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感动一样。《+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这种感动跟金钱和现实无关,纯粹就是一种心跳加快的幸福。

    “蕊姐,你怎么了?”

    李欣然看苏蕊坐下来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一脸的茫然,完全没了平日里干练的样子,马上摇了摇她的胳膊,有些纳闷地问:“是不是睡傻了,怎么感觉魂都没了?”

    “没什么!”

    苏蕊如触电般地回过神来,见张文望向自己的眼神深邃而又有神,深得似乎让人就要陷进去一样,心里猛地一突想躲避,但似乎又有点舍不得那始终温和的柔软,感觉上特别地矛盾又特别地纠结。

    “奇奇怪怪的!”

    李欣然大剌剌地没察觉到好姐妹的异样,只当是苏蕊不小心走神而已。以前苏蕊就经常在说话时想着工作上的琐事,这种习惯性的走神倒也帮她掩饰心里的尴尬。

    “睡得还好吧?”

    张文也没看出苏蕊的异常,毕竟苏蕊也不是懵懂的小女孩了,即使慌张但也能掩饰得很好,一闪而过的矛盾马上被她习惯性的浅笑所代替。

    “不错,那叫一个香呀!”

    李欣然狠狠地伸了个懒腰,完美的曲线立刻吸引张文的目光。

    李欣然懒懒地又是喜悦地说:“好久没睡得那么好了,头一倒像死了一样,连半夜诈尸的情况都没有,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被火化了。”

    张文已经习惯李欣然直爽的性格,心里也暗暗高兴透过昨天的玩乐和这两位大神的关系亲近不少,接着转头看向苏蕊,关切地问:“苏姐呢,睡那么晚不会是因为昨晚没睡好吧?”

    虽然李欣然形容得很离谱,但细想一下倒也是贴切,确实两人也挺多年没睡得那么香了,只是苏蕊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被这小男孩一看,总有种心里发暖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他深邃的眼神总是让人迷糊得失神,还是因为他的笑容总是那么地亲切真诚,看惯了官场上皮笑肉不笑的虚伪,这时候一个真诚的微笑对自己来说特别地有吸引力。

    虽然恍惚了一下,不过苏蕊还是马上盈盈地一笑,点了点头,有几分不好意思地说:“那倒不会,和欣然说的一样睡得很舒服。就是太舒服了才会睡过头,我好几年没睡过懒觉了,这还真有点不习惯。”

    “呵呵!”

    李欣然一向不是安静的人,立刻嘁嘁喳喳地说:“不过小文呀,说真的你们这里的环境真不错,空气又好而且还安静,这几年我们都有点失眠,难得有睡得那么沉的时候,我都有点舍不得走了。”

    苏蕊知道李欣然的性格很豪爽,生怕她一高兴连两人的三围都会报出来,赶紧按着她的手没好气地说:“得了吧你,我看你是昨天吃撑了。人家这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想在这里买几块地种田呀?”

    “似乎也不错!”

    李欣然顽皮地吐了吐舌头,不过马上又是一副深恨痛绝的样子抱怨起来:“要是能开车来的话就好了,看这路程应该不算太远,但这路哪叫路呀,别说开汽车了,估计骑摩托车都会颠死了。”

    李欣然越说越起劲,马上把矛头指向苏蕊,没好气地说:“你这县长是怎么当的,还摘什么贫困县的帽子,连路都没修好,谈何民生?要致富先修路你不懂吗?你那么多年的书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路呀?就这样的破路……”

    被李欣然嘁嘁喳喳地一顿狂轰乱炸,别说苏蕊有些回不过神来,就连张文都有点错愕,这李欣然倒真是什么都敢说呀,而且她和苏蕊在一起也没什么避讳的话题。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苏蕊真的肯下力气狠狠抓路路通的工程,这边的交通一好,自己也有好处,不说做起生意时方便许多,以后也不用每次出门都在海上颠簸那么久。想到晕船时的痛苦滋味,张文现在还有种想吐的冲动。

    李欣然和苏蕊吵闹了几句,说的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张文一直在旁边微笑地看着,既不支持谁也不发表看法。其实这样更好,只要她们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地嬉闹,起码证明在关系上已经不是需要客套的陌生人,以后办起事或联络起来也更方便一些。总的来说,是朋友的话,说话、办事都会比陌生人容易许多。

    “饭来了!”

