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目诒?br />

    秀秀一看眼前那吓人的阳物靠近,自然知道爱人想干什么,脸上带着满足的红晕,缓缓地闭上水灵的眼眸,小嘴微微地张开,等待着爱人尽情地宣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张文一看更是兴奋,没等将**送进秀秀的小嘴里,就已经忍不住。浑身一个痉挛,一股精液立刻从马眼里射出来,喷到她清纯动人的小脸上。

    连射了两股精液后,张文赶忙把**插进秀秀的小嘴里,秀秀虽然闭着眼睛也用小手抓住枪身,快速地套弄起来,体贴的小动作让张文舒服得直哼,黏稠而火热的精液也毫不保留地爆发在秀秀的小嘴里。

    秀秀套弄了好一会儿,确定一点精液都没有时,这才用小舌头将命根子舔了个遍。当她羞涩地睁开眼睛时,摸了摸脸上温热的精液,有些撒娇地喷怪道:“怎么那么多呀,弄得人家满i都是……”

    “没事,一会儿洗洗就好了!”

    张文无力地喘息了一声,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这次的发射实在太舒服了,量确实也有点多,但总不能告诉她这是抱你妈睡了一下午愁出来的吧!

    秀秀咽下嘴里的精液,但脸上和嘴边还有不少,清纯唯美的俏脸此时红扑扑的本就诱人,嗔怪时那种无辜的委屈更是让人兽性大发。看着这可爱的美少女脸上布满自己的精液,张文内心顿时产生强烈的快感。

    虽然感觉很刺激,不过时间过得太久了,再不回去的话会有人起疑。两人也顾不得这时还有点狼狈,赶忙穿好各自的衣服走出来。

    “讨厌……”

    秀秀妩媚地瞪了张文一眼,见外面没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跑到洗手台,清洗着脸上的精液。

    “嘿嘿……”

    张文色笑着,走上前摸着秀秀那浑圆结实的嫩臀,色眯眯地说:“秀秀,你的屁股好象大了哦!”

    “哪有呀……”

    秀秀羞怯地白了张文一眼,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对了!表哥,刚才你怎么不射里面呀?非要搞得我一脸都是。”

    “我喜欢嘛!”

    张文当然明白秀秀想问什么,秀秀虽然腼腆但在自己的教导下也懂得很多的生理知识。这时候总不能说你妈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处理好,我还没当爹的心理准备吧?

    “色狼……”

    秀秀嗲嗲地嗔怪了一声,虽然脸上的幽怨一闪而过,不过还是温顺得不想让爱人看出来。

    梳洗完的秀秀害怕被人看到,于是张文探头探脑地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人的时候她才肯出来,她的小脸布满害羞的红晕,看起来很清纯,想到她脸上布满精液的样子,张文又有点心痒了。

    张文和秀秀卿卿我我了一会儿,走到包厢门前的时候,两人这才正了正色。

    秀秀害怕被人看出端倪来,连续好几次的深呼吸,让脸上的红晕消退一些后,这才敢让张文开门!

    出去半个小时左右,张文把理由都编好了。他笑呵呵地将门推开的时候,却愣了一下,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房里的场景。

    一桌的人茫然地发着呆,而桌上已经摆满一道道的菜肴,多得连盘子都叠起来,一些没地方放的甚至放到旁边的麻将桌上。明显不是刚才点的那些菜肴,几乎都是昂贵的野味和新鲜的海货!甚至清蒸龙虾就有两条了,只是粗略一看,就知道起码有三斤以上。

    “这怎么回事?”

    张文越看越迷糊,关上包厢的门后,真是丈一一和尚摸不着头脑。

    秀秀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好在秀秀容易脸红,所以也没人去猜疑,只是看着桌上的菜肴,她都不由得傻了眼,这、这丰盛得有点过头了吧……

    秀秀忍不住好奇地站起来,这一桌的菜简直太奢侈了。龙虾之类的不说,其他的菜有的都叫不出名字,菜肴丰盛得让人不忍下筷子!而且每一个人的面前都各有一份鱼翅和其他昂贵的炖品,说夸张点,就是再来十人都吃不完。

    “这、这怎么回事?”

