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死哥哥……」

    小丹的小身子也软得不行,嗲嗲的骂了一声后,就睡到张文的臂弯里,**的快感还没退去,小胸脯依旧剧烈的起伏着。《+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张文爱怜的摸了摸小丹的小脑袋没有说话,这时候他也舒服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抱着可爱的妹妹一起沉浸在**的美妙中,突然觉得已经微软的命根子一暖,被紧紧的包裹进一个又湿又热的地方。

    张文诧异的抬头一看,原来姐姐简单的擦了一下后,就跪在自己的胯下,正含着**仔细的吸吮着,吞吐几下,把剩余的精液也全挤了出来。虽说上面还有妹妹和她的**混合着,不过这会儿,她却是一副不介意的样子,像往常一样陶醉地舔吃着上面的东西。

    小丹因为张文一动也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后,脸上一阵的羞红。见姐姐没说什么,也就装作看不见了,不过心跳还是按捺不住的加快。刚才意乱情迷的没多想什么,可现在停下来,想到姐妹俩做过的事,还是觉得有点过分了。

    「好了。」

    张少琳仔细的吸吮,添去了兄妹三人的**后,这才舔了舔嘴唇,喝了口饮料,马上拉来被子盖住三人汗湿淋漓的身体,一钻到张文的怀里,立刻娇嗲的抱怨说:「你们真够懒的,就让我一个人在那里忙着,把我当丫鬟呀。」

    「姐姐最好了!」

    张文本想在张少琳的脸亲一下,不过一想刚才她被自己**了,挣扎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温存的想法,改用口头夸奖了。

    张少琳也看出弟弟的想法,虽然有点郁闷,不过张文用力的一抱,也让她释怀了。只是看着妹妹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就有点不爽,隔着张文把脑袋凑过去,有些不满的说:「臭丫头,你像个死人一样躺着干什么?老姐我脸上还不干净呢,交给你了!」

    张少琳本来是想逗逗小丹,让她拿纸擦一下也就算了。没想到小丹迷糊地睁开了眼,看着姐姐脸上剩余的精液,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突然抱住姐姐的脖子,伸出小舌头开始舔吃着姐姐脸上的精液。

    张少琳顿时有些错愕,张文在快感中也看得有点傻眼。没想到小丹已经放得那么开了,对这种诱人的动作竟然没半点排斥,做得十分自然。

    「搞定……」

    把姐姐脸上的精液舔干净后,小丹似乎是累坏了,马上又缩到张文的臂弯里,闭上眼轻轻的喘息着,俨然就像只乖巧的小花猫。

    「臭丫头……」

    张少琳觉得脸上有点火辣,刚想和弟弟娇嗲几句的时候,发现弟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秀气的脸上全是兴奋和满足的微笑,呼吸也渐渐的变得安稳起来。

    「小文……」

    张少琳看着熟睡的两人,觉得自己也是有几分困意,她在张文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关掉台灯后,便满脸幸福的钻进弟弟的怀里闭上了眼。

    房间里弥漫着分泌物刺鼻的味道,似乎还有火热的喘息和诱人的呻吟回荡着,房内漆黑一片,三道不同的呼吸在激情中渐渐的回复了平稳。

    **的三具**纠缠在一起,左边是大剌剌但又特别疼爱自己的姐姐,右边是娇小可人又依赖自己的妹妹,两具光滑青春的身体紧紧的缠绵着,张文左拥右抱着姐妹俩迷人的身体,伴随着她们轻浅的呼吸一起进入了梦乡。

    一夜缠绵,极端的刺激。一层小小的窗户纸在不经意间被捅破,换来的不是惊讶、愤怒和责骂,而是一场惊喜而又香艳的双飞,并没有太过于荒淫的场面,但姐妹俩亲密的嬉闹、仿佛斗气似的口舌服务,都让张文体会到**中带着温情的美妙滋味。

    尤其是自己只射了一次就同时满足了她们,又诱骗小丹去强吻姐姐,最后更过分的把她们一起**了,不管是视觉上的刺激还是心理上的满足都是空前的,在筋疲力尽的时候,能抱着她们**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入梦,无比美妙的滋味已经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春梦还是现实。

    请续看《渔港春夜》14

    第十四集

    简介:

    在小渔村那宁静气氛的包围下,长期失眠的苏蕊难得地睡了一场好觉。 苏蕊隐隐察觉到自己对张文的异样情感,却又不想承认,只能满怀心事和李欣然依依不舍地离开这个世外桃源,回到纷扰的城市,去面对繁忙的事务……

    同样是被畸形婚姻逼得喘不过气的悲惨女子,苏蕊和李欣然会如何排解彼此的寂寞?