    秀秀忙了一会儿就端了个托盘走过来,张文一看秀秀的小脸累得有了一些汗珠,赶紧上前帮忙,帮她将盘子里的小菜一碟一碟地放到桌上。

    苏蕊看着张文两人恩爱的样子,张文悄悄地为秀秀擦去脸上汗珠时的怜爱,虽然秀秀只是羞答答地报以娇羞的一笑,表情却尽是幸福的陶醉。这种淡淡的甜蜜和彼此之间的你侬我侬让苏蕊心里有点不好受?即使是李欣然大剌剌的个性,一看到这甜蜜的一幕,再想起自身的情况,心情也是有一点低落。

    “不好意思!”

    张文也意识到这样有些不好,赶紧朝她们歉意地笑了笑。这两妞都是守活寡的命,这样明目张胆地刺激她们确实很缺德。

    “恩爱的小夫妻呀!”

    李欣然伸了个懒腰,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明显感觉得出她有些郁闷,不过她的话还算友善,起码还没被刺激到歇斯底里的地步。

    苏蕊倒是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郁闷着自己到底是在吃醋还是在羡慕,只是给了秀秀一个浅浅的微笑后就没说话了,似乎心里有很多想法一样,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隐隐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来这小小的渔村。

    简单的日子、淳朴的乐趣似乎有点解放苏蕊压抑得有些发疯的生活,不幸的生活一直用繁忙的工作来发泄其所带来的压力,这似乎已经是最好的方式了,对于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家族来说,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但现在枯燥的内心却起了一丝涟漪,荡漾不大却让自己彻底地乱了,乱得让人在心动之余有些烦躁。

    张文怕她们多想,赶紧转身和秀秀一起忙着,端来的菜摆了满满一桌。

    李欣然一看不由得嘟起了嘴,略带玩笑地调侃道:“不是吧,张文,你又拿这些东西来喂我们,真把我们当成吃饲料的呀?每顿都是用粗粮伺候,有没有必要那么省呀?”

    只见桌上摆的依旧是各类的咸菜,大多都是腌制的野菜和鲜蔬,不过和昨晚比起来也不是一成不变,两、三颗油光饱满的咸鸭蛋,一盘喷着热气的苦瓜炒土鸡蛋,一样的粗茶淡饭,不过看起来还是让人那么地有食欲。

    苏蕊一看顿时就很有食欲,尤其是那油汪汪的苦瓜炒土鸡蛋,虽然看起来很油,但却不会给人油腻的感觉,那几碟咸菜更是不错,在简单之中又充满绿色的诱惑,甚至一些都是自己叫不上名的野菜,这种简单的食物恐怕在城里想看都看不到。

    “姑奶奶我要吃肉!”

    李欣然没好气地白了张文一眼,这副闹脾气的样子,真有点小丹成年版的味道了,不过话里也全是开玩笑的味道,看得出来她还是很喜欢这种粗茶淡饭。

    “挺好的!”

    苏蕊现在也不客气了,夹起一颗橄榄轻轻地咬了一下,甘草水泡过的清甜和橄榄本身的香气混在一起,确实充满天然的芬芳,自然的气息让人不由得眼睛一亮。

    “有肉、有肉!”

    秀秀这时候匆匆地跑过来,手里端着一盘刚炒好的鸡肉,散发着腾腾的热气和清甜的香气,似乎是以为李欣然真因为这清淡的饭菜而生气T,秀美的小脸紧张得满是着急的红晕。

    “然姐和你开玩笑的。”

    张文见秀秀小跑得都有些踉跄,脸上更是有着着急万分的拘谨,赶紧接过她手里的鸡肉放到桌上,一边擦去她紧张的汗珠,一边温柔地说:“别那么着急,人家就是逗着玩的。”

    “秀秀!”

