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了,你也应该饿了吧?”

    “校长,可这……”

    胖子主任还是不甘心,见老校长那轻描淡写的态度,心里就冒起火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你也该注意一下师德,不能总是用讽刺的态度去教育孩子。”

    老校长眯着眼睛,意味深长地说:“我知道你对孩子没成见,不过有时候说话时要注意一点。虽然小丹这丫头皮了一点,但性子不算坏,你说话总爱那么指桑骂槐,我也很难做。”

    “我、我哪有?”

    胖子主任有点心虚了,不过还是强装严肃地摇了摇头,道:“有教无类,不管家庭状况怎么样,对于孩子,我们都应该一视同仁。”

    “哼,还狡辩!”

    老校长瞪了胖子主任一眼,一边走,一边没好气地说:“老实告诉你,这孩子第一天上学的时候,是县长开车送她来,她家虽然在五挂村,不过他哥可是手眼通天的人,你的教育方式已经让局里有点不满,明天自己去写份报告,我们会研究对你的处分!”

    “不是,我……”

    胖子主任闻言,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追上去想解释,但老校长却理都不理他。

    在到车子的途中,张文看着小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似乎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但那模样还是让人心疼得都要碎了,好几次张文想说话,但到了嘴边还是又吞下去。心想:妹妹虽然调皮,但那胖子的话实在伤人,也难怪她有时候会在学校胡闹,现在的老师,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完全就是靠吓唬孩子、吓唬家长赚钱的职业。

    车子停在校门前,这时还有不少学生络绎不绝的走出来,个个都好奇地看着没穿校服的张文,有些认识他们的学生,还会上前乖乖喊一声文叔,但小丹却老实地没有吭声,要是换成平时,多半会炫耀哥哥开车来接我之类的话,可现在却低着头,安静得有些吓人,可以想见,她小小年纪听着那些刻薄的话,确实很可怜。

    张文又换新车了,不知道李欣然从哪里搞来的越野车,用她的话说,男人开这种车才够霸气,才算是有男人味!不过张文可没有那么多想法,只要开起来舒服就行了,不过令人值得称赞的是,这种车行驶在乡下的土路确实舒服多了,而且车内空间也宽敞得让人很放松,虽然李欣然总表现得大刺刺,不过这种隐约的关心却让人很感动,这大概算是对他这段时间老实的奖励吧!

    小地方本来就穷,虽然正在发展经济,不过好一点的轿车也很少,在以前,几乎用十根手指头就数得出来,所以以张文的年纪开这种车,当然会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他一开始还有点得意,不过后来也习惯了,每次来学校几乎都会成为妹妹炫耀的工具,其实张文倒也乐于满足她的虚荣心,对于妹妹的宠爱没有减少。

    其实今天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说起来是小丹难得被欺负。原来是班上有一个和她很要好的女孩,她趁小丹不注意的时候,倒了点水在她的裤子上,然后笑她是被考试吓得尿裤子。本来这只是女孩间的嬉戏,却因为她们在走廊上追逐,所以被训了,这理由,张文怎么想都觉得有点牵强,心想:操!这不是没事找事傲吗?

    上了车后,张文依旧黑着脸,小丹则坐在旁边玩着手,偶尔抬起头偷偷看张文一眼,见张文的心情仍不好,她就苦着脸不敢说话,半晌,才楚楚可怜地说:“哥,你别生气了,是丹丹不好,让你又被训了。”

    “傻瓜,哥哪有生气?”

    张文回过头,看着妹妹那委屈的样子,爱怜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叹息一声,说:“哥是在想,看丹丹被人欺负,哥心里真不好受!最近哥哥确实太忙了,没空关心你,是哥的错。”

    “哥……”

    小丹一听这话,眼眶发红,嘴唇也瑟瑟颤抖,那柔弱的样子让人骨头都要软了。

    “丹丹乖,是哥不好。”

    张文叹息着,自责地说:“但是丹丹,爸爸确实不在了,所以你更应该要争气点,知道吗?别管人家怎么说,咱们得活出自己的尊严,绝对不能让人看不起。你是个学生,就必须做好分内的事,好好读书,哥不要求你的成绩有多好,但你起码得对自己负责,不能在学校浪费时间,什么都没有学到,好吗?”