    张文虽然傻了眼,但也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刚坐下就发现桌上还摆满各式各样的酒,拿起来一看什么茅台之类的国酒、名士之类的洋酒粗略一算也有十多瓶,这都是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

    家建还有点迷糊,迷茫地说:“刚才人一个接一个地进来,都送了菜或是酒,全说是你的朋友,送完也没多说什么,就出去了。”

    “这一桌的菜得多糟蹋呀!”

    陈晓萍在一旁心疼得直咧嘴,虽然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但如此铺张奢华的宴席,也让她觉得很奢侈。

    “表哥,这还有烟!”

    敏敏明显有点谗了,不过她不敢先动筷子,猛地一个激灵,赶紧从桌子底下拿出几条¥。

    好家伙,苏烟、软中。张文一看都不由得咋舌,事到如今也能确定那群献殷勤的家伙是谁了!只是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俗话说:“无功不受禄!”

    他们这么大方地送东西,无非就是想拉近关系,目的当然也不单纯了。

    张文顿时头疼了,面对这一桌的东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无缘无故地收人家东西,这似乎有点太随便了吧!可问了一圈大家都云里雾里,也不知道哪样是哪个人送的,就算想还回去都没办法。

    第五章美妇之间的猜疑

    “奢侈呀!”

    张文坐下后都有点咽口水了,虽说不是嘴谗的人但面对这么好的一桌菜也会动心,再细看似乎敏敏她们也一样,尽管她们都在等着自己拿主意,但从闪亮的眼眸里多少可以看出她们心动了。

    “算了,吃吧!”

    张文思索了一会儿后,觉得不要白不要,就算想退都没得退,那倒不如借花献佛让几个女孩子吃得开心点,马上点了点头说:“正好小秋现在需要补身子,这一桌不吃也浪费了,大家动筷子吧!”

    “嗯!”

    敏敏第一个响应,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后,筷子马上朝最显眼的龙虾杀过去。

    陈晓萍一看也没说什么,马上殷勤地给小秋夹着菜劝她多吃点,小秋虽然扭捏但也不拒绝,一口一个妈把她叫得高兴坏了!

    何秀芸和秀秀互看了一眼,这母女俩现在都习惯听张文的话,再加上这一桌菜确实诱人,尽管心里还有点忐忑,但还是忍不住地开动。

    家建看着妻子和自己的母亲相处得那么融洽也很开心,一高兴就转头朝张文问道:“小文,你喝什么?”

    “随便,你喝什么?”

    张文反问了一句,看着桌上那么多的好酒,确实也很犹豫,说真的在这炎热的夏天,还是比较喜欢啤酒的清凉!

    “我选吧!”

    家建也不客气,选了瓶洋酒后,朝专注于吃饭的女士们笑呵呵地问道:“你们要不要喝一点?”

    整齐划一呀,一样询问的目光又全投到张文这里来,似乎现在女人们习惯把拿主意的权力交给这家里唯一的男人。

    张文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后微笑着说:“喝点吧,难得聚一下那么高兴,晚上也没事,别喝多就没事了!”

    “我不了,身体有点不舒服!”

    何秀芸马上婉言地拒绝,毕竟她也不知道喝酒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

    酒呀……上次两人就是酒后乱性,舅妈估计是怕喝了酒会影响到胎儿!张文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所以也没勉强,见秀秀她们有种想尝一下鲜的冲动,马上帮她们倒了一点酒。小秋到底挺着大肚子,尽管她对这昂贵的洋酒也有点好奇,不过大家都一致地让她喝汤!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张文这边和家建胡吹瞎聊、推杯换盏,酒一助兴没一会儿就有说有笑?女人那边则是清一色地埋头苦吃,偶尔说说笑笑,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品尝菜肴,但都小口浅尝着酒,从难得的谗相来看,这顿饭还是让她们胃口大开很满意。

    酒过三巡后,尽管大家都努力地吃了,但剩余的菜还是很多,怪只能怪那些肥油胖肚的家伙太奢侈了,尽管大家都有点心疼,不过想想不是花自己的钱,倒也释然了。

    陈晓萍和何秀芸吃完饭后,就扶着小秋到旁边,两个少妇对着她悄悄地耳语,似乎是在嘱咐什么,听得这个腼腆的小孕妇脸红红地点着头。

    秀秀乖巧地坐到张文的旁边,为自己的爱人和大哥倒着酒!