    李欣然看着秀秀紧张的态度觉得很好玩,喊她的时候,脸上严肃得吓死人,见小姑娘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马上开心地一笑,有几分调戏地说:

    “你太可爱了,连我看了都想抱你亲上几口。”

    “谢谢然姐……”

    秀秀顿时满脸羞红,难为情地低下头,更是一副我见犹怜的动人模样,为三人摆好碗筷后转身就走了:“你们先吃吧,我还有活没干完呢!”

    “坐下一起吃吧,这大热天的,别那么忙了!”

    苏蕊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忙了大半天招待自己,却一口饭都不吃就要走,赶紧出言挽留。

    “不了,真有事,你们吃吧!”

    秀秀一边客气地摇着头,一边像逃似地走了。

    虽说这孩子挺讨人喜欢,但怕见生人这毛病也是让人有点头疼。

    “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李欣然见秀秀小跑着消失了,立刻有些郁闷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只不过随口调戏一句而已,这丫头有必要怕成这样吗?姑奶奶难道长得比色狼还猥琐?

    “不好意思了!”

    张文歉意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但语气却满是怜爱地说:

    “我这表妹一向怕生,见了陌生人说不上两句话就脸红,倒不是因为你的关系,她的性子就这样。”

    张文也是有点无奈,秀秀的性格就是这样,在这现实的社会来说绝对是人间极品,虽说有时候确实让人头疼,不过这也是她可爱的地方,张文不想刻意地去改变她,能做的自然是好好地疼爱这个体贴的小妻子,让她的羞怯在自己的怀里变成最美妙的柔情。

    “珍稀动物呀!”

    李欣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俏皮地笑了笑,舔着性感的嘴唇,笑咪咪地说:“这小姑娘真是人间极品啊,这样羞怯的小丫头用来调戏,绝对是人生一大乐事。”

    李欣然舔嘴唇的模样,性感中带着几分狂野,尤其是红润的小舌头微微地伸出,更是让人有品尝一下的冲动,张文看得不禁愣了神,脑子不由得幻想起这尤物跪在胯下为自己**的画面,感觉命根子隐隐地有点硬了,但马上又想起她的家世,立刻强迫自己别想那么多了!

    而李欣然这下流又搞怪的动作逗得苏蕊咯咯地笑起来,马上调侃道:“你不会想抢小文的老婆吧?这可是不道德的行为。”

    “不道德的事,往往都很刺激!”

    李欣然马上拍了拍苏蕊的肩膀,摆出一副“你很有前途,你是我的知己”的感动模样。

    张文有些无语了,这妞字字都是真理呀。确实按自己现在的生活来看,越没道德的事越是刺激!不过这也没有必要说出口,陈君维那家伙同性恋的毛病,不会传染到她身上吧?想想李欣然那狂野大胆的作风,再联想她对丹丹那有些过分的亲密和疼爱,张文还真有点怀疑她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了。

    “张文!”

    苏蕊似乎觉得在异性面前这样随意地嬉闹有点不好,马上朝张文浅笑着说:“今天的午饭,你不介绍一下吗?我倒想知道你又用什么东西来搪塞我们。”

    “就是!”

    李欣然一副张文是铁公鸡的样子,瞪了他一眼,不过夹起鸡肉一吃却不由得眼睛一亮。肉质细软绵嫩,在鲜嫩中却又不失韧性,轻轻地一咬就能体会到肉质的弹性,异常爽口,一口咬下去那鲜嫩的肉汁就迸发出来,顿时满口芳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你先试试!”

    张文见李欣然面露满意之色,朝苏蕊招了招手。

    苏蕊见李欣然的表情那么夸张,也是半信半疑地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口中,动作很缓慢显得特别地优雅,让人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大户人家出身的气质,尤其是朱唇微启时那一刻淡淡的性感,比起李欣然的狂野更是在温婉中多了一种很浓郁的诱惑。

    苏蕊仔细地品尝嘴里的鲜肉,放下筷子时露出满意的微笑,赞许地点了点头说:“很好吃,不仅肉质的口感好得吓人,而且味道也特别清香,有一种类似鱼肉的鲜嫩,但又不失瘦肉的弹性,很独特。”

    “我们吃吧!”

