹走上前去,俐落的拿来一块小树头坐了上去。熟练的拿起木棒就帮姐姐洗起了衣服,手上拿的刚好是张文换下的短裤。边洗还朝脸上泛着幸福微笑的姐姐调戏说:“我说嫂子啊,您真贤惠啊。要不连我的衣服也洗了吧……”

    “没大没小的……”

    张少琳娇羞的嗔怪了一声,不过碍于妈妈还在旁边;也就没怎么说话。但小萝莉一声嫂子却叫得她是心花怒放;羞喜不已。

    陈桂香坐到了老槐树是底下,一边喝着水壶里剩下的凉茶;一边朝儿子招手;和颜悦色的说:“小文,这些事你都别沾手了,让你姐她们洗就好了。谁家的男人会干这个啊;男人不能干女人活。”

    张文知道这是他们传统的观念在做怪,看着姐姐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不过和妈妈坐在一起看着她们姐妹俩干活;多少还是有些别扭;感觉手都有点不知道摆哪好了;十分的不自在。

    陈桂香扫了扫院子里堆得整整齐齐的小山包,似乎见少了两包衣服;立刻就沉下脸问:“琳琳,你是不是把包给拆了?”

    张少琳回过头来,表情自然的说:“妈,小文让我拆的。衣服都放在炕上让你先去挑呢!”

    “这孩子……”

    陈桂香幸福的责怪了一声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零钱;有毛票,有一元、五元的,就是没一张十块以上的。一边数着一边朝小丹喊:“小妹,你先洗洗手过来一下。”

    张文看着妈妈小心翼翼的动作本来很想笑,看起来和个守财奴没什么区别。但想想妈妈就是靠着这个节省,甚至吝啬的性格才能养家糊口,将姐姐和妹妹养到这么大的;张文又硬生生的把话吞了回去。不过奇怪的是;自从她回家以后问;连问也不问自己那些钱的事,也没和自己要过;这个就让人感觉有些别扭了。

    见妈妈那样认真的数,一遍不确定还继续点上第二遍;那些零钱恐怕都凑不出一百块来。好一会后;张文终于忍不住把口袋里剩的那四千多块钱全拿了出来,递了过去;语气温柔的说:“妈,这钱留在你这;平日里买菜买东西用吧!”

    陈桂香见到眼前这些钱有些错愕了,洪红的百元大钞;她印象里家里只出现过两张。高兴的笑了笑说:“傻孩子,妈这还有点钱可以管家呢。你那些留着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正经的用处!家里男人管钱是正常的。”

    张文继续把钱推了过去,语气真诚的说:“妈,我钱还有多少你不知道吗?我自己还有。这是咱们自己家平时过日子用的!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吃那些粗茶烂菜吧,你就赶紧收下吧。”

    陈桂香也不推脱,笑咪咪的把儿子手上的钱接了过来。比起不用再为钱发愁的事;更高兴的是这是儿子孝敬自己的钱,想花都有点舍不得了。但还是解释说:“妈只是帮你保管而已,用大钱的地方你不说我不乱花的;那些事都得你拿主意。”

    张文笑咪咪的调侃说:“妈,你干嘛把话说的那么见外?是不是不当我是你儿子啊!”陈桂香尴尬的笑了笑后,一边数着手上的钞票一边自嘲:“妈这不是看花眼了吗?从我嫁你爸那天开始;家里也没有这么多钱的时候。这冷不丁的钱一多还真有点不习惯;连拿在手上都感觉不自在。”

    这时候小丹也洗完手,一边擦着手一边走了过来;水灵灵的眼睛都被桌子上的钱吸引住了。小孩子最不会撒谎;眼里那毫不掩饰的贪心都在说明她的率真,小萝莉心里已经在想着这些钱可以去海边的小船坞买多少她喜爱的零食。不过她却也不敢伸手去拿;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钱问:“妈,有什么事?”

    陈桂香似乎现在心情好得不行,笑呵呵的从儿子的钱里抽出十张左右红通通的钞票递了过去后说:“你去一下隔壁老孙家,以前在他那借了二百一直没还;这是他也念叨挺久了。欠你陈伯应该是三百,你根婶那上次修屋顶的时候和她借了四百,也有半年了吧。赶紧把钱都拿去还给人家!”