    出场人物:

    「苏蕊」二十七、八岁,四清县的县长,为女强人。

    「李欣然」长相美艳,张文深受其吸引,跟苏蕊为好朋友。

    「林巧玉」怀有身孕,是个秀气动人的女人。

    第一章 各有所思

    长长的一夜,苏蕊睡得无比深沉,放松地躺在大床上,惬意地享受着舒适的睡眠。

    苏蕊都忘了有多少年没有睡到自然醒,先不说俗事的繁忙和琐事的缠身,光是那像笑话似的婚姻,家里的人那虽然关心但决绝的态度就让她倍感哀伤,身在权势之家的无奈难以忍受却又无法向外人倾诉。

    很多个夜晚,苏蕊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虽然年岁不大但已经隐隐有点白发了,即使忧伤着自己的不幸,但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这残酷的现实,甚至于在失眠的时候都一度怀疑自己有忧郁症,茫然得都快找不到活下去的动力。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失眠的毛病已经成了习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昨晚竟然会睡得如此香甜,不但半夜没有醒来,甚至连睡前的辗转反侧都没有,头一沾枕头就困意十足,眼皮一沉就沉沉地睡着了。

    这对苏蕊来说绝对是惊讶万分的事,她都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放松,而且连半点留宿别人房间的拘谨都没有,甚至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温暖的被窝和舒适的环境。

    可能是因为离开喧扰的城市,也有可能是由于昨天的欢乐太消耗体力了,才会如此疲倦吧!苏蕊尽管有些不愿相信,但也知道是因为脱离了那奇异而又畸形的生活环境,在这碧水青山间的海边小村寻找到久违的快乐,才会让自己一直压抑着的心得到充分释放。

    说真的,有时候苏蕊都不明白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吃又吃不香,睡又睡不着!所谓女人的幸福也不过是出可笑的闹剧,用工作来麻醉自己那更是一个无奈中的愚蠢选择。以苏蕊现在的情况而言,像昨天那样简单而又淳朴的快乐,还真是一种极端的奢侈。

    安静的环境、放松的惬意,两者确实是密不可分,不过心细如她也没注意到屋顶上挂着一个个的小香囊,里面装的都是一些风干的花朵和安神的草药,是秀秀一针一线缝制出的,只是没想到效果会好得这样出奇,竟然让苏蕊的失眠和抑郁得到极大的缓解。

    苏蕊醒来时还有点迷糊,脑子发空了好一会儿,散开的头发凌乱地披在肩膀上,揉着眼睛一副很慵懒的样子,完全就是个睡过头的小女人,在起床时表现出的娇美,哪里还有半点大官的派头,尤其是一张原本清秀美丽的脸蛋,这时候除了困意外,根本看不出端庄的高贵,更别提平时女强人的半点风范。

    “那么晚了?”

    苏蕊打着哈欠坐了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后,一看时针已经指向一点,顿时有些惊讶。自己昨晚十二多点睡着,这一觉竟然睡了那么久,足足睡了十二个小时,这有点过分了吧!