    “哥,丹丹知道了。”

    小丹用力地点了点头,懂事地说道:“你一天到晚忙得不得了,我还让你操心,对不起!”

    “傻瓜,我是你哥啊。”

    张文爱怜地摸了摸小丹的小脑袋,疼爱地说:“我不操心,谁操心呀?人家都说长兄为父,爹不在了,要是让你再受委屈,我心里也不好过。”

    “哥,对不起……”

    小丹眼眶里的泪水直打转,感动得对张文笑了笑。从小的贫穷以及单亲家庭的环境,让她的性格乖张,脾气也有点暴躁,而其实这多都是为了掩饰自卑和不安,但张文却连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反而是用自责的方式安慰她,更让小萝莉觉得是她不对。

    “好了,不说这些了。”

    张文朝小丹眨了眨眼,怕她真的会哭出来,赶紧捏了捏她那肉嫩的小脸,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这件事,我会帮你保密,不过今天是妈生日,你这乖乖女准备什么礼物了?”

    小丹闻言点了点头,擦了擦还没流出的泪水,从书包里翻出一张试卷,高兴地说:“哥,你看,我考了八十分,人家想把这个当作给妈的生日礼物。”

    “哟,丹丹有出息了!”

    张文呵呵地笑起来,心想:不容易呀!小丹上学后,因为学习落后的关系,分数一直在及格边缘徘徊,能及格,就不用挨骂;不及格,当然就是一顿苦口婆心的教导。现在考八十了,确实挺不错!只要有进步,哪怕是一点点都应该鼓励,毕竟妹妹还是小孩子嘛!

    “嗯!嗯!”

    小丹开心地享受着张文的夸奖,拍着小胸脯,信誓旦旦地说:“哥,你放心,丹丹不会让你丢人!我哥现在混得人模人样,再怎么说,我也不能太差。你等着吧!期末考,我至少会考个前十名让你看看!”

    “嗯,这才乖,到时候,哥哥一定会好好奖励你!”

    张文赞许的点了点头,欣慰对小丹的疼爱得到回报,笑呵呵地说:“多和你秀秀姐学,她没事也喜欢看电视、玩电脑,但她很懂得分配学习和休息的时间。不必一味的埋头读书,要是读傻就坏了。”

    “你才傻呢!”

    小丹闻言嘟着小嘴,顶了一句,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鄙视地看着张文。

    刚才小丹的心情很不好,不过在张文的开导下想开了,而这活泼可爱又有点倔强的样子,才是小丹最惹人疼的本性。

    车子开进酒店时,已经傍晚了。这时停车场已经停满车,毕竟足第一家开众的酒店,在天时上就已经抢了先机,奢侈的装潢和高级的格局更满足很多人的需求,近来的生意不错,几乎每一天的房间都爆满,连张文都搞不清楚,哪来这么多性饥渴的家伙到这里来造人,这年头的学生都有钱到这种地步了吗?

    张文带着妹妹上二楼,整间宴会厅都是宾客,熟人实在太多了,张文一一跟他们打招呼,聊得嘴巴都有点发麻。

    张文一共摆五桌酒席,请的大多都是关系比较好的乡亲和朋友。

    这时陈桂香已坐在主位上,表情看起来有点茫然,也有点不好意思。

    陈桂香的打扮还是一样随性,在张少琳的建议下,穿了条白色的长裤和一件黑色的短袖蕾丝衬衫,简单的搭配却十分好看,勾勒出姣好的曲线,让不少人为之侧目,加上她本就令人惊艳的容貌,扎了简单的辫子,成熟中透着妩媚,嫣然一笑更让人都失了神,说她是三个孩子的妈,谁相信呀!

    “小文,你可来了!”

    陈桂香明显不太适应这样隆重的阵仗,一看张文来了,马上拉着张文的手,忐忑不安地说:“咱们有请那么多人吗?而且他们送的东西太贵重了!”

    “什么东西?”

    张文倒是不感到意外,他除了请亲戚朋友外,还有请一些官员,估计他们出手不会太小气,不过当张文转头看去时,倒真的有点诧异。

    小金猪、金币,甚至还有送金条!妈的,这是来送寿礼,还是来行贿的?而且他们似乎还在互相比较,礼物一个比一个贵重。

    “定光更奇怪!”