    张文顿时松了一口大气,一边招呼她们别客气,一边也挨不住饥饿,开始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虽说李欣然还在开玩笑似地抱怨着,不过可以看出她和苏蕊吃得很开心。除了下粥的小菜十分可口外,各种粗粮熬制出来的杂粮粥也很有卖点,虽说没有精粮那种四溢的香味,但混杂着地里田间最自然的气息,自然也让两个美人吃得胃口大开。

    苏蕊的吃相端庄,但夹菜的速度也不慢?李欣然则是有几分小丹那种埋头苦干的感觉,虽说形象上没小萝莉那么地狼狈,不过吃相上和她漂亮的外形完全不匹配,似乎是很久没碰上让她胃口大开的菜,所以吃起来也是津津有味。

    张文一边吃着,一边为她们介绍这些菜的制作方法,等到大家都吃饱的时候,一盘青笋炒鸡肉也只剩盘子了,鲜嫩的鸡肉被两个大美人扫荡一空,这也是张文最想看到的结果。

    “好饱哦!”

    李欣然一边拍着肚子,一边夸张地说:“再这么吃下去,姑奶奶性感的身材就没了,到时候我找谁说理去呀?”

    “很好吃!”

    苏蕊吃完后淡淡地一笑,用纸擦着嘴巴的动作缓慢又充满气质,不过她也察觉到张文对这鸡肉的在意,马上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不过这是什么鸡?印象中现在肉质这么好的已经很少见了。”

    张文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眼见李欣然两人似乎也不急着走,马上殷勤地说:

    “现在刚好太阳也不太毒辣了,吃饱了走一下也不错,我在这边还有养殖场,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养猪的?”

    李欣然一听先是兴趣满满,但马上又摇着头说:“算了吧,味道肯定很臭。我才刚吃饱可不想倒胃口,一会儿全吐出来怎么办!”

    “不是,是养鸡的!”

    张文语气里难掩一丝得意,笑咪咪地说:“你们吃的鸡肉就是我养的,两位大驾光临,顺道去看看也好。”

    “这样呀!”

    李欣然犹豫了一下,朝苏蕊问道:“去不去呀?”

    苏蕊本来没什么兴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根本拒绝不了这男孩温柔的问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可以,最近县里也想发展农业经济,有好的项目考察一下也不错,顺便看看会不会找到致富的新门路。如果有新的养殖项目,也能提供不少参考的地方!”

    虽然苏蕊的话说得很官方,不过只要她同意了就行。张文也知道现在农业的扶植政策很多,一听她的话心里早就有了喜意。宰杀的这只鸡其实是厂里的种鸡,小鸡雏还出不了栏,哪有肉吃呀?虽说杀了一只种鸡有点心疼,不过只要她们有兴趣去看看的话,比什么都强。

    家里离养殖场还有段距离,好在家里为了方便的关系,新买了两辆摩托车,张少琳骑了一辆出去,还剩下一辆。不过一辆摩托车上挤三个人,张文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也有点太怠慢人家了。

    谁知道李欣然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吵嚷着要骑挂档的大太子,张文也没多说什么,就把钥匙给她。

    李欣然明显很喜欢骑这种车的感觉,一上车就轰起油门,嗡嗡的声音和满脸的兴奋让苏蕊都有些害怕了。

    张文和秀秀说了一会儿话后,这才锁好门骑上摩托车。

    李欣然这会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想逛一下这郁郁葱葱的乡间,一直在旁边不停地催促着;苏蕊倒真是打从心里害怕坐李欣然的车,不过坐张文的车也有点不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抱着冒险的精神上了李欣然的车。

    两辆摩托车行驶在乡里细小的道路上,但刚一上路张文就傻了眼,李欣然竟然骑了不到一百公里就挂上五档,这可是湿滑的土路,不是宽敞的水泥大路呀!

