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这时候的何秀芸样子十分的妖媚,脸上有精液在滴落着,张开的小嘴也一直滴淌着精液!让张文兴奋得又有点硬了,不过还是休息了 一会后将她抱了起来,走到莲蓬头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何秀芸脑子还有些迷糊的任由张文摆弄,不知道是因为这剧烈的刺激,还是因为对女儿跟丈夫的愧疚,眼神变得有些迷濛,一动不动的任由张文将沐浴露涂抹在她桥嫩滚烫的身子上,清洗着满足后流出的香汗。

    涂抹好沐浴露以后,两人的身上一片湿滑!看着美妇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神柔媚而又无辜,让张文一下又兴奋了,舔着她的脖子,站在她的身后用**的磨蹭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光滑的触感让她本就娇嫩的身子更显柔软了。

    没一会,心里的愧疚和后悔再一次被**淹没!何秀芸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似是拒绝,但更像是在迎合张文不停游走在她身上的大手。

    张文嘿嘿一笑,将她一拉面对面的压在墙上,看着美妇宛如少女一样娇羞的眼神,又因为自己的爱抚而春心荡漾的妩媚,这种结合所散发的魅力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舅妈,你真美。”

    张文说着的时候已将她一条腿慢慢的抬起,微微的一弯腰,再一次进入美妇早有准备的**。

    “轻、轻点……”

    何秀芸不再抗拒了,情动的嘤咛了一声,眼神迷离的看着张文,似有千言万语要埋怨,但最后只剩了一句更接近于撒娇的:“你这个小畜生丨“是,我是畜生,我就要和你交配!”

    张文高兴的一笑,舅妈看来彻底的看开了!从心理上也不抗拒和自己**,看来以后的日子,自己的胯下会多一具丰满诱人的身躯了,这日子会美到什么程度啊。

    “……”

    乙何秀芸又沉默了,半眯着眼享受着张文再一次挺着腰,在她丰满的**里**着。

    因两人都是站立的姿势所以插的不是很深,张文有意识的用三浅一深的方式很温柔的享用着她的**!何秀芸也微喘着,眯着眼很是享受。没一会,张文突然心生一个邪念,手指涂抹了一点点的沐浴露慢慢的绕到了她的臀后,开始在她的小菊花那爱抚起来。

    小菊花刚一被碰,立刻激烈的收缩起来!何秀芸也是呜咽了一声,俏眸含春的嗔道:“小文,你怎么花样那么多啊!那地方脏,别乱碰!”

    “不脏!”

    张文用手指慢慢的爱抚着,也用指甲去刮。看着舅妈不但不排斥反而很是陶醉的表情,淫笑着说:“舅妈身上哪个地方都是香的,要不是现在我得好好干你的话,这会我都想用嘴去亲了!”

    如此下流的话让何秀芸在难为情之余又有一种别样的兴奋,突然她粉眉一皱,似是难受又像是愉悦的说:“小、小文,你别玩了!”

    原来张文已经按捺不住,藉着润滑用手指慢慢地插入她的小菊花里,虽然还有些艰难,但有沐浴露的润滑,再加上她的**早已经泛滥,进入并不显得很困难,反而是特别顺畅丨前后受攻的感觉是何秀芸未曾想像的,直肠的难受让她深吸了一 口大气,虽然全身颤抖着,却没去阻止张文继续的进入,或许也是因为这别样的刺激带来的快感让她十分不舍!

    “啊…报”当一整根手指全插入的时候,何秀芸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隐隐还可以看见她的小嘴里有残留的精液,让张文想亲又不敢亲下去!

    命根子**着她的**,手指揠挖着菊花!这双管齐下的快感让何秀芸再次迷失在**里,欲仙欲死的快感让她的理智彻底的崩溃,开始有些许的迎合,张开腿来让张文能插得更深、更粗鲁一些。

    何秀芸脸上全是迷醉的神情,将近半个小时的前后刺激让她本就敏感的身体没有停止过快乐的颤抖,闷哼着又来了两次的**,一看张文还那么的硬,终于有些受不了,含糊不清的说:“小、小文……你,还不……出来吗……”

    “早着呢!”

