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苏蕊临走的时候邀请张文没事时,可以去县里找她,似乎除了李欣然这个可爱的朋友外,她在这也需要几个可以轻松谈话的朋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张文一直挥手目送着她们远去,等到小船慢慢地变成一个黑点时,才牵起一直在旁温柔等待的秀秀,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凝视后,迎着美丽的晚霞在沙滩上慢慢地留下并排的脚印。

    小船缓缓地驶离小沙滩,美丽的风景就像是图画一样让人陶醉,漫天的晚霞仿佛是儿时香甜的麦芽糖一样,把金黄色的光辉映照在海面上,金灿灿的一片显得格外迷人,清凉的海风扑面,带着大海的气息更是让人心醉神往。

    浅蓝色的海水透着让人难以想象的清澈,海风一吹就能让人闻到大海淡淡的气息。船在水面上行进着,船后荡起一圈圈美丽的水波,显得那么地柔和、那么地美,美得让人都不禁感慨万分!

    陈伯沧桑的脸上除了岁月的痕迹外,更有一种清闲随意的自在。

    小船、海水、和蔼的老人,组成了一幅平淡而又异常动人的图画。

    李欣然蹲在船尾,看着渐渐远去的小渔村和挥手的人群,眼里有几分呆滞,完美的容颜上尽是不舍的眷恋。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天时间,但她似乎很喜欢这种淳朴而又简单的生活,比起钢筋水泥建筑的牢笼、纸醉金迷堆建出那所谓的文明,这儿的一切才能带给人心里上的快乐。

    即使城里的事物日新月异,越来越多的娱乐场所和消遣项目,虽看似繁华但总给人一种空虚的感觉;而烤地瓜、抓泥鳅的小游戏却更能给人灵魂上的快乐,这种快乐完全不是冷漠的高科技所能带来的。

    苏蕊坐在船内静静地想着事情,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突然咯咯地笑了出来,娇嫩的声音让人一听就不禁被她吸引,李欣然似乎是感觉到她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不禁好奇地问:“蕊姐,你在笑什么呢?”

    苏蕊挽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本就美丽的容颜,在晚霞的光芒下更是美得让人窒息,温婉地笑了笑,简直像是个在窃喜的少女,有些调侃着说:“我是感觉呀,张文这小家伙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和你说话时老是安静地笑着,似乎没太多的想法,但还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是头成了精的小狐狸。”

    “哦,你还有这感慨呀!”

    李欣然笑咪咪地坐到苏蕊的隔壁,亲热地挽住她的胳膊,用调戏的语气说:“不过蕊姐呀,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觉悟?我看你们说话时一直客客气气的,还以为很融洽呢,原来是老奸的碰上巨猾的,各怀鬼胎呀!”

    “会不会说话啊!”

    苏蕊妩媚地白了李欣然一眼后也是有几分的思绪,若有所思地说:“我刚才细想了一下,这小子说话时总是温温和和,似乎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也没半点阿谀奉承的意思,不过在不知不觉间却把他想说的话全告诉你了,而且还说得滴水不漏,像是平常在开玩笑一样,那种语调和态度不会让你察觉出其实他说的话是带有目的的。”

    “哦,还有这样的事?”

    李欣然有些不相信地看着苏蕊,满脸疑惑地问:“你还有这感觉呀?我只觉得这家伙的成熟和年纪不太吻合而已,看你们似乎聊得很开心,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狡猾到了这种程度。”

    “确实!”

    苏蕊赞同地点了点头,笑咪咪地说:“不过他的成熟和聪明不惹人讨厌,起码他没有自以为是,也不像其他人一样低三下四的。我还是想夸一下他说话时的进退有度,感觉上这样的人其实混官场更好,以他对说话、办事的尺度掌握,只要有个人稍微拉他一下,以后他肯定会平步青云。”

    “你对他评价那么高呀!”

    李欣然突然狡黠地笑了笑,一把搂过苏蕊的脖子,看着她脸上开心的微笑和淡淡的红晕,用很猥琐的语气问道:“好像还没见你夸过男人呀,怎么?我们蕊姐春心大动了?是不是看人家青春年少,想来个红杏出墙,玩一下老牛吃乡下嫩草的滋味呀?”