    “嗯,知道了。”

    小丹脸上简直就像是要去杀人放火那样的凝重,小心翼翼的把钱装进了贴身的小裤口袋里,脸上那认真的表情似乎不像是要去送钱,更像是特务收到了一份什么机密文件一样。悄悄的用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张文,眼里的紧张有一点点吓人。

    张文呵呵一笑后;顺手从妈妈的那堆零钱里抽出一张五块的递了过去;柔声的说:“这个你拿着,一会看见什么想吃的自己买点。”

    “老哥你太好了……”

    小丹笑得脸都开花了,平时她根本就没零用钱;有的话也是用毛来算;现在口袋里突然揣着五块钱;就足以让她在村里的孩子中耀武扬威了。立刻就给了张文一个比糖还甜的笑容;又深怕妈妈会说自己什么;赶紧风一样的跑了。

    陈桂香看着小女儿没一会已经跑远的娇小背影,摇了摇头后说:“这孩子还是那么毛躁;我事都没交代完呢……”

    倒也是闭口不说那五块钱的事。

    张少琳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将手上已经洗完的衣服放在了桌子旁边后说:“妈,还有什么事一会我去就可以了,等一下还得去陈伯那买点香皂什么的。反正天色还早;就让小妹多玩一会儿。”

    张文笑呵呵的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理顿时就涌起了一阵暖流!是啊;这才是家的感觉。没那么多的甜言蜜语;有的只是过日子时的互相关心!再看看妹妹那高兴得犹如出笼小鸟一样的背影和欢呼雀跃的童真;张文知道自己有足够的理由让这美丽的时刻延长成一辈子;让这三个美人过上好日子!“嗯,也可以。”

    陈桂香笑咪咪的点了点头后嘱咐说:“还是你去我比较放心,小丹这孩子那么毛躁。还真怕她把钱给弄丢了……”

    张文还不知道家里原来除了穷以外还有负债,听舅舅说;妈和姐姐以前都是帮人家洗网和挑鱼为生,想想在那又腥又闷的环境下干活;居然还能养得这样漂亮,她们的皮肤是那么的白皙动人;这多少有点不可思议。不过现在不用出去干那些又脏又累的活,也算是自己尽的一点孝心吧。

    陈桂香看了看天色后,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从手里再抽出一张一百的放在了桌子上;一边做贼一样的把剩的都藏在口袋里;一边严肃的嘱咐说:“大妹,你去一下老王家吧。他家杀猪了;去买个鞭和耳朵回来,咱们今天也开开荤。”

    张文一听“鞭”这个字眼,知道妈妈是想给自己补一下那方面的;顿时脸上就有点发红,抬眼悄悄的看了看姐姐;她也是一脸的娇红羞涩,看起来更加的迷人了。两人似乎有默契的想起了下午那激情的快感,互相索取时的**触觉;不由自主的开始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了。

    张文的眼里都快冒出火来了;虽然下午刚和姐姐共赴巫山;但过程短暂又不怎么安全;对于已经迷恋上这激情韵事的两人说;这是很痛苦的事。张少琳也渴望有一个两人的小天地;这样就能和弟弟尽情的享受那欲仙欲死的美事;放纵的用自己的呻吟告诉弟弟自己有多么的舒服!“咳……”

    陈桂香在旁边咳嗽了一声,提醒两人注意一点。现在自己还在旁边就公然的眉来眼去;以后还得了。

    张少琳红着脸把钱接过来,给了张文一个风情万种的微笑;赶紧转移了话题絮叨说:“妈,我听说有人捞着了一只老鳖;那鳖可大了。要不,咱也买回来给小文补补……”

    张文听得傻眼,姐姐的羞涩看来也是一种假相;居然这样明目张胆的说要给自己壮阳,难道是她没满足吗?不对啊!下午**时她起码有两次**。虽然现在身体还不错。不过估计还是在为以后多娶个老婆时做准备。姐姐多么的体贴啊;只不过是感觉还是有点奇怪!陈桂香想了一会儿,看着儿子略显干瘦的身体;咬牙点了点头说:“买吧,让他们送上门来再找我拿钱就可以了。咱们先养木捅里几天以后再杀!”

    “恩……”

    张少琳满是柔情的看了看弟弟一眼后,就轻挪莲步走了出去。

    陈桂香看地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晾,一边起身上去把衣服挂到了绳子上;一边笑着调侃说:“小文,你看你这姐姐。一说给你买好东西去就犯迷糊了,连衣服都没晾好就匆匆走了。”

    “呵呵……”

    张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于姐姐的关心也是感觉心里发甜。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只能走上前去想帮忙。

    “坐一边去……”

    陈桂香的态度和女儿如出一辙,摆了摆手;一边轰着张文一边坚决的说:“这女人家的衣服那么多,你别碰了。赶紧忙你的吧!”