    第二次都比较持久,张文哪会那么快就放过她, 一想秀秀在外边醉得不省人事,自己却在这干着她妈,兴奋得命根子又胀大了几分,淫笑着说:“舅妈的身子那么美,干多少次我都不嫌多!最好是精尽人亡死在您的肚皮上,那就完美啰。”

    “我……有点疼!”

    何秀芸尽管这时候也放了开来,但在尽情的享受过**的快感后就有些无力承欢了,本能的哀求说:“别、别做了……一会你把舅妈干死了……干、干死了……”

    “舅妈I”张文在她耳边吐着热气,笑着问:“你后边还没用过吧……”

    “什么后边?”

    何秀芸羞着脸问道,张文猛地用手指在菊花里插深了一些,美妇立刻明白了张文的意思,有些慌乱的说:“不行……那东西怎还能干呢!”

    0 “能!”

    张文慢慢的用手指插着她的小菊花,确实在这时候,美妇的**已经有些发干了!以前只听过走后门,张文现在满脑子的欲念就是采摘了她后门的第一次,弥补她不是处女的缺憾。

    不过也没什么缺憾,她生了个漂亮的女儿送上自己的床,但这理由也是有些牵强。张文不由得色笑一下,诱惑说:“舅妈,后边的感觉也是不错的!你试一试就知道了,总不能让我现在再去找秀秀做吧,我怕会把她干坏的。”

    何秀芸犹豫了一下,张文的话简直就像是有魔力,既担心会被女儿发现,又让她渴望多年的身体忍不住想体验那种新鲜的花样,想了好一会后,咬着牙小声的说:“你别太用力了……”

    得到了她的首肯,张文当然兴奋万分,但这时候热水器的水都冷了,张文恨恨的想还是得换个比较有情调的,赶紧把水一关,稍微的擦了擦她身上的水珠后,命令她转过身去丨何秀芸异样的顺从,妩媚的看了张文一眼,娇柔万千的神色简直和秀秀没什么两样。她慢慢的转身,和扶着墙将挺翘的美臀对着张文,紧张的期待着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滋味,小菊花一紧一放的看起来很紧张。

    低下头看了看,何秀芸的**已经够漂亮了,像是鲜红的花瓣一样;而小菊花并不像一般人那样有点发黑,相反的却像婴儿一样是鲜嫩的粉红色,肉连肉的看起十分的漂亮,让人一看就产生想占有的**。

    张文赶紧拿来沐浴露,在命根子上涂抹了厚厚的一层,又在她的菊花外涂了一些,手一碰上的时候感觉小菊花敏感的收缩了一下,看起来她的小菊花也是没怎么被爱抚过。

    “舅妈,刚开始会有点难受,忍一忍就好了,你尽量的放松!”

    张文站上前去用**开始在她的菊花外磨蹭着,感觉美妇还是有些紧张,菊花口收缩得很紧,根本找不到破门而入的机会!

    何秀芸微微的皱了皱眉,但马上又嘻嘻一笑,犹如调皮的少女一样,羞着脸问:“小文,你是不是也对秀秀这样说过?”

    丨、或许这话她是不经意说的,但让人一听就兴奋得全身的血都烧了起来。张文立刻硬得跳了两下,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禁忌的快感,猛地抱住她的小蛮腰一拉,**狠狠地顶进了她的直肠里?

    “啊……”

    何秀芸没想到张文会突然这样粗鲁,疼的叫了一声,毕竟小菊花还是稚嫩,在这方面来说,即使**很成熟依然会有点不适应。微微的咬着牙,颤声的说︿”轻、轻一点……你想弄死我啊……”

    “没有!”

    张文闭上眼感受了一会,后门的感觉更加的紧凑!虽然舅妈的**也是一样,但不一样的地方带来的感觉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

    何秀芸流着汗,咬着下唇忍受着张文一点一点的侵入,到底是少妇,比起女孩子来更能承受**上的刺激和些许的疼痛!

    “舅妈……”

    张文长长的唤了一声,这时候的**进入了三分之一 !就已经难再进去,再一看她有些抽搐的小脸,知道这已经是她忍受的极限了,赶紧就停了下来,双手爱抚着她的**,慢慢的捏着**舒缓着她的不适应。

    何秀芸适应了好一会,小菊花第一次盛开难免会难受!但在张文的爱抚下慢慢的放松下来,总算是感觉好了许多,羞着脸嗔道:“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多花样啊,居然搞人家后边!”