    “去你的,都没有个正经!”

    苏蕊一下子慌了起来,隐隐有种心事被戳穿后的尴尬。不过以她的聪慧自然是不显山,不露水,不会被人察觉,因为往日里两人之间的这种打闹和调侃也不少。

    “正经呀!正经呀!”

    李欣然嘟了嘟嘴,突然有些歇斯底里地喊道:“要正经干嘛?我还想在那边玩两天,回去好无聊呀!”

    “谁理你呀,我自己破事一大堆。”

    苏蕊瞪了李欣然一眼,没好气地说:“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地瞎混,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找个单位混着不好吗?在省城什么吃的玩的没有,非得跑来这缠着我。”

    “嘻嘻,因为人家发自肺腑地爱你嘛!”

    李欣然做了一个情深意重的表情,捧着苏蕊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

    “滚蛋!”

    苏蕊立刻笑骂了一句,两人间这样的行为倒也不少,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亲一个不够吗?”

    李欣然嘿嘿地舔着性感的嘴唇,一边用手作势要去抓她的胸部,一边用下流的语气淫笑着说:“现在的人好开放哦,难道你希望以身相许?”

    “给我去死!”

    苏蕊没好气地白了李欣然一眼,不过马上又和她嬉闹在一起。

    两个美人的欢声笑语顿时在海面上荡漾开来,此刻的苏蕊开心得娇笑连连,如果被县里的官员看到那风行雷厉的女强人还有如此娇媚的一面,恐怕他们都会当场被吓死。

    小船在天黑的时候才慢慢地靠在渔港的码头上,陈伯忙前忙后地把绳子拴好后,两个美人才亲密地依偎着走出来,明显闹了那么久也有点累了,这时两人整理了刚嬉闹时弄乱的衣装,安静了下来,或许是环境的转变会改变人的心态,这时候她们已经没有刚才那种轻松和随意的感觉。

    “苏县长!”

    司机和秘书赶紧把车开过来,不过后面还跟着几个所谓要请示工作的马屁精,一过来就说着“您辛苦了”之类的奉承话,令苏蕊不由得皱了皱眉,似乎很反感他们这种恶心的巴结,李欣然脸上的鄙视也是一闪而过。

    “谢谢您了,老人家!”

    苏蕊一看陈伯忙前忙后,立刻给他道了声谢,对陈伯说话时脸上礼貌的微笑让那些马屁精都有些嫉妒了。

    “麻烦您了!”

    李欣然虽然大剌剌的,但也是很有礼貌,尤其是陈伯那朴实的感觉,就像是书里描绘的渔翁一样,让她觉得倍有亲切感。

    “等等!”

    陈伯一看苏蕊和李欣然要走了,赶紧追上来气喘吁吁地说:“还有东西没拿呢!”

    “东西?”

    苏蕊疑惑地问了一句,和李欣然互看了一眼,都觉得有些奇怪。

    两人随身的东西都带着呀,似乎没有落下的。

    “嗯,是小文要给你们的丨”陈伯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船头的一堆小罐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都是一些咱们乡下的粗菜,罐子多了,我一个人也拿不了。”

    “这样呀!”

    李欣然想起美味的桑梓酒、开胃的咸菜和粗糙中带着芬芳的野菜,马上眉开眼笑地说:“看不出这铁公鸡还有拔毛的时候,我不过随口说说,他就记得了。”

    “你就别老说他是铁公鸡了,我看不出他有你说的那么小气!”

    苏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眼睛只是稍稍地一眯,一群马屁精立刻冲上去搬东西了,这些人察言观色的本领是唯一让人不讨厌的,即使这时候个个西装革履,也不敢去计较罐子上的泥土,一个个把罐子小心翼翼抱在怀里,仿佛抱的不是食物而是祖宗的骨灰一样。

    只见后车箱被装得满满的,苏蕊和李欣然客气地和陈伯告别几句后,就径直地上了车。

    一上车,李欣然就难掩高兴地说:“蕊姐,我觉得那些东西真不错,等回省城的时候,我带一点回去给大家尝尝,尤其是那些野菜,现在城里想吃都找不到!”