    虽说没什么人,但骑这么快也十分地危险,见苏蕊已经被吓得惊叫几声。

    张文一看赶忙追了上去,心里暗骂:你又不认识路,有必要骑这么快吗?但到李欣然开军车时那种洒脱的样子,浑身又不禁冒起冷汗,这娘儿们绝对是剽悍型,如果不管着点的话,她肯定敢在这小路上把时速飘到一百公里。

    张文越想心越惊,赶紧也催了油门追向她们。

    第二章 诡异的关系

    一路上,苏蕊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看样子大多都是来请示工作的人,而她说话的时候明显有点不乐意,似乎是刚从轻松的环境转换出来而有点烦躁,偶尔也会露出强势的一面把手下的人训斥一顿。这时难得有清静的机会,但一通接一通的电话还是让人感觉很郁闷。

    李欣然倒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反正这些事都与她无关,哼着小曲惬意地享受着乡间小路独特的风光,虽然并不是特别美丽,但也有一种让人容易发懒的轻松。

    整个下午的时间,响个不停的电话烦得苏蕊最后都快骂人了,最后直接把手机关了才总算清静。李欣然的悠闲在她看来更是无比羡慕,不过张文也明显注意到,初次接触时觉得这位女县长是个温文优雅的人,但在工作中她也有风行雷厉的一面。

    张文带着李欣然两人参观自己的两个养殖场,轻松的语调像是在给朋友介绍自己的新家一样。对于好奇的工人都只说是带两个朋友来看看而已,而陈桂香则一直没有露面,照她的说法就是乡下人什么都不懂,不想丢了儿子的脸,这种小心翼翼的态度让张文感动备至又有点哭笑不得。

    似乎在陈桂香的影响下,家里的女人们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甚至和李欣然最玩得来的小丹都被禁足了,穷困潦倒的五挂村一向没有多少外人会来,更别提是当大官的,所以这次苏蕊过来,大家都紧张得有点过头了,尤其是陈桂香那唯唯诺诺的态度更是让张文觉得得找个时间和她好好沟通一下。

    张文和苏蕊的谈话还是像跟朋友聊天一样地随意,虽说也会提一点点自己的困难,不过也不会说得那么明显,一般都是带上几句玩笑话一闪而过,没有半点哭穷或喊惨的感觉,甚至轻松得就像是在谈论别人的事一样。

    苏蕊也是一路走一路问,脸上一直挂着亲和的微笑,似乎是面对奉承多了,对源源不断的巴结也烦了,因此张文偶尔调侃似的话让她感到很轻松,完全看不出她刚才严肃的一面,说是在考察,更像是在朋友家作客一样。

    苏蕊看的时候还偶尔点着头,似乎是在考虑怎么样发展四清这带偏僻的地方,虽说路程并不长,但偶尔看到的一些破落场景和简陋土屋都让她觉得怵目惊心,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生活在这美丽的山水里的人,会那么地贫困。

    李欣然虽然大剌剌的,不过也注意到这些细节。即使这里的风景再美丽,但在林间地里的破木屋,都会让她觉得这不应该出现在这动人的山水间0苏蕊偶尔认真的沉吟时,那种很自然的魅力都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秀美的脸庞和闪动的眼阵给人一种睿智的感觉,尤其在这座小村里更显得鹤立鸡群!

    毕竟这儿的女人再漂亮也很少有她们这种大家闺秀的气质,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气势,更显示了她的教养和不属于这里的优雅。

    尽管张文把话说得很低调,但两个这么漂亮的城里女人还是让村里的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两个女人来这穷困潦倒的村子干什么,这些指指点点似乎让苏葱有些不悦,偶尔会微微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

    相比之下,李欣然就轻松多了,反正她是无事一身轻的闲人,纯粹就是来玩的。本来就性格开朗,所以对什么都感兴趣,在她的眼里,很多乡下寻常的东西都变得很新鲜,就连看见鸡、鸭都会显得很兴奋。没一会儿跑去和摸泥巴的小孩玩几下,过一会儿又被小女孩们的橡皮筋弄得蠢蠢欲动,看她欢快的模样俨然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整个下午,李欣然就只顾着玩,而且玩得都快疯了。苏蕊似乎习惯她这疯疯癫癫的样子,连管都不管就随她去了,而是一直在和张文聊着天,打听着这边的情况。

    张文看着觉得有点纳闷,这两人的性格差距那么大,怎么还能相处得那么好?