    “嘿嘿……”

    张文色笑了 一下,理直气壮的说:“有啥不可以盼,这事又不是交配!插了射了就行,咱得玩一下情调嘛!”

    何秀芸不禁脸一红,自己刚才骂他小畜生,这会干的事不就是在交配吗?他这是变着法子戏弄自己,但这话听着又那么受用,她不由得撒娇说:“油嘴滑舌!”

    “对对,你尝过的!”

    张文色笑了一下,尝试抽出来一点,又慢慢的插了进去,关切的问:“舅妈,感觉怎么样?”

    何秀芸粉眉微皱,长长的吸了口气后低低的说:“还可以,你动动看吧……”

    说完羞愧难当的闭上了眼,只是单纯的**就算了,自己竟然没拒绝他这荒淫的要求。一想到女儿在房间里酣睡,自己却和她未来的丈夫在这里偷偷摸摸的**,除了愧疚以外,也产生了一种妙不可言的刺激,缓和着菊花初开的微疼。

    张文缓缓的**起来,看着自己的命根子在她成熟的小菊花里一进一出的,视觉上的冲击十分强烈,但似乎舅妈没什么快感,木然的任由自己**,也没见她有春情荡漾的感觉,甚至一直皱着眉头,看起来有几分难受。

    事实上不是所有的女人对于走后门都能产生快感,何秀芸就是其中之一。只是感觉一抽一进的很是别扭,兴奋感比起刚才用手指刺激还不如,但却无法去拒绝这没有丝毫快乐的交欢!

    抽送了好一会,张文有些无趣的将命根子拔了出来丨在她疑惑的眼神下柔声的说:“舅妈,今晚你也累了!咱们就到这吧,洗完早点睡。”

    “你这……”

    何秀芸有些难为情的指了指张文还硬挺的命根子,那意思是惩着会难受的,但说完她脸又红了,自己干嘛还操这心呀。

    张文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事的,刚才射过一次了!”

    说完打开热水器,将她一把抱住,亲吻着她美艳成熟的俏脸,又亲了几下她的小耳朵,轻声细语的说:“比起得到你的青睐,这点难受根本不算什么丨”何秀芸羞红了脸,今晚真是喝醉了,竟然鬼使神差的和未来女婿发生了关系,而自己却无法拒绝他温柔的爱抚、占有自己时的粗鲁和那根吓人的大东西。从晓得男女之事后,自己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强烈的快感,这会的含情脉脉又那么动人心扉,难道自己真的是个下贱的女I,为了舒服连伦理都不管了?

    “小文……”

    何秀芸犹豫了一下,有些扭捏的说:“这事你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你放心吧,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张文爱怜的为她擦洗着身体,心想:我哪敢啊,要是被别人知道的话那自己就死定了,陈强虽然变成太监了,但他要知道自己被戴绿帽子,打死自己也是很轻易的事。

    何秀芸见张文的大手又不老实的在羞处那爱抚起来,马上挣扎着抓住这作孽的手,满脸认真的说:“还有,以后当着别人的面,我还是你舅妈!不许你乱来,知道吗?”

    “遵命……”

    张文兴奋应了一声,那就是说舅妈不排斥以后和自己偷情了。

    自己可以偷偷摸摸的占有这美丽动人的少妇,在她女儿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她尽情的享受**之欢,比较这对母女花,虽然一样温柔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情,让人兴奋得发疯。

    香艳的浴室春景,张文看着舅妈这副温顺可人的娇媚模样,当然是上下其手弄得她娇喘吁吁。何秀芸忍受着未来女婿的骚扰,满脸通红的告饶,久未被滋润的身子已经彻底的满足,张文不仅占有了她的身体,连她的灵魂都被那一**的快感所侵袭,早就无法拒绝这荒淫的美事,更无法抗拒张文温柔的爱抚。