    秘书闻言眼睛微微地一眯,司机虽然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苏蕊还是察觉出他们虽然一脸的不在乎,但却是在认真地偷听两人的谈话。这两个人都是下放后,县里安排到自己身边的人,看样子似乎是有人在向他们打听着什么。

    也难怪县里的这些头头们会那么地三八,毕竟眼下苏蕊在这绝对是一言九鼎,后台硬得没人敢在背后搞小动作,但谁心里都清楚,这个县长镀完金后就会高升,到时候一罢手的宝座就是个香饽饽了。这段时间谁要是表现好的话,没准人家临走丢一句话就能让你平步青云,稳稳地成为下一任的掌权者。

    更何况最近有小消息在流传,这个县长的好友也是后台极硬的角色,在背景上也不逊色于她,更有人打听到两人的老公都是省里的实权派人物,如果能在这段期间和她们把关系弄好的话,相信对于以后的仕途也会有极大的帮助。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有人都格外地关注两人的动向,献殷勤的、拍马屁的都得先排着队等机会,可所有人费尽心思地想讨好巴结苏蕊,苏蕊就是油盐不进、水火不侵,对谁都不会太靠近,甚至还有一点疏远。除了工作外,其余的时间几乎全在办公室或家里,而她一低调,其他人自然不敢贸然地前去打扰。

    而李欣然一来则是窝在家里玩电脑,别说和这些人接触了,就连出去玩的次数都有限,而且每次都只和苏蕊结伴,这样一来根本连认识的机会都找不到,你总不能莫名其妙地敲开门去奉承人家吧!太唐突的话,没准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这个主也不太好靠近。

    关键是苏蕊和李欣然来这边后似乎不想交朋处友,除了偶尔买点日常用品外,也很少出门,况且她们出去买点衣服、办点私事总不能死皮赖脸地跟着吧!也看不出她们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一些想采取迂回战术的家伙也倍感无奈。谁都想巴结上点关系,但照这个情况来看几乎是无从下手。

    苏蕊在手下的面前,立刻恢复女强人的作风,感觉在村子时略有迟钝的脑子也活络起来,只是稍稍地一转就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算盘,不由得微微地瞪了李欣然一眼,似乎责怪她话说得太快了。

    李欣然感到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脑袋,不过她虽然大剌剌的,却也不傻,灵敏地察觉到司机一直从后视镜往后看,秘书上车后也没像往日一样喋喋不休地汇报工作,立刻明白苏蕊眼里的意思。

    苏蕊明白自己的情况,眼下不管出门干什么事,都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虽说没有恶意,但被人过分地关注还是有点恼怒,谁不清楚这些人打的是什么心思,只要自己稍微对什么东西表现出兴趣的话,那送礼迎合的人肯定就来一大堆,打从心底来讲,苏蕊有点厌恶这种虚伪。

    这次莫名其妙地出去考察,又莫名其妙地丢下随行的人跑到朋友家,不仅玩了I夜,还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这在头头们的心里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如果说他们不会琢磨点小心思的话才怪。

    苏蕊本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麻烦,隐隐也不愿去打扰到那一片清静的乐土。不过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就算自己想隐瞒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毕竟这些土生土长的地头蛇有的是办法打听。这种小事在他们眼里会变得很复杂,因为他们会尽一切能力找到任何有价值的地方。

    李欣然也明白这些官场上的事,而话说得太快令她有点后悔了,眼含歉意地看了苏蕊一眼。这段时间,李欣然也看过那些巴结的人像苍蝇似地烦人,当然知道苏蕊在担心什么事。

    车内顿时异常地安静,气氛尴尬得有些过头了。苏蕊一直在低头沉吟着,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看着李欣然笑咪咪地问:“对了,小文不是说刘胖子有带茶叶给我,他有没有拿给你呀?”

    “好像,没有吧……”

    李欣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明白为什么苏蕊会主动地提起这些避之唯恐不及的事,甚至直接把张文的名字点出来,难道她就不怕苍蝇们一闻到味道,马上疯狂地凑上来吗?