    张文知道她也会这么说,耸了耸肩膀后回屋把那些关于农业的书全搬了出来;坐在了树下一边看一边欣赏着妈妈晾衣服时的倩影,只看她每次弯下腰的时候,那宽松的衣服底下似乎能看到一点点白色的雪肉,若隐若现的乳沟勾人遐想,白花花的一片让人有点挪不开眼睛。那一对哺育了三个孩子的**又大又圆;但却没有下垂的现象;是那么的诱人遐想。张文不禁看得有点呆了,连书上写的是中文还是火星文都不知道。

    “小文啊,你走的这几天;妈托人找了不少的关系。找了几个还没出嫁的好姑娘,这两天就领她们过来让你看看;你自己看挑哪个好。”

    陈桂香蹲下来一边挑着衣服一边说道;脸上全是幸福的憧憬;似乎马上就会有个呀呀学语的孙子抱在怀里一样。

    张文一直注视着那风景迷人的地方,目光游离在她高翘丰满的美臀上边;有些心不在焉的说:“好啊……”

    陈桂香原本以为儿子会吐一下苦水或者是推脱一下才会答应;没想到居然会答应得这样爽快,一时间倒是有些纳闷了。抬起头来一看;儿子不知道怎么的两眼发直,一副傻了的样子盯着自己,张着嘴似乎都快有口水流下来了;顺着他的视线一看,这才发觉自己的领口低得什么都看见了;如果不是有穿胸罩的话;这时候恐怕两颗**都会走光。

    陈桂香脸色一红;又羞儿子怎么可以这样看自己;又有点恼自己生不起气来;慌忙把领口拉了起来,狠狠地瞪了张文一眼。

    张文赶紧收回眼神,假装认真的看自己的书。眼角悄悄的一瞄,见妈妈虽然发觉了;但没什么生气的迹象。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后;突然想起自己回来都一天了,脑子里一直想念的一个小身影还没看到;不由的问:“妈,喜儿哪去了?怎么没看到她啊?”陈桂香这时候已经晾完了衣服走了过来,脸上虽然微微的有点嗔怒;但还是没有去责怪什么。定了定神后说:“喜儿在你小姨家,这几天我看家里忙的没办法照顾她,我就送那去了。”

    张文一听多少有些失落,心里对于这个虽然有些傻;但百依百顺、可爱至极小萝莉十分的想念,强装了一下笑脸后问:“对了;妈,这次你看咱们搬过去以后买点什么家具好?最好现在先买好;这样以后等房子好了;咱们一搬就可以入住。”

    陈桂香坐了下来,歇息了一下后说:“家具啥的你拿主意吧,咱们可以上别的村找几个木匠;反正到时候要做你的新房;咱们也不能太寒碜。按这边的规矩;必须有一张炕来当客房。至于你的房间;新婚得打张龙凤床,你爹那张你姐生病的时候早就让我卖了。前两天我已经找人开始重新打一张了。”

    张文是真没什么结婚生子的准备,毕竟以他的年纪在城里还算是个孩子。虽然可能不怎么纯洁,甚至很邪恶;但绝对不到孕育下一代这个份上。张文不由得苦着脸问:“妈,能不能晚个一、两年啊?我想先把生意做起来后再说。”

    陈桂香一听,马上就忘了刚才被儿子偷窥的羞事;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小文啊,你没听过那句老话吗?成家立业,成家立业。都是先成家后立业的。不管到啥时候都是这个理,什么事妈都可以听你的;就这事绝对不行。不给张家留个香火;我不放心啊。”

    靠,老子回来是负责生孩子的?那把精液寄回来也一样了!张文顿时就闷了。事到如此;看她坚决的态度;自己似乎不妥协是不行了。不过,起码得找一个长相过得去的,性格温柔可人一点的。家里的女人都那么的强悍,最少得有个可以破一破这风水的才行。老婆嘛,不需要太漂亮;温柔体贴一点是最关键的!陈桂香见儿子似乎有点动心了,赶紧就趁热打铁的诱惑说:“小文啊,你想想;睡觉的时候多个给你暖被窝的多好,妈给你找的肯定是会伺候人的那种,没事媳妇给你洗洗脚、捶捶背;空闲下来就逗逗孩子玩,天伦之乐那日子可就美死人啰。”

    张文一听这些充满了期待的话,心里一阵发酸后问:“妈,这也是您期待的吧。”

    陈桂香稍微的愣了愣神,随后红着脸点了点头说:“是啊,妈以前总想在家带带孩子;干点家务活;盼的就是等你那死鬼老爹回来的时候给他洗洗脚,捶捶背伺候他一下。现在是没机会了……”

    张文不知道自己脑子怎么想的,竟然脱口而出:“妈,还有我呢……”

    说完的时候自己都愣了,这话虽然听着正常;但细一琢磨似乎不怎么对劲。

    陈桂香也是被儿子的话弄得有点呆滞了,当然也不可能没去多想,脸色微微的一红,心里嗔怒着儿子不会说话;不过马上又恢复了那慈爱的笑容说:“傻孩子,妈知道你是想孝顺我。只要你能过得开心;妈就知足了。等你有孩子到时候妈在家给你带孩子,一天到晚的抱孙子那日子可就好啰。”

    “我……”