    敏敏则在旁边起哄瞎闹,喝了点酒后,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看得张文都有点心痒了。

    四人又玩又闹,极是开心,不知不觉一瓶洋酒都要见底了。

    这时突然传来几道敲门声,大家疑惑地一看,只见门被轻轻地推开,接着进来两个大腹便便的家伙,手里自拿着酒杯和一瓶洋酒,打着招呼笑眯眯地走进来。

    “张老板,这菜还行吧?”

    两人走进来后,马上把手上的酒杯倒满。

    张文一看也拿着酒杯站起来,点了点头,感激地说:“菜确实不错,还得谢谢你们的款待。只是这东西有点多了,感觉有点浪费!”

    “不会、不会!”

    两人赶紧拿起酒杯,笑呵呵地说:“这是你人缘好嘛,难得碰上,不喝一杯可说不过去,我们先干为敬了!”

    话一说完,就见足有四两的洋酒下了他们的肚,喝完后他们还倒转酒杯,示意一点都没剩。张文一看也不敢怠慢,马上捧起酒杯喝了个干净,虽然只倒满一半,不过他们也没说什么!家建的酒量一向出奇地好,倒了满满的一杯全干了。

    “好!”

    两人呵呵地直笑起来!

    张文朝他们笑了笑,伸手想去拿酒瓶的时候,却诧异地发现秀秀和敏敏也干了大半杯,两人似乎受不了酒的辣味,都皱起眉头,小脸瞬间变得如桃红般粉嫩,看来是太紧张了,人家都没找她们喝,竟然也毫不犹豫地干下去。

    张文心疼地看着她们呛到的样子,不过还是赶紧邀请这两个官老爷坐下来客套了一番!话还没说两句呢,就见张定光和几个西装革履的家伙走进来,笑呵呵地打了声招呼:“文叔,晚上的菜不错吧?”

    “呵呵,你也来了!”

    张文对张定光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诧异,马上摆了摆手说:“坐吧,没事就一起喝。”

    “行!”

    张定光这一行人也是自带酒水,看了看桌上满满的菜和各种酒,眼睛眯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正常的微笑,和张家的女人一一地打了声招呼,似乎是想在其他人面前走个过场,让别人明白两人间的关系不一样。

    这不行呀,一看场面越来越乱,老狐狸们一只接一只地进来。刚才那些送菜送酒的都找了个名堂进来凑热闹,眼下似乎各怀鬼胎,都有点群魔乱舞的味道了,如果不是这些人表面上都和和气气,估计这包厢都成动物园了。

    “舅妈,你们先带小秋上楼吧!”

    张文闻到满屋的烟味,再来就是有的家伙偶尔色眯眯的眼神让人讨厌,想了想后还是觉得女人们不适合待在这里。

    “是啊,上去吧!”

    家建虽然是个农村小子,不过仍聪明地看出眼前的情况。

    张定光自然懂得这种事,马上殷勤地喊来经理,又开了间大套房让她们休息。

    在这种场合,每个女人都乖巧地听话是男人觉得最有面子的事。众女打了声招呼后就赶紧跑了,秀秀刚才紧张地陪着喝了几杯,这会儿小脸红嫩,有几分醉意,走起路来都有点轻飘飘,可把张文心疼坏了。

    这帮人其实没有灌酒的意思,只是怕生的小丫头有些害怕,所以不知不觉地就跟着一起喝了。

    她们一走,房里清一色是公的。这下子真的就像是在拍西游记,酒一上头个个都成了妖魔鬼怪了,但毕竟人家也送了人情,张文自然不好拒绝!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家建虽然面对那么多当官的人,一开始还有点拘束,不过他对自己的酒量极有信心,没一会儿就一杯接一杯地喝起来了。

    “文叔,看来还是你的面子大。”

    张定光看着包厢里越来越多的熟人,打了个酒嗝后,禁不住打趣道:“这、这都快比县里开会还多人了!”