    “这家伙,真够抠的!”

    苏蕊嫣然地笑了笑,用很随和又显得亲密的语气说:

    “我看他是又想占我便宜了,不过他这次去省城待了那么多天,也不知道那死胖子有没有说我的坏话,他这家伙最喜欢在背后损人了。”

    “他敢,就打死、踢死、揍死、掐死!”

    李欣然做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看着苏蕊竟然把话说得那么亲密,顿时有些想不明白了。她跟张文明明才刚认识不久,为什么她的语气似乎是在说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

    “嗯,下次再去剥削他吧。”

    苏蕊笑了笑没说什么,使了个眼神给李欣然,示意她别问那么多,就马上朝秘书问着县里的一些公务。

    李欣然眼里亮光一闪,也不再说话了,虽然心里多少有点疑惑,不过还是没问出来,她想不明白苏蕊心里在想什么,难道不知道这话一说,那群马屁精就会活跃起来,接着就像苍蝇一样地去烦别人了吗?

    苏蕊谈笑间已经没有刚才的随和,马上恢复领导的派头,面对手下时很自然地就换上居高临下的口吻,不过她也是在疑惑自己刚才的想法,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苏蕊心里清楚地知道,一旦自己有个关系要好的朋友在这里的话,那些头头巴结不了自己就会掉转箭头去巴结他。这对自己虽然是件烦恼的事,但在普通人的身上却是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刚才头疼的时候,突然想起两人交谈的场景,包括张文漫不经心地说着他的困难。

    虽然张文看起来很不在意,也没有求自己办事的意思,但苏蕊清楚地知道,他要真没这个心思也不会把话说出口了,毕竟张文现在还处在创业的初期,各式各样的难题绝对不在少数。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苏蕊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不想让他太累的想法,所以才会落落大方地把和张文的关系说成像老朋友一样,这样一来这些地头蛇肯定会去攀关系、拉家常,圆滑的他们会解决掉很多自己不好出面的问题。

    也就是这样,苏蕊才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正常,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去为别人着想呢?年轻人创业,苦点、累点是正常的,再说了,这社会上有的是更惨的人!可自己干嘛没事去操别人家的心?和这男孩才刚认识不说,而且还非亲非故的不是很熟悉,为什么她会去在意别人的难处呢?

    苏蕊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有些害怕这种很久没有出现过的体贴了。家族的压力、家庭的畸形,一切都已经让她的心变得越来越冷漠了,像刚才那种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这种情况诡异得连苏蕊都不敢去想象原因。

    一路上,苏蕊虽然心事重重,不过在严肃的外表下也没人察觉到。司机将两人送回到宿舍后就着急地走了,看样子虽然淡定,但谁都猜得出他和秘书马上会把听到的话和别人汇报!

    苏蕊看着他们脸上的喜色,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身边跟着这样的人,有时候感觉真不舒服。

    宿舍虽说是八十年代的老建筑了,不过胜就胜在环境很好,清静的起居生活,小区里到处都是盛开的花和参天的大树,光是空气就比起所谓的高级社区强了百倍。

    苏蕊住的是一间两居室,地方不大但收拾得很干净。老房子只是稍微地装修一下,但格局也算不错,简单的家具、家电,半点奢华的影子都没有,擓放得很随性,不过也可以看出主人的品味也不错。

    客厅里除了沙发、电视之类的常见品外,最引人注目的是三面墙上高高的书架。密密麻麻地摆满中外各种领域的书籍,有别于其他人附庸风雅的摆设,这儿的每一本书都显得有些老旧,甚至不少都还夹着翻看到一半的书签,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些知识的源泉并不是用来作为炫耀的摆设,而是作为精神的食粮被主人享用着。

    “累死我了!”

    李欣然一进门就倒在沙发上,懒濑地打了个哈欠后,伸了个懒腰,可惜这时屋内没有别的男人在,否则一看到她S形曲线的美态,肯定会口水直流。

    “你看一会儿电视,我去洗澡。”

    苏蕊明显感觉有些心不在焉,和刚才在车上时的侃侃而谈完全不一样,这会儿秀美的脸上写满了茫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

    “奇奇怪怪的!”