    印象中这几年的睡眠能超过八个小时是寥寥无几,而且还经常半夜睡不着,使人心生烦躁。苏蕊一直有睡眠方面的问题,有时候她即使强迫自己睡个懒觉或回笼觉也没用,可昨天竟然会睡得那么死,甚至连半次迷糊地清醒都没有,更别提会发生夜起的情况了。

    “怎么回事……”

    苏蕊摸着脑袋晃了两下,别说真睡得有些犯迷糊,难道是这床太舒服、太软了,才会让自己这么放松?但这应不是主要的原因吧。

    其实放松是一个原因,但另一方面也要得益于屋顶上一个个的香囊,由于内含有安神助眠的花朵和草药,药香在半夜间不知不觉地让人全身放松,对于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见苏蕊醒了坐在床上发呆,半眯着眼似乎还有点神游太虚,原本坐在桌子前的李欣然马上转过来,笑咪咪而又意味深长地说:“终于醒啦!看你睡成那样,再不醒的话,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植物人了。”

    此时李欣然竟然只穿着内衣和小内裤,雪白的曲线暴露在空气中显得格外妖冶。修长的美腿微微一盘更加衬托出曲线的完美,不管是比例还是略显暴露的穿着都极端地香艳!内衣和内裤都是性感迷人的蕾丝设计,薄薄的几乎遮挡不住春光,神秘的黑色点缀着吹弹可破的白晰肌肤更是妖娆异常。如果是男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不化身禽兽,就可以送进宫去伺候皇上了。

    苏蕊一看李欣然穿得这么清凉,让她即使身为女人,也不禁对这性感的闺中密友多看了几眼,不得不感慨虽然这姐妹活泼开朗,但也是个迷人的尤物呀!虽说李欣然还穿着内衣遮掩着敏感部位,但这种半遮半掩的诱惑却使人感觉更加地强烈。

    只是平日里就只有李欣然和苏蕊住在一起,想怎么嬉闹都可以,甚至她不穿内衣在家里走来走去都是经常有的事,大剌剌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这会儿在别人家里这么穿,多少还是有点不妥,苏蕊立刻略带责怪地说:“你怎么穿成这样呀?在别人家里还那么随便,要是被看到的话,你就吃亏了。”

    “嘿嘿,反正房里就只有我和你嘛!”

    李欣然不在意地浅笑了一声,一站起来更能感受到她那S形曲线的超级杀伤力。

    李欣然漫不经心地哼了几声后,指着桌上张文的笔记型电脑,有些郁闷地说:

    “本来看你睡那么香,就想自己玩会儿游戏得了,但没想到呀,这呆瓜的电脑里居然什么游戏都没有,你再不起来的话,我都想搂着你一起睡了。”

    “不会吧!”

    苏蕊的话里有着刚睡醒的懒意,听上去感觉特别地柔媚、特别地酥软。

    这时苏蕊起床后稍稍地整理一下头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向李欣然,有些疑惑地说:“现在的年轻人还有不玩游戏的?你说的是火星人吧!”

    “不信,你自己看!”

    李欣然感到无趣地伸了伸懒腰,让开位置后有点调侃地说:“这家伙的电脑里装的全是些乱七八糟的档案、养殖的资料和一些笔记而已。别说游戏了,就连即时通的聊天软体都没半个,让我都怀疑这是不是外星生产的东西了。”

    “真的呀!”

    苏蕊坐下后看了电脑一下,不禁感到有些惊讶。想不到张文那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电脑里竟然半点娱乐的游戏都没有,全是正经得要命的各类书籍资料,装的大多也是一些统计软体之类的程式,而且资料大多都是有关于养殖,不然就是管理方面的资料,好学得让苏蕊都有些汗颜了。

    “你还以为我骗你呀!”

    李欣然似乎有点郁闷,她穿上衣服,却突然邪恶地一笑后,立刻色色地说:“更绝的是,这电脑里竟然一部A片都没有。没有游戏,我还能接受,但连一部这种男人必备的好东西都没有,这绝对是个不正常的怪胎了。”

    “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呀!”

    苏蕊没好气地白了李欣然一眼,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回敬说:“这孩子还算挺不错,起码还知道上进,如果像你一样窝在电脑前,不是玩游戏,不然就是看些乱七八糟的视频,这哪还有前途呀?”

    苏蕊的话虽然说得很正经,不过她还是本能地搜索了电脑一下,发现里面真的半点带**的东西都没有,心里不禁对张文更加地好奇了。在这个开放的时代,看点A片正常得和吃饭一样,但他真的就没有,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而且细想一下,昨天张文也没有使用电脑。虽说现在上网的速度极慢,但下载根本就不成问题,可是苏蕊一查看下载的清单,发现几乎都是学习用的资料和视频,这让苏蕊在错愕之余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张文了,说张文是纯洁的话,那绝对就不是个正常人了。

    “不是吧,蕊姐!”