    包厢里有四十多个人呀,挤得是乌烟瘴气,极端混乱。这会儿认识的、不认识的全来了。

    好家伙!张文一看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家建在旁边已经不服输地拼上了酒,这会儿哪还有腼腆的表现?直接和这帮家伙拼得面红耳赤。

    闹了有两个多小时,拼得是两败俱伤呀!家建的豪爽被众人津津乐道,好在大家都不是有意针对他,不像有一些人暗地里有过节或者明里有点竞争,简直就成了春秋战国一样,杀得那叫是一个混乱。

    张文这边则敬酒者不断,不过张文还是理智地只轻抿一口不敢多喝,现在放眼一数,横七竖八地倒了七、八个人,其他人个个都大着舌头,一副头重脚轻的样子,看起来也不胜酒量了。

    最后家建抱着一瓶酒又干倒了几个人,这才宣布战局的结束。

    这帮人一个个喊来司机或者心腹把他们接走,张定光俨然有种看猴戏的感觉,似乎是忍不住窃笑,又有点皮笑肉不笑,看起来很诡异。

    家建喝得不少,这会儿也有点迷糊,不过好在还能走,没什么大问题。

    张定光一看马上建议:“要不晚上在这里睡吧?反正我已经开了房间,就别浪费!”

    “也好!”

    张文客气地点了点头,寒暄道:“反正没什么事,要不上去坐一会儿吧?”

    像张定光此类的老狐狸当然听得出是客气话,马上笑着摇了摇头,说:“不了,这会儿再不回去,家里的母老虎就发威了,到时候就算进得了家门,也没好日子过,现在科技进步,日新月异,跪键盘的那种痛苦,不是跪搓衣板的人能了解!”

    自嘲的玩笑让众人一阵哄笑,张定光带来钓朋友忍不住起哄:“张局长呀,你回家的时候,肯定是小心翼翼地进屋,脱了鞋、洗掉酒味才敢上床睡吧?告诉你,这一套过时了!”

    “就是、就是,要是回去的时候和当贼一样肯定完蛋。我回去的话,一般都是踢门将声音弄得很响,然后洗完澡,进房一顿胡吼,接着扒母老虎的衣服提枪上马,别看她装睡,可没一会儿就老实得很,第一一天什么抱怨都没了。”

    都是男人说点黄色笑话倒也不错,打趣了几句后,张文一看家建已醉得不省人事,问清楚房号后,马上扶着他上楼。说实在的,张文表面上虽然很镇定,但也有点难受了,晚上说是不怎么喝,但酒也喝了不少,这会儿后劲开始发作了。

    张定光多开的是一间套房,说是套房其实就是两个单独的双人房加上一个客厅而已,当然不可能极尽奢侈,不过面积倒也不小!张文先把家建带到自己的房间,谁知家建刚一进去就迫不及待地趴到浴室的洗手台上,翻江倒海地一阵吐呀。

    好在家建吐完还算清醒,但洗了一下后,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一看有张床立刻倒在上面,眼一闭就呼呼大睡起来。

    张文怎么叫都叫不醒家建,但其他人都在套房那边,只能打电话叫小秋过来了!

    小秋过来一看也是心疼坏了,赶紧帮他喂水、擦汗,挺着大肚子的样子,看起来虽然有几分别扭,不过小夫妻间的恩爱也是让人动容,陈晓萍一过来倒是有几分不满,有点抱怨儿子喝得太多了。

    “算了,多认识点人总是好的!”

    张文只能劝着陈晓萍,一看这房里就两张床,晚上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想了想说:“小秋,晚上你就睡这吧,正好两张床你们一人一张,家建要是不舒服,你就可以照顾他了。”

    “好!”

    小秋点了点头也没扭捏,毕竟这会儿家建已经喝成这样,也不能干什么0“走吧!”

    张文看陈晓萍还有些犹豫,似乎是害怕儿子一冲动会伤到小秋肚子里的孩子,马上凑到她的耳边笑眯眯地说:“都喝成这样,他还能干什么?你以为是我呀!”

    “呿……”

    陈晓萍没好气地白了张文一眼,脸色有点发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小杯浅尝,还是因为张文的话,让她想到那几夜的激情纠缠。

    千叮万嘱了小秋一番后,两人这才回了同一层楼的套房,奇怪的是进门一看,沙发上只有何秀芸一人在看电视。两个最喜欢看着电视、吃零食的小丫头都没了踪影。

    张文不禁担心地问:“秀秀和敏敏呢?这么晚跑哪去了?”