    李欣然不由得嘀咕了一声,总感觉今天这个总是很优雅、沉稳的密友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郁闷了一会儿后突然狡黠地笑了笑,看了看浴室里那道婀娜美妙的倩影缓慢地脱下一件件的衣物,立刻露出有几分下流的淫笑。

    李欣然嘿嘿地一乐,捣着嘴悄悄地走到浴室前,见门并没有关紧,心里也有点纳闷。平常苏蕊会很注意这些小细节,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出现一点失误,哪怕是这种生活中无关紧要的迷糊都不会,今天她到底怎么了?

    “美女,我来啦!”

    李欣然蹑手蹑脚地抓住门把,猛然一把将门拉开后,很大声地喊了一下,用一副好色的表情看着室内让人眼睛一亮的春景。

    温热的水流带着水蒸气从莲蓬头喷洒而下,淋在了一具美妙动人的玉体上,溅起的水花宛如轻盈的雾气一样梦幻,在水蒸气的包围下让这本就美丽的曲线显得更加地诱人。

    此时苏蕊一丝不挂地冲洗着动人的身体,可是只见她的头发全湿了,却没有半点用洗发精清洗过的痕迹,从空洞的眼神来看明显还在想着心事。

    柔顺的黑发被水打湿后,凌乱地贴在白晰无瑕的肌虏上,两者互相蟫映着吏有一种视觉上强烈的美感。胸前一对美丽的**圆润饱满,虽说不是特别吓人的凶器,但胜在形态特别地美丽,看起来格外地有弹性。小小的**红中带粉,嫩得就像是二八年华的少女一样,乳晕也不大,搭配起来更是完美。

    平坦的小腹看不到半点的赘肉,匀称的美腿又长又细特别地迷人,再加上圆润的臀部挺翘得让人目瞪口呆,明显可以看出她是个喜爱运动的人,身材既有成熟女人的丰腴和魅力,又不失少女那种娇美和弹性的视觉冲击,美妙的曲线虽然找不出哪里有特别突出的惊艳,但也让人看不出有任何瑕疵。

    “呃?”

    苏蕊从茫然中稍稍地一回神,或许也是习惯李欣然这喜欢玩闹的作风,看了她一眼后又是有些木讷地“嗯”了一声。

    “你丢魂啦?”

    李欣然觉得有些郁闷,不过眼见密友动人的身体还是玩兴大起,用一副好色到极点的表情,笑咪咪地说:“小蕊蕊,我来伺候你洗澡好不好?”

    “随便你!”

    苏蕊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都想挖开脑袋看看自己在迷糊什么,为什么一直安静的心现在感觉很不安分?似乎总有什么东西在惦记着,但又不知道自己在惦记什么。

    “美人,我来了!”

    李欣然色色地一笑,马上不客气地脱掉身上的衣服,在一片白色的晃动下,没一会儿她也一丝不挂了,狂野性感的身材让即使心不在焉的苏蕊都不禁看得有些恍神,不由得感慨眼前这个尤物真是性感得男女通杀了。

    和苏蕊身材的匀称以及气质高雅不同,李欣然的身材高挑而又特别地妖娆,几乎每一寸肌肤都在散发着让人心跳加快的诱惑。C罩杯的**又大又圆,但却连一点下垂的迹象都没有,宛如两颗粉嫩的水蜜桃一样挺翘,蛮蛇小腰虽说纤细但又有一种动感的结实,美臀也因为运动的关系,又翘又实充满了弹性,形状漂亮得像是满月一样。

    每一个部位都显示出一种完美的动感,不管是**的尺寸还是臀部的形状都十分标致。肌肤也是吹弹可破的细腻,从比例上就能一眼看出她是个特别喜欢运动的人,浑身上下丝毫没有半点赘肉,劲爆的身材给人的感觉是又结实又充满了狂野的诱惑。

    即使是是身为女人的苏蕊,这时也不由得有些嫉妒,她羡慕地说:“你的身材越来越好了,好像胸部又大了一些。”

    “嘿嘿,谁知道呢?”