    看她下身都红肿了,这样成熟的**都无法承受自己的粗鲁,张文心一软也就放弃了再次侵犯她的冲动。温柔的一吻后将两人的身子擦干,穿上衣服后小心翼翼的拉开了一条门缝。

    秀秀依然甜甜的睡着,呼吸十分平稳,似乎没察觉到刚才她妈妈和未来的丈夫所做的好事。看着女儿的睡脸,何秀芸不禁一阵愧疚,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愧疚也没用,再看看旁边强壮的大男孩一脸的色笑,只能白了张文一眼,眼神不知道是撒娇还是埋怨。

    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张文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睡,要不然明天就难解释!但却恋恋不舍美妇柔软的身体,再一看她抿着唇似乎也是不舍的模样,心里顿时起了邪念。

    “舅妈,亲我一下I”张文压低了声音,抱着她的小蛮腰,一边添着她的耳朵,一边诱惑着。

    “小坏蛋……”

    何秀芸矜持的挣扎着,或许是因为女儿在旁边睡着,这时候感觉有点慌乱又很刺激,可毕竟还是担心会被秀秀发觉,所以脸红的娇嗔道,还是温顺的在张文的脸上亲了一下。

    “不是脸!”

    张文摇了摇头,一把将自己的裤子拉了下来,指着弹跳而出的命根子,一脸淫笑的说:“是它,咱兄弟辛辛苦苦的伺候了你们娘俩,你不表示表示吗……”

    何秀芸最受不了张文这样下流的话,脸色顿时通红,摇着头说:“别这样了……”

    接着忐忑的看了看就在旁边睡觉的女儿,哀求着说:“下次好吗?秀秀还在这呢!”

    “好舅妈,好姐姐!”

    张文一边按着她的肩膀往下压,一边可怜兮兮的说:“就亲一下,就一下就好了!”

    何秀芸到底还是受不了张文的软磨硬泡,终于妥协的蹲了下来,跪在张文的胯下,看着眼前这根庞然大物,一股男性气息瞬间让她有些迷醉了,羞折脸握住,在**上亲了一下后娇媚的嗔道:“这样总行了吧!”

    “嘿嘿,能舔的话更好……”

    张文恬不知耻的色笑着,当然不会满足于这蜻蜓点水般的吻了。

    何秀芸娇媚的白了一眼,但还是闭上了眼,伸出了小舌头舔了几下,迅速的帮张文拉上裤子,红着脸嗔道:“好了你这个小色狼,赶紧滚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张文哭笑不得的想说这是我的房间呀,但一看她那样,也知道今晚所做的事已经到了极限,再弄下去可能会惹起她的反感,尽管舅妈已经被征服在自己胯下,但多少她还是有羞耻心的,太过于刺激也不好,想想还是别太过分比较好丨“晚安……”

    张文慢慢的吻了一下她的小脸,含情脉脉又依依不舍的凝望着她温柔似水的双眸,直到她嘴角挂着一丝浅笑的低下头去,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何秀芸站在了门外,柔柔的说了一句:“小文1谢谢你!”

    说完像个害羞的少女,赶紧把门关上。一关上门心跳扑通一的加快,简直像少女谈恋爱时的娇羞。

    张文得意的笑了笑,心里极度下流的想:你谢我什么啊!是谢我把你女儿给干了,让她变成了女人?还是谢我满足了你中那么多年活寡积累的**?这个就免了,等有机会的话看看能不能来个母钕3P就好了,秀秀那么温顺可人,应该有这机会的。

    晚上意外的干了这未来的丈母娘,张文心情好得无法形容,哼着小曲想了想,从柜子里偷偷的拿出一串钥匙,色笑着打开姐姐间,看着昏睡的尤物,悄悄地拉开她的被窝钻了进去。

    张少琳睡得很沉,迷糊中感觉身边有个火热急促的呼吸,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爱抚,慢慢的脱下自己的小裙子,解开胸罩的束缚,拉下遮羞的小内裤!含着**,火热的大手在自己的腿间,挑逗着敏感的小阴蒂。

    张少琳春情荡漾的呻吟了一声,美眸含春的看着弟弟爱不释手的啃皎自己的**,一边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一边娇滴滴的问道:“小文,你怎么过来了?秀秀呢?”