    李欣然突然转过头,用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苏蕊,马上又装作楚楚可怜地走过来,满脸委屈地说:“咱俩那么多年的姐妹了,一起睡的次数没一千也有八百,关系亲密得我不怀孕都不好意思了,你竟然将胳膊往外弯,帮一个毛头小子说话了?”

    “事实就是如此!”

    苏蕊虽然一脸的平静,不过也有点纳闷,怎么今天自己这么奇怪,平时对这种事没半点兴趣,对于献殷勤的男人也是懒得去理,今天却觉得挺欣赏这第一次见面的男孩。

    “悲剧呀!”

    李欣然故作心疼地捶着胸口,雪白的乳肉一阵乱晃,让人看得眼都有些花了,不过也能明显感觉出她开玩笑的成分很大,几乎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在调侃苏蕊。

    “你继续悲吧你,我去刷牙了。”

    苏蕊穿戴整齐后看都不看李欣然一眼,就走进洗手间,一边整理着仪容,一边洗去充足睡眠所带来的几分懒意。说实在的,睡过头是舒服,不过坏处就是人也显得懒,让她感觉有点不舒服。

    李欣然见苏蕊没什么反应也就不再闹了,小声地嘀咕几句后,就老实地和苏蕊一起刷牙洗脸。

    李欣然和苏蕊嘁嘁喳喳地说着话,大多都是在讨论昨天让人耳目一新的晚餐,还有这个山清水秀但偏僻得过分的小村子。脱离俗世的宁静是那么地迷人,让来自城市,生活得有点压抑的她们倍感兴趣,也觉得像身在梦中一样。

    两女一边说着笑,一边走出房门,刚到客厅时就被耀眼的阳光刺得闭上了眼。

    房里有窗帘挡着还没什么感觉,但大中午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大地被烤得很灼热也特别地闷。走出开有空调的小房间后,两人都觉得浑身的肌肤立刻热了起来,甚至走上两小步就已经有点出汗了。

    “他家人呢?小丹也出去了?”

    苏蕊左右看了一下,见大房子里半个人影都没有,心里不禁有些想念那个温柔可爱的大男孩的微笑,也有些埋怨这不太周全的待客之道。

    “很早就出去了吧?我去你房间的时候,屋里已经没人了。”

    李欣然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机,有些不满地打电话给张文,她们怎么说都是客人,莫名其妙地待在别人家里也会觉得尴尬。

    电话一通后,张文马上被李欣然劈头盖脸地埋怨了一顿,不过张文也不在意,等她发泄完后,只是要她们走出院子,就把手机挂了。

    李欣然和苏蕊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不过想想这乡村之行,对张文的话还挺感到兴趣的,立刻就按照张文的指示来到后院。

    昨晚姐妹同欢,让张文爽到了极点,一晚上在她们白花花的**纠缠下睡得欲仙欲死。只是一大早小丹就出去玩了,姐姐也到水蛭场打理事情。秀秀倒是乖巧,一大早起来就把家里收拾了一遍,又帮两个客人准备洗漱的用具后,才去准备早饭,殷勤得俨然是个新婚的小妻子,可以看出不用去面对陌生人,对她来说是件多么开心的一件事。

    不过这两大神的懒觉睡得有点高超了,早饭最后都喂了狗,甚至过了午饭的时间,都没见她们有清醒的迹象,秀秀索性就开着小火熬着粥,并准备了一份饭菜先让张文多少吃一点。

    张文也破例起得很早,因为姐妹俩起床的动静,可不像秀秀那样地小心翼翼,毫无声息地想让自己多睡一会儿。

    她们一早起来就精力十足地打打闹闹,自然扰了张文的清梦,可惜张文睁开眼睛时,她们已经穿戴整齐,即使早晨的命根子无比坚硬,很冲动,不过想到家里还有客人在,也没法和她们再回味昨夜那**至极的滋味。