    张文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陈桂香似乎回避一样的摆了摆手,边站起身边打断说:“好了小文,你就安心看你的书吧。安心的等着看看谁家姑娘比较合适。你舅把蛇都杀完了,这东西性温补;你刚回来应该也有点累了,妈去给你炖上,今晚咱一家子好好的吃一顿。”

    “恩……”

    张文觉得自己的话是有点出格了,点了点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看着妈妈那走路的时候摆动优雅的曲线,和那让人挪不开视线的丰满臀部;叹了口气不让自己再瞎想什么,一边低头看著书;一边拿着本子做起了规划。

    养鸡这块倒是有不少的书籍资料可以查,最头疼的就是刚发现的水蛭到底该怎么养?什么样的环境、温度适合?吃什么饲料这个更伤脑筋了,总不能让活人下去给它们吸血吧?

    养鸡的话围栏这事好办,就把山下的地圈起来就可以了。虽然听起来似乎是巨大的工程,但仔细的打听过后似乎没人会去追究自家山头里的树木被人砍了一些拿去用。对村里人来说;他们也懒得拿木材去卖,要卖的话光运费就麻烦得让人头疼;所以没有人有卖木材赚钱的想法,砍一些比较粗的树枝当立柱,再多买些铁丝围起来就可以了,最多再横插上一些枯枝什么的;让鸡就没办法跑出去就行了。

    这一带的民风倒是淳朴,偷东西的没有多少;不过张文怀疑这可能跟没什么东西可以偷有关。真有钱了;人心一变;出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按舅舅的说法;真有上门偷的话,在自己家范围内多安几个小的捕兽器,到时候就算把人给夹了也没什么事。因为自己家出贼得被乡亲们笑,一搬没人敢声张;还不用你赔他的药费。真他妈的够传统了;要在外边的话不告死你才怪呢!

    查了好一会后才稍微的有一点头绪,其实水蛭养殖起来倒不算是太难;要花的工夫也不是很大,一些活鱼、禽类的血就可以饲养了,况且在这潮湿的南方抓一些田螺之类的东西不难。水蛭吃的不算太多,卖的价格还昂贵。只要地点充足的话;倒不失为个一个特别好的项目,最适合在这偏僻的地方养。张文一边认真的思考着;一边记下每一个该注意的地方!陈桂香将蛇肉炖上以后,出来一看儿子正一脸认真的看书写字。那时而皱起的眉头让人有点心疼,但偶尔露出的笑容又让人欣慰。她悄声也没敢去打扰;轻手轻脚的在井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目光有些发呆的看着已经长大的儿子;无形之中心里似乎有一点难以言喻的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陈桂香总感觉儿子似乎是变了!从一开始回来时那种思念的幸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再像是在看自己的 妈妈;反而像是在看一个喜欢的女人一样!想到这;陈桂香不由得心理一颤!儿子和女儿的事已经够荒唐了;自己也只能无奈的纵容他们。但儿子要是真的想做出更出格的事那怎么办?打他;赶他走?这陈桂香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只能祈祷儿子老实点就好。

    而对于小女儿;陈桂香也不是没担心过。真的很害怕儿子一时兴起;女儿又不懂事;再一次做出那荒淫的事;到时候真就算是门风败尽了。

    陈桂香一时间心乱如麻;想着想着却不由得想起了儿子走前的那一个晚上。他和女儿在自己的旁边干那种事时;竟然互相亲吻对方的下身;还发出了啧啧的水声。女儿性感妩媚的呻吟和儿子满足的喘息;似乎开始在他脑海中环绕起来;刺激着这位禁欲多年的寡妇。

    陈桂香不由得面色一红;脸上感觉越来越烫;双腿间那已经久未被滋润的地方隐隐有些湿润。不安的磨蹭了一下;却是被一阵电流急得浑身一颤;娇喘了一下!张文也是心无旁鸳的吸收着自己所需要的知识,丝毫没察觉到美妇正在旁边胡思乱想着;用小凳子的角磨蹭着最柔嫩的地方;压抑着呻吟和全身的发颤!陈桂香脑子一片空白;本能的跟着舒服的感觉;不停的悄悄用下身磨蹭着凳角;咬着下唇一脸的红晕。心里羞耻自己竟然在儿子面前偷偷的做这种事;但却不能压抑这特殊的环境下给她带来的强烈快感;胯间已经湿透了一大片!如此妩媚动人的一幕;相信只要是个男人看到;都会毫不犹豫的把那凳子丢到一边去;脱下裤子用**去安慰这个情动不堪的美妇!“哈哈;小文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舅舅那大炮轰炸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顿时把已经有点出神的母子俩都吓了一大跳。张文顿时就感觉脑子嗡嗡作疼。

    妈的,这还是人的声音吗?野猪发?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