    陈桂香看起来十分不安,拿出一把车钥匙,有些紧张地说:“少琳说他开了辆轿车,就直接把钥匙给我当贺礼了。”

    “哦,没事,收下就好了。”

    张文沉吟了一会儿,并没有说什么,心想:看样子前一阵子的活动成功了。这家伙如愿以偿地当上局里的核心人物,难怪出手这么阔绰!比起他的升迁大喜,这件礼物确实物有所值。

    “开席吧!”

    张文看人都到齐了,再看妈妈有点紧张的样子,便示意经理上菜。

    张文落坐在陈桂香旁边后,他带着张少琳姐妹俩和小妻子,一个个“妈,生日快乐”的道贺着,就把陈桂香哄得笑逐颜开,再看看其他人对张文恭敬的态度,寿星少妇心里美得都有点发晕了。

    虽然宴席热闹得很,但张文有点麻木了,毕竟比起这种人数众多的热闹,其实他更喜欢家里的人聚一聚,谈点家常话,说点鸡毛蒜皮的事,那种有说有笑的天伦之乐,其实更让人喜悦,不过看着大家开心地推杯换盏,他却只能烟酒不沾地坐在这里,这对一向爱喝酒的张文来说,绝对是一种惨痛的折磨。

    “表哥。”

    秀秀穿着蓝色的校服,扎了小小的辫子,看起来更加清纯唯美,那纯洁的样子就像漫画中的女主角。

    秀秀安静地坐在张文旁边,可爱得让人恨不得抱起来猛亲,她见张文在发呆,马上就盛了碗汤,关切地说:“你还没吃,可不能饿肚子哦!”

    “知道了。”

    张文对秀秀会心的一笑,这才端起碗,品尝着爱妻端的汤。

    文火老汤,几乎熬得像牛奶一样白,上面飘着芹菜末和点点葱花,清淡又恰到好处的提起汤汁的鲜美。住海边的人都喜欢用鱼头来熬汤,或许有人第一次喝时,会觉得有点腥味,但细细品味后,才能尝出那种独特的芬芳,就像是大海的气息,清新、独特,却又让你找不出更具体的词形容。

    “敏敏呢?”

    张文朝左右看了看,发现这一大桌子的人,少了另一位可爱的小妻子。

    最大的一桌几乎都是张家人,有种阴盛阳衰的感觉,一大桌的少女、少妇、萝莉,个个光鲜亮丽,完全就是个女儿国,而家建、陈强和张文坐在这里,反而觉得有点别扭,有点破坏这美好的风景。

    美少妇、娇少女、嫩萝莉,偏偏有三个大男人插在中间煞了风景。想想,其实真的满欠扁的。

    陈伯和海爷也是座上宾客,自从开始修建大桥后,这两位老爷子失去经济来源,而以前张家贫困的时候,都有得到这两位老人家的帮助和接济,所以张文不能看着他们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在思索了一阵后,便为陈伯在村中开了家小型超市,并把海爷安排在厂里管理后勤,这也算是对他们的帮助所给的回报。

    另一位不属于张家的宾客就是林巧玉,小孕妇那原本还圆圆的小肚子也慢慢地鼓起来。

    自从林巧玉和张文有了男女之欢后,两人走得更近,而小丹和喜儿的功课几乎都是她在指导,频繁的进出张家,难免会有人猜忌,但张文也没有说什么,反正家里的女人似乎都不排斥她,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等以后有机会再正式公开吧!

    “小文,最近忙吗?”

    林巧玉一边陪着陈桂香说笑,一边不时偷看张文,闪动的眼眸尽是牵挂的柔情,传达着这段时日的思念。

    “嗯,还可以。”

    张文的回答也很客套,似乎有十多天没去陪林巧玉了,但过着禁欲的苦行僧生活,而林巧玉的肚子也大了,更不能贸然行房,然而偶尔去她那里聊聊天其实也不错。

    “林老师,这个很补,给您吃!”