    张文对她们亲了几下、摸了几下过了手癔后,姐妹俩就各自出门,临走的时候,小丹还楚楚可怜地和张文撒着娇,最后在她童嫩的攻势下,张文再次没原则地给了她五十元零花钱,把小萝莉乐得喊“哥哥万岁”早上的时间,张文大多都用来锻炼身体,自从女人一多后,张文也在意起自己的身体情况。虽说现在年轻,觉得精力充沛,但总不能这样懒惰下去。好的身体是一切革命的本钱,如果连**的体力都没有的话,那之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

    中午的时候,秀秀已经忙完家务活,两人就在大槐树的树荫下摆起茶具小聚一下,一边说着甜言蜜语,一边享受着午后懒懒的悠闲。

    树下除了固定的石桌、石椅外,在妹妹的要求下也买了两张摇椅做成秋千,浪漫的古铜造型大大地满足了女孩子们对浪漫的需求,也搏得女孩子们一致的喜爱。

    张文和秀秀说着贴心的话,偶尔也会说一点小色的笑话,看着她脸红红的可爱模样自然欢喜得很,禁不住有些心痒地对她上下其手,摸摸小脸、亲上几口,换来了小表妹羞答答的动人白眼。

    张文也知道这段时间,秀秀的心情很复杂,她父母的分开对一向娇柔的秀秀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毕竟舅舅和舅妈就算已经没有感情,但在她心里都是最疼爱她的亲人。现在形同陌路了,却事先没半点预兆,何况舅舅还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更让人伤透了心。

    而且自己和妹妹的荒唐事更进一步地刺激着秀秀,让秀秀的忧愁变得越发地沉重。尽管她仍表现得温柔体贴,但张文也明白这可爱的小丫头习惯把自己的微笑给别人,烦恼的心事却全都深深地藏住,不禁令他对这可人的表妹是又疼爱又有几分愧疚。

    “表哥!”

    秀秀穿着一件淡雅的蓝裙坐在秋千上,一边晃着,一边享受着炎热的夏天里难得的清凉,虽说已经被张文逗得很开心,但还是禁不住好奇地问:“这次出去,你们都玩了什么?”

    张文心里顿时一突,看秀秀眼底那若有若无的期盼和哀愁,立刻明白表妹这看似随口的一问也别有深意。秀秀的性格有点逆来顺受,这阵子对于父母分开的事已经伤心欲绝,好不容易从阴影里走出来,却察觉到自己和小丹的荒唐事,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如果不是她深爱自己的话,恐怕任何的女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张文虽然不会让秀秀受到委屈,但事实上也做出了让她伤心的事,秀秀也不是那种会把内心想法表达出来的人,如果张文执意隐瞒的话,以秀秀温顺的性格,她会很伤心但不会追问半句,但这种事要是主动告诉她,反而能让她稍稍好受一秀秀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但本就怯怯的脸上有着让人心动的期待,楚楚动人的眼里却是充满可怜的渴望,这段时间她也是有所猜疑,但她更希望这些事是由表哥亲口告诉自己,尽管心里有小小地吃醋,但她并不会介意这些,即使有了别的女人,但她相信表哥对自己的疼爱也不会减少半分。

    张文在心里权衡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咬着牙坐到秀秀的隔壁,将她娇柔的身子抱在怀里,爱怜地吻了吻她的眼睛后,轻声地说:“秀秀,我想和你说件事。”

    “嗯……”

    秀秀温顺地靠在张文的怀里,声音依旧软软地让人不忍伤害她,虽说秀秀看起来还是像以前一样可爱,但从那略带憔悴的样子,不难看出父母的事对她的影响还残存着。

    张文的话哽在喉咙里好久,直到秀秀将期待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时候,这才颤着声说:“我和小丹,我的意思是说这次,我把丹丹睡了,她已经被我开苞了。”

    秀秀感觉到心里一疼,虽说知道这一带还有多妻的习俗,让她早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这件事,而且照大姨的意思,表哥也会多娶几个老婆。自己也和敏敏有默契地相处在一起,但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五味杂陈。再怎么说小丹可是他的亲妹妹呀,心里既有对表哥这荒唐行径的责怪,却又因为心爱的男人并没有隐瞒自己而感到高兴,一时间心里真有点乱了,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伤心。

    “秀秀,你生气了?”