    何秀芸“噗哧”笑出声,看着张文紧张的样子心里倒是舒服,马上解释:“你着什么急呀?她们上来后都说头有点晕,洗完澡就去睡了。”

    “哦!”

    张文不放心地把两间房间都看了一遍,确定小丫头睡得很死了,这才坐到沙发上,喝了口热水,缓解酒精发作带来的头晕,揉着太阳穴让自己能舒服一点。

    “秀芸,你不洗一下呀!”

    陈晓萍坐下后随口客套了一句。

    “一会儿吧!”

    何秀芸笑呵呵地说:“萍姐,晚上小文就和秀秀睡那间房吧。我和你挤一下,你可别怪我睡相不好呀。”

    1

    “我先去洗一下澡!”

    张文觉得脑袋有点控制不住地摇晃着,也没办法和两位美妇谈谈天,便赶紧起身想先洗澡好清醒一点,晚上的情况确实混乱了一点,不过看着她们脸上若有若无的红晕,却也让人遐想连连。姨妈这边已经没有问题了,要是能找个时间把舅妈也收了的话,就皆大欢喜了。

    “我也先去洗一下!”

    何秀芸坐了一会儿也有点困了,一看张文走路的时候跌跌撞撞,马上不放心地说:“萍姐,小文似乎也喝多了,要不你多看一下吧。”

    “你怎么不看呀?”

    陈晓萍抱怨了一句,其实这也没什么,但毕竟心里有鬼,当然会有点别扭了。

    “那是你女婿!”

    何秀芸呵呵地笑了一声,转身走回秀秀睡的那间房,有几分调侃地说:“晚上我还是和闺女睡了,你就让他和敏敏挤一起得了!我可不想半夜伺候小酒鬼!”

    何秀芸的脚步倒算是轻快,关上房门的时候,却是倚靠在门上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会儿。看了看睡得香甜的女儿,心里升起一股暖意,但还是有点走神。

    何秀芸锁上门后,慢慢地解开身上的衣物,随即走进浴室,她看着一丝不挂的身子有些傍神,小手本能地摸了摸依旧平坦的肚子,虽然一点迹象都看不出来,却能真实地感受到里面的小生命!

    温水缓缓流下,刺激到肌肤时让人感觉更舒服。何秀芸一边冲洗着,一边思索着,实际上她怀疑陈晓萍和张文之间也有关系,虽然说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女人的本能很可怕,因为这段时间,陈晓萍不仅水润不少,就连说话的时候隐隐有种把张文当主心骨的感觉。

    “真是的!”

    陈晓萍娇嗔着抱怨了一句,不过看张文走进敏敏这边的房间,还是不放心地跟进去。不过她有点疑惑怎么今天感觉何秀芸开朗许多?完全没有前段时间那种抑繁的消沉。

    陈晓萍也起了疑心,前段时间何秀芸整个人有些消沉还能理解,毕竟陈强和另一个女人厮混在一起,可这短短的一天就想开了,哪有可能那么快呀?这一天她都和张文在一起,看来问题还是出在这荒唐外甥的身上。

    两个美少妇是各有心事、各有所思!

    此时张文不太好受,本来进房的时候,整个人还算清醒,起码手脚还能听使唤,但进了浴室就觉得胃里一阵的翻江倒海,忍不住就趴在洗手台上一顿海吐呀。

    对不起这晚上的一桌好菜,张文难受得整个人都在冒冷汗。能清晰地感觉到胃里恶心的痉挛在持续地蠕动,脸都憋得通红一片,眼里更是布满血丝。洋酒的后劲实在太大了,妈的!这会儿都感觉到整个人有些站不稳了。

    陈晓萍刚一进房间就看见张文光着膀子吐得整个人都有点抽搐,顿时吓了一跳,慌忙地锁上门后,跑进洗手间里。她一边轻拍着张文的后背,一边心疼地问:“你没事吧?”

    “没……”

    张文的声音都嘶哑了,但害怕陈晓萍担心还是摇了摇手,不过马上又趴下来吐了几口。

    “这还没事呀?”