    “晚上她和舅妈睡。”

    张文喘着粗气慢慢的分开了她的双腿,一低头吻上了她娇嫩甜美的小嘴,吐着热气说:“姐姐,老房子的最后一次、新房的第一次都是属于我们的,都是属于姐姐的。”

    张少琳听得春心大悦,**慢慢架在张文的肩上,马上伸出丁香小舌热烈的回应着弟弟的索取。张少琳满足的呻吟一声,感受着弟弟火热的大家伙破门而入的快感,扭动着香臀激烈的迎合起来。

    张文喘着粗气,挺着腰开始享用姐姐成熟诱人的身体,看着她颤抖的修长美腿,禁不住抓在手里,一边用舌头舔着玲珑的玉足,一边狠狠的挺着腰,深深的顶入这具让自己迷恋不已的娇躯,聆听着姐姐愈发妖媚的呻吟,**声慢慢的环绕四周……

    张少琳的**一下就被挑起,呻吟着,喘息着,披头散发的样子更是性感迷人。张文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她痴迷不已,幸福得脸上全是迷醉……

    灵与肉的结合中,男人粗喘,女人娇吟!两具白花花的**疯狂的结合在一起,汗水的味道瞬间弥漫了整间房间,两人不停的蠕动着,纠缠着,享受妙不可言的快感,**蚀骨的高峰……

    第三章 暧昧

    悠然醒来的时候,早已经是太阳毒辣的大中午了!张文挠了挠和鸡窝一样的头发,打着哈欠一看,姐姐早就没了踪影。昨晚可是把她折腾够呛了,可能是因为太兴奋的关系,直到她下身发疼的时候还没射的迹象,最后没办法才在她的小嘴里爆发出来,搞得姐姐又嗔又嗲的责怪张文愈来愈粗鲁了。

    张少琳修长细嫩的美腿一直是张文的最爱,她处于女性最是风姿动人的时刻。

    身材的完美不比模特儿差,但胸部又特别的挺,性感的三围光是看就足够让男人血脉贲张了,昨晚本想尝试一下足交,结果太兴奋又给忘了。

    感觉身上有点不自在。拉开被子一看,张文不由得噗哧一笑,姐姐倒是够细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自己穿上内裤,估计也是害怕被猜疑什么吧,不过习惯了裸睡以后,穿这东西还真是不习惯!香闺里似乎还残留着分泌物刺鼻的味道,虽然姐姐只在这住了一天,但房间里隐约有股女性的体香环绕着,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现在酒一醒,想起昨晚的一切,张文感觉还有些恍惚,要不是记忆还清晰的话,真怀疑昨晚的香艳会不会是南柯一梦。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把舅妈给上了呢?色胆也太大了吧!而且当时秀秀还在房间里,稍有差池可就出事了,但也不能否认那种禁忌的偷情很是刺激,只要试过一次就让人欲罢不能!

    想想秀秀在旁边睡觉,舅妈在她身边为自己**时的妩媚,早晨就充满精力的命根子不由得又跳了几下。

    还有点迷糊的推开房门,晃了晃发疼的脑袋,张文半眯着眼一看,屋里似乎是人去楼空了。习惯了早睡早起的美人们勤劳的出去了,只剩自己惬意的睡懒觉,这**的日子呀。

    “表哥,你醒啦。”

    &敏敏正好走了过来,笑呵呵的看了看张文,调戏的说:“真惨罗,洞房花烛夜还被人赶出来!人家对你表示万分的同情。”

    虽然还是活泼开朗的模样,但这时候张文只穿条内裤,晨勃的命根子就差没露出来了,那硬硬长长的帐篷让敏敏的脸色微微的一红,但又好奇的看了几眼。

    “谢啦!”

    张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过眯眼一看,今天敏敏还是一身活泼的打扮,少女浑身上下所散发的青春气息也是让人眼前一亮。

    “去洗把脸然后吃饭吧!”

    敏敏似乎心情很不错,哼着小曲跑到外边去忙活了。尽管家里有煤气灶,但她们还是习惯用灶台烧饭,这些从小到大的习愤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张文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回自己的房间里一看,床早就收拾得整整齐齐了。

    想想昨晚在房间发生的艳事,舅妈**来临时的妩媚,皱着眉头被自己采菊的性感,张文不由得色笑了一下,早知道的话早点起床多好呀,可以装作无意的看看这对母女花裸睡在一起的场景有多刺激,懒就是耽误事呀!