    张文一看秀秀脸上的表情有淡淡的哀愁,立刻将她紧紧地抱住,轻声细语地说:“你要生气的话,就打我吧,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就是没办法控制住。”

    “我……”

    秀秀一时有些语塞了,虽然张文的坦诚让她感到欣喜,但面对这样的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一些穷人家里也有发生这样荒唐的事,姐弟、兄妹甚至母子,都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但这种事一旦落到自己的头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在这时,秀秀一眼看到正笑语而来的李欣然两女,马上羞怯地从张文的怀里挣脱出来,亭亭玉立地站在旁边后,轻声地说:“苏姐姐、李姐姐,你们来啦。”

    张文一听猛地回头一看,看见李欣然两人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自己,明白她们是看到自己和秀秀抱在一起,感到有些诧异,毕竟在乡下表哥和表妹有亲上加亲的说法,但在城市里早已经不允许了,甚至这种关系在人们的观念里都不复存在了,也难怪她们会有那么大的惊讶。

    “睡得香吗?”

    张文赶紧站起来,给了李欣然两人一个温和的微笑后,朝秀秀说:“秀秀,把午饭拿过来吧,睡那么久了肯定饿了,我们就在这吃好了!”

    “嗯,两位姐姐先坐吧!”

    秀秀勤快地为李欣然两人倒好茶水后,这才跑到厨房忙。

    “你这表妹不错嘛!”

    苏蕊的话显得有些阴阳怪气,又有点调侃的味道:“小巧可爱,长得又甜又美,挺招人疼的!难得的是连半点娇气都没有,是个勤快的小姑娘。”

    “我还是觉得小丹好玩点。”

    李欣然一坐下来就不客气地将清香的青草茶水一饮而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芬芳顺着喉咙走遍五脏六腑,瞬间就扫去懒觉睡多的困意。

    “是呀!”

    张文赞许地笑了笑,心里一高兴也没听出苏蕊话里奇怪的地方。

    秀秀确实让人怜惜万分,如此体贴的佳人伴随一生,相信哪个男人都会觉得这是上天的恩赐。

    苏蕊一看张文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幸福,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虽然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但刚才猛地一看到张文和秀秀抱在一起的场景,不管是亲密的依偎还是浪漫的气氛,觉得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张文和秀秀如金童玉女般十分地匹配,尤其在这花样年华里更显得朝气十足。

    少女的情怀浪漫动人,尤其是秀秀在羞怯中几分娇喜的样子更是让人动容,任谁都能看出这是一个沉浸在甜蜜中的小女孩。想想她幸福的模样,再想到自己畸形的生活,苏蕊的心里一下子苦得要命,别说婚姻已经够糟糕了,更悲剧的是在严厉的家教下,自己连在最懵懂的时候谈个恋爱的权利都没有。

    虽说家里权大势大,但活到这分上了,苏蕊更羡慕这种清闲自在的生活。惬意地享受着恋爱的美好,沉浸在青春时单纯而又动人的恋爱中,是每个女孩子做梦都会想的事,何况眼前这个男孩那么地温柔体贴,相信秀秀过得会很幸福。

    李欣然看着看着也有点羡慕、嫉妒张文两人,不过她也没有太多的想法;苏蕊却是在惆怅的感觉中吓了一跳,刚才看他们亲密地抱在一起时,除了羡慕外,心里还微微地疼了一下,竟然觉得有点吃醋。

    这似乎不太可能吧,两人的世界是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不说,自己也快要三十岁了,但眼前的男孩似乎连二十岁都不到!更何况昨天才认识他,就算有那么点来电的感觉也不会那么快。

    苏蕊一下子就吓得流出冷汗,脑子里不由得想起昨天张文跳下河为她抓鱼时的场景。虽说是像芝麻绿豆般的小事,但那时候自己开心得有些说不出话来,那感觉简直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因自己的男人制造出一点点的浪漫而感动一样。这种感动跟金钱和现实无关,纯粹就是一种心跳加快的幸福。

    “蕊姐,你怎?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