    秀秀细心地发现张文和林巧玉之间隐藏得很深的眉来眼去,虽然心里有点发酸,不过她挺喜欢这个有书香气息的大姐姐,马上端了一个炖盅,放到林巧玉的面前。

    “谢谢。”

    林巧玉很客气地笑了笑,发现其他人都没有汤盅,唯独她有,便欣慰地看了秀秀一眼,虽然感到有点羞愧,不过心中更多的是感动,毕竟她和人家的丈夫偷情,所以在面对秀秀和敏敏对她的尊敬和体贴时,总是感到不自在。

    “老师,我要!”

    在一旁吃得像只小花猫般的喜儿抬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林巧玉,又看了看张文,如呓语般的唤了一声:“爹爹,喜儿渴!”

    “乖,喜儿,喝点饮料。”

    何秀芸见状倒了杯饮料给喜儿,还偷偷看了张文一眼,那水灵灵的眼眸中也有掩饰不住的柔情,虽然陈强在场让她有点尴尬,不过她似乎已经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不再像过去郁繁寡欢。

    “喝慢点。”

    林巧玉也在旁边关心着喜儿。

    以前的喜儿,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现在就像是大家的女儿,或许是爱屋及乌的关系,看张文那么宠她,少妇们也母爱爆发,将她当亲生骨肉一样疼爱。

    “姨妈,敏敏呢?”

    张文关心地问了一句,今天的陈晓萍依旧艳丽动人,舒适的生活,让她越来越水润,就连皮肤都比以前白嫩不少,美得让人惊艳,再加上胸前那对勾人目光的**,更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

    “她被留校了。”

    秀秀在旁边掩着嘴偷笑起来,一向安静乖巧的她,难得露出有点调皮的笑容。

    “又被留校呀!”

    张文摇着头苦笑一声。心想:敏敏也不安分呀,性子活泼,偶尔也会闹出笑话,看来还是秀秀最乖,虽然刚开始上学时,功课落后不少,但过没多久成绩就已相当优秀,根本不用大家操心。

    “这个麻烦的孩子!”

    陈晓萍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张文,这才说出敏敏被处罚的经过。

    原来敏敏被留校打扫,并不是犯了大错,而是太大剌剌,才闯了祸,因为她在考试时耍了班主任一番。当她做完试卷后,本来想擤鼻涕,但是没带卫生纸,只好用作业纸代替,才擤完,刚要卷成一团时被当场抓住,班主任本来还想杀鸡儆猴,结果纸团一打开,整个人都无语了,看了敏敏一眼后就默默走开。

    那名班主任教的是生物,上午才刚考完试,下午又有他的课,他是个很有活力的年轻教师,早早就准备好上课用的标本,他将苍蝇和其他几样昆虫标本放在讲台上,然后才去吃午饭,结果敏敏午休回来,一看桌上有虫子,想都不想就拿去垃圾桶丢,还喜孜孜地跑去邀功,结果班主任回来后,又因此而大乱。

    那名班主任无奈,只能暂时不用标本上课,而他当时带了一只牛皮包,里面全是教学用的教材,拿了几样出来后就顺手放在一旁,刚好放在讲台边缘,因为拉链没拉上的关系,里面的东西都快掉下来,结果敏敏一看,立刻站起身,举起手,说:“老师,你的拉链没拉!”

    那班主任闻言低头检查裤子,随即抬起头,很无辜也很愤怒地说:“瞎说什么?明明拉了!”

    “我说的是袋子!”

    敏敏愣了愣,顿时满脸委屈。

    这时全班爆笑连连,而无辜的敏敏和已经快晕过去的班主任双双无语,默默互视对方,彼此都有想杀了对方的心。

    本来这些都算是无心之过,太粗线条是敏敏唯一的问题,也没必要责怪,顶多就是粗心而已,这位可怜的班主任本着师者有容的原则,也不想怪她,但到了放学时,敏敏不知道是精力过剩,还是实在太活泼?在出校门时看见别人在踢球,皮球刚好滚到她脚下,她想都不想地就迈开大步狠狠踢出去!

    只见皮球划出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随即准确砸到某个刚下楼的老师后脑勺!

    而世界上,有些事就是巧合得这么夸张,那个倒霉蛋恰好就是敏敏的班主任,一个被折腾一整天的衰鬼!

    那名班主任在众目睽睽之下,惨叫一声,就跌倒了,但更绝的是,随着他像被爆菊花般的惨叫,一顶假发在空中飘舞着,飘逸、灵动,就像黑色的海藻一样,然后就落在地上!