    苏蕊是那种端庄安静、少言而又聪慧的现代女性,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很沉稳;而这李欣然完全就是小丹的复制版,让人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只发育身材而没发育智商,精力充沛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苏蕊似乎对新兴的农业有所兴趣,虽然看似轻松地提问,不过话题还是围绕着四清县的现状,一路上都在认真地询问这一带的情况,经济、人口和收入的问题。张文也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苏蕊,虽说没把这儿的贫穷说得惨绝人寰,不过含蓄的话里大概也让苏蕊懂得这个地方的问题和目前不太乐观的情况。

    虽说四清县马上要大开发了,闲置的沙石地和大片的空地会借着各种项目的落实而实现一个质的飞跃,但那都是靠近市里一带的村子才能沾上这个光,临近五挂村这一片的连绵山区却没得到半点的实惠,因为谁都不会选择一个交通落后的地方来投资。按目前的情况和项目的定向来看,即使四清县会在经济上有个大跃进,也和这贫穷的大山不会有什么关系。

    张文这个局外人都看得明白,苏蕊这个掌权者当然更清楚了。这样的情况虽然没什么大不了,但谁都不想在自己的管理下,会有这么一个盲点成为政绩的缺失,所以看得出苏蕊也是有点头疼这贫穷的大山一带。

    张文敏锐地捕捉到苏蕊眼里的这一丝愁绪,也看出在这闷热的天气下,她已经有点疲累了,索性便找了处树荫搬来桌椅,陪着她好好地聊一顿。不过大多时间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稍稍地提一下农业发展的可能性,说是建议,还不如说是很隐晦的暗示。

    张文和苏蕊一直聊到傍晚,虽然看似话题不多,但却聊得都忘了时间,尤其李欣然活力充沛地自己找乐子去了没来打扰,更是让张文可以按计划把苏蕊的注意力引向农业这方面;而苏蕊似乎也有这方面的想法,有时候听着张文的话也会赞同地点着头。

    本来张文还想挽留李欣然两人吃饭,毕竟多接触一下更能自己未来要依仗的女强人的性格和喜好。不过苏蕊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说自己的事情耽误很多,坚决要回县里;李欣然虽然还没玩够,不过也只能乖乖地跟苏蕊回去,毕竟玩得再开心,到底还是在别人家作客,打扰太久也不好。

    李欣然两人来时坐的车子已经开回去了,想想那一段颠簸得要死的路程,两女都一脸的苦笑,似乎谁都不愿意再受那种难受到极点的折磨,最后在张文的建议下,还是决定坐陈伯的小船去码头,再打电话叫司机来接。虽然也麻烦,不过这让一向好动的李欣然举起双手同意,毕竟在日近黄昏的时候,坐着小船摇曳在海浪上,对她来说倒也算是一件好玩的事。

    照理说张文应该送李欣然两人,但张文因为已经晕船得难受到恐惧搭船了,因此话到了嘴边还真说不出口;而张少琳一看弟弟为难的样子,立刻自告奋勇地要送李欣然两人回去,不过苏蕊还是婉言谢绝,似乎她不需要太多的客套,对于这次殷勤的招待也礼貌性地有些不好意思。

    “苏姐,慢走!”

    张文一直送苏蕊两人来到岸边,温和地笑了笑后和苏蕊握了握手,轻声地说:“欢迎下次再来,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好招待,不过想要度假的话,算是个不错的地方!”

    “这次麻烦你了。”

    苏蕊的话很客气,不过听得出她很满意这次的渔村之行,给了张文一个嫣然的浅笑后,徐徐地说:“这两天我过得很开心,虽然想说点谢谢之类的话,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

    “你俩别总那么客套了!”

    李欣然一想到要坐船出海,都心痒得不行了,一下子就跳上船头,还在不停地催促着:“又不是生离死别,搞得那么严肃干什么?”

    李欣然的活泼和直爽的话,总是让人心情自然地舒畅起来,张文和苏蕊相视一笑后有默契地没再客套了。

    苏蕊临走的时候邀请张文没事时,可以去县里找她,似乎除了李欣然这个可爱的朋友外,她在这也需要几个可以轻松谈话的朋友。

    张文一直挥手目送着她们远去,等到小船慢慢地变成一个黑点时,?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