    洗完脸换好衣服以后,敏敏也刚好端着粥和咸菜走了出来,微笑着说:“表哥,今天天热,咱们去外边吃吧!”

    “嗯!”

    张文应了一声后,随她走到了院外的树下,看着一碟碟的咸菜摆得满满的!再看看敏敏那副捡到钱的高兴模样,不由得有些疑惑了,这小丫头怎么今天心情那么好啊?

    敏敏咯咯的一笑,抿着嘴看着张文, 一边慇勤的递筷盛粥,一边难掩喜悦的说:“表哥,过两天我就要走了!你会不会舍不得我呀?”

    张文心里一突,瞪着眼问:“走?你要去哪啊?”

    敏敏看张文这副着急的模样心里很是高兴,狡黠的笑了笑后说:“你猜呢?人家本来就只是来玩几天的,总不能一直在你家待着吧!”

    “什么你家、我家的!”

    张文板起了脸,一脸严肃的说:“都是一家人,哪来那么多的说道,你乐意的话就在这住一辈子!

    “不行哦……”

    敏敏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若有所指的说:“咱不像秀秀姐命好,找了个好老公等着享福就好!苦命的我得赚钱,买点嫁妆呀,还得给我妈赚养老钱!

    张文一听就知道这小丫头又在调侃自己了,只是看敏敏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眼神里却若有若无的有几丝期待,马上明白了经过几天的相处,小丫头其实还是喜欢自己的!她这是在给自己暗示,马上温柔的一笑,凝视着她说:“那有什么问题,你要喜欢的话,表哥养你。喜欢养一辈子就一辈子罗,最多姨妈的养老问题我也包了。”

    说着,张文不由得想起了那张和妈妈神似的俏脸,但最先想起的还是那对简直像足球一样饱满的**,口水差点就流下来了。

    敏敏开心的笑了笑,脸色微微的羞红,嗔道:“哪有表哥帮忙养的啊,就没听过这样奇怪的事。”

    张文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暧昧的笑了笑说:“哪不能呀,你看秀秀现在还不是表哥前表哥后的叫着,但进了房间就得叫老公罗,你也叫一句老公来听听,老公养老婆是天经地义的嘛。”

    “讨厌……”

    敏敏含羞带怯的白了张文一眼,笑嘻嘻的说:“等以后再说吧,现在你们如胶似漆的,我怕秀秀姐生气,不过嘛!人家还是得走的。”

    “不许走!”

    张文马上虎起脸来,尽是严色的说:“走什么走,现在又不用你赚什么钱,家建不是在打工了吗?你走了姨妈怎么办!”

    敏敏狡酷的笑了笑,故作委屈的说:“不走就不走,你那么凶干什么嘛!”

    “就是不行丨”张文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

    敏敏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为张文剥着咸鸭蛋,一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笑靥如花的说:“逗你玩的啦,大姨说山下那房子空也是空着,推倒了建两间新房让我们娘俩搬过去住,离的近一点好有个照应,原来那房子翻新可以给我哥娶媳妇,这不让我记得早上和你说一声嘛!”

    “好呀丨”张文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故作生气的跳了起来,伸手去掐她粉嫩的小脸蛋,板着脸说:“你这个臭丫头居然敢来戏弄我,是不是找打呀!”

    “最多屁股给你打嘛丨”敏敏温柔的笑了笑,似乎很喜欢张文这样宠溺的动作,还故意吐了吐小舌头,柔声的说:“对了表哥,姨说一会你没事的话,去趟工地看看。”

    “知道了!”

    张文也不急色,并没有因为她暧昧的暗示就趁机占她便宜,对于少女,慢慢的掳获她的心也是别有乐趣,而且敏敏是如此可人的女孩子,大白天的占她便宜也不好。

    最近大鱼大肉的很是油腻,偶尔吃点清淡的倒也算是爽口,咸菜下粥是最好的搭配。张文慨意的喝了几口粥,随口问:“对了,大家一早都哪去了?”

    敏敏努了努嘴,点着下巴想了一会后说:“大姨、舅舅和我妈都去工地那边了。小丹一早就带着喜儿不?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