    李欣然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若无其事地揉了揉一对能让男人发疯的美乳,看着**晃动反而有些不乐意地说:“鬼知道它会长这么大,害我每次去跑步还是出去玩,都觉得负担很重。”

    苏蕊一听不由得咯咯地笑了起来,这个像妹妹的密友还真是很有意思。别的女人谁不希望自己的身材是让男人疯狂的魔鬼曲线?最好再来个人间凶器更是完美,可她一嫌自己个子太高挑,二嫌**太大,这要是被身材不好的女人听到,估计会恨得想把她大卸八块。

    “我帮你抹沐浴露!”

    李欣然色眯眯地一笑,手里接了一些润滑的沐浴露就要去摸苏蕊的**,此时她还是这么地活泼,活泼得能让人也跟着放松下来。

    “谁要呀,你老是乱摸!”

    苏蕊嘻笑着躲开了,这会儿和她一闹,倒没那么烦躁了。

    “没事啦!”

    李欣然一边说着,一边贴到苏蕊身边,双手迫不及待地摸到她的**上。弹性十足的**让李欣然爱不释手地捏了几下,本就滑嫩的肌肤碰上沐浴露后更是光滑,滑得就像是最上等的丝绸。

    “好漂亮哦!”

    李欣然玩着苏蕊的一对**,不由得感慨着手上传来的丰满和弹性,摸了几下后语气突然温柔,轻声地说:“蕊姐,我好久没和你一起洗了吧!”

    “嗯……”

    苏蕊也不再和李欣然闹了,任由李欣然殷勤地把自己的身子摸了个遍,涂抹上带着香气的沐浴露。即使是女孩子的手在抚摸,不过也让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呼吸间的节奏开始有些发乱,娇俏的容颜慢慢地爬上一抹动人的红晕。

    李欣然像是在爱护一件宝贝一样,仔细地清洗着苏蕊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冲去泡沫后让苏蕊坐在一张小凳子上,自己跪在她身后为她清洗着一头美丽的长发,一边洗,一边啧啧地赞叹着:“蕊姐,你的头发真漂亮,长了以后可以弄好多的发型。”

    “是吗,我没什么感觉呀。”

    苏蕊一副很自然的样子,似乎也习惯这种亲密得有些暧昧的动作,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

    两人毫不避讳地将身体洗完后,苏蕊在擦头发时,李欣然已经穿上一套性感的蕾丝内衣,正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美丽的身材。。苏蕊一看不由得调侃地说:“好了你,就算身材好也别在我面前炫耀了!”

    “嫉妒了!”

    李欣然咯咯地乐了起来,看着苏蕊的眼神不再调皮,反而变得温柔。虽说她的身材很劲爆、性感,但苏蕊标准的比例也是美得让人挑不出缺点。

    舒服的一个热水澡,享受着沐浴过后的清爽,再配上两杯无比清凉的果汁,生活就变得轻松而又无比舒服。

    不过两间房里,一间是苏蕊的书房兼办公的地方,这几天两人都挤在同一张床上睡觉,这会儿两人也累了,没精神看电视,刚洗完澡就早早地进了房间。

    房内的装饰很符合苏蕊沉稳娴静的性格,淡蓝色的主色调显得十分地安宁。

    只不过房里的洋娃娃、卡通类的一些摆设让人有些侧目,一点端庄高贵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像是个怀春少女。可爱、简单是这间房间主要的风格,一点都看不出身为一个掌权者该有的严肃,也没半点衬托品味的摆设。

    拉上了窗帘,打开了空调,将房间的灯光调成很温馨的淡蓝色,一切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这时候李欣然已经大剌剌地倒在柔软的床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后,禁不住好奇地问:“蕊姐,你刚才干嘛要当着秘书的面提起张文这小子呀,难道你不知道这样苍蝇就会开始去烦他吗?”

    苏蕊正忙着查看电话留言,这会儿一听李欣然漫不经心的话,顿时浑身像触电般地颤了一下,但短暂的不自然只是一闪而过,马上她又恢复正常,眼珠子一转,用略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