    陈晓萍急得赶紧去倒了杯温水过来,一边劝张文喝下去,一边心疼地抱怨:“干嘛要喝那么多呀?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嘛!”

    “呵呵……”

    张文傻笑着也不回答,虽然陈晓萍的语气不太好,但也明白她这是在关心自己,确实很少有喝到这么醉的地步,不过毕竟要在这里混下去,有些事确实也不能如自己的愿。

    “赶紧洗一下吧!”

    陈晓萍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莲蓬头帮张文调水温,这会儿看起来真没半点长辈疼爱晚辈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温柔的妻子在伺候自己的丈夫。

    此时陈晓萍穿的是一套略有点宽松的短衣短袖,虽然不是很性感的款式,但穿在她的身上特别地好看。小脚和手臂圆润雪白,背影看起来更是婀娜动人。尤其是胸部的曲线和丰满的翘臀更是散发着少妇不可比拟的魅力,轻轻地一扭,顿时就让张文感觉喉咙一阵干燥。

    陈晓萍似乎没察觉到张文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试水温的时候害怕被水弄到身上,所以弯下腰,美丽的肥臀一翘更是让人欲火焚身,洗手间外还睡着她的女儿,想想都让人感觉到一阵空前的兴奋。

    或许房间在设计上有些情趣的想法,于是浴室的墙是一面厚厚的玻璃,虽然不算透明但绝对能看得清楚外面的场景,见敏敏这小丫头已经睡得很熟了,洗完后只穿着内衣、内裤又踢开被子,少女动人的**让张文的脑子更加地发热。

    “姨妈!”

    张文忍不住走上前,从后面一把抱住陈晓萍,猴急地舔着她的耳朵,喘着粗气说:“陪我一起洗!”

    第六章母女花坦诚相见

    “你疯啦!”

    陈晓萍顿时忐忑地看了女儿一眼,确定她没醒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一边挣扎,一边压低声音说:“敏敏在外面呢!一会儿被她看见怎么办?”

    “上次我们不是也做了嘛,没事的丨?”

    张文一边劝着陈晓萍,一边已经忍不住双手钻到她的衣服里,将胸罩往上一推后,迫不及待地抓住一对饱满得吓人的**,轻轻地揉了起来,手指不停地拨弄着美丽的**。

    “轻点……”

    陈晓萍一看张文双眼通红,害怕一闹的话会吵醒女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同意和张文一起洗鸳鸯浴,主动地帮张文脱掉裤子。

    “嗯……”

    张文迫不及待地将陈晓萍扒了个精光,当姨妈丰腴性感的身子露出来时,他不禁淫笑一声。姨妈的肌肤似乎越来越水润了,胸前一对美丽的**还是那么地动人,又大又圆,白得让人都要流口水了。

    “看什么看?又不是没看过……”

    对于张文迷恋自己的火热眼神,陈晓萍不禁感到窃喜,不过她还是拉着张文的手,走到莲蓬头下,一边帮张文冲身体,一边嗲嗲地嗔道:“你这孩子的胆越来越肥了,真是什么事都敢干,要是被敏敏看到的话,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呵呵……”

    张文傻笑着,双手开始不停地在陈晓萍身上乱摸,尤其是一对饱满的H罩杯**更是滑腻,绵软而又结实的**根本无法握紧,托在手里沉甸甸的极有分量,手感好得让人无法放开手。

    “姨妈,好象大了一点哦!”

    张文一边色笑着,一边要去亲陈晓萍,哪知却被躲开了。

    “讨厌……”

    陈晓萍跑去拿来牙刷、牙膏,娇嗔道:“你一身的酒味又刚吐完就想亲我呀?赶紧把牙刷一下再漱一下口吧!味道难闻死了。”

    “你嫌弃我了!”

    张文虽然伸手接过牙刷,不过马上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呿,这是嫌弃吗?”

    陈晓萍没好气地白了张文一眼,双手抹了点洗发精便绕到张文的身后,帮张文洗起头发。虽说眼下的气氛很香艳,但体贴可人的美少妇还是想先帮张文洗干净再说。

    “不刷,伤心了!”

    张文故作可怜地转头看着陈晓萍,一脸委屈地说:“你都嫌弃我了,我哪还有心情刷牙呀!”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