    全场顿时寂静无声,所有要准备回家的学生都停下脚步,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当大家看清楚那名班主任头上那漂亮的地中海时,油光发亮的头皮让他们顿时哄堂大笑。

    这下,敏敏就算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说不是故意的,谁相信?巧合?哪来那么多的鬼巧合!放学时的操场上,少说也有千八百个人,好死不死,那一脚就那么准,将球准确无误地砸到他的头上。一个少年秃顶的悲剧,就呈现在大家面前,也让人家知道他的假发真不怎么样。

    “靠!”

    张文听完后顿时傻眼,忍不住骂了一声。心想:敏敏这一天也厉害得过头吧?这种事都能接二连三地出现!想想她那可怜的老师,实在太值得令人同情,碰上这样的情况,张文要是他的话,能打死就不能给她补救的机会。

    “敏敏现在出名了!”

    秀秀在旁边咯咯笑道,忍俊不禁地说:“本来她就常犯迷糊、爱惹祸,这下更好了,直接得了个外号:神奇的一脚!”

    “上帝保佑她吧!”

    张文无奈地摇了摇头,觉得发生在敏敏身上的事,真够神奇,不过敏敏的性格确实太粗心大意,在那种情况下,要说她是无心,连他都不信,更何况那位从此被人嘲笑的倒霉蛋。唉!这是个妖孽横行的社会吗?

    宴席进行到尾声,天空繁星高挂时,敏敏才满头大汗地背着书包跑进来,一进来立刻就松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马上直接坐下来,开始一顿大吃。看起来她确实饿坏了,她在学校也被训惨了吧?

    “吃慢点!”

    秀秀在一旁温柔的帮敏敏倒茶、倒汤,虽然很关心她,但嘴角还是有掩饰不住的笑意,似乎还在回想今天发生的事,这么多的巧合连在一起,确实也够难得。

    “死丫头!”

    李欣然跟在敏敏身后出现,脸上明显不快,那波浪般的长发随着她的快步行进飞舞着,十分好看。

    只见李欣然上身是一件紧身的白色小背心,一条超短的牛仔裤包裹住那浑圆的翘臀,修长而白皙的大腿、妖冶动人的容颜、绝对标准的S 形魔鬼曲线,就像一阵风般吹进来,充满野性的诱惑,也散发着诱人的妩媚,瞬间就让在场的男士都瞪大眼睛。

    “然姐,坐!”

    张文赶紧帮李欣然弄了个位子,虽然纳闷为什么她会和敏敏一起进来,不过一看这位大仙的心情似乎不好,第一反应还是少惹为妙,毕竟最近可是被她折腾得够惨,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最好。

    又闹了什么事?看着李欣然怒气冲冲的样子,张文的头几乎要痛起来。

    这时敏敏似乎察觉到大家的疑问,一边吃、一边抬起头,含糊不清地说:“我和然姐今天一直在发短信,所以请她顺路去接我。”

    “是这样呀!”

    张文顿时恍然大悟。这倒没有什么奇怪,现在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错,李欣然俨然成为家里的孩子王了,和敏敏还有小丹这两个小捣蛋确实是臭味相投。

    “还敢说!你短信里怎么和我说的?”

    李欣然一脸冤枉,没好气地说:“你说被河童老师留下,要我赶紧过去接你,不然晚了,没东西吃,但你怎么不告诉我,那是你取的外号,不是他的本名,害老娘丢人现眼,还被人鄙视!”

    河、河童……张文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那生物的样子,按敏敏的描述来看,头顶光光、四周有毛,还真的有点像河童。

    李欣然似乎气到不行,郁闷地嘀咕着:“老娘这次的丑可出大了,本来还想装家长过过瘾!结果一进门,就喊了一声:河童老师在吗?差点就把那小子气得当场喷血!”

    “噗哧”一声,张文才刚喝下去的汤顿时喷出来,其他人也在一旁捣着嘴笑了起来,只有敏敏红着脸、低着头,很无奈地装作听不见。

    李欣然吃着东西,但依旧忿忿不平地说:“没想到,我觉得自己已经够狠了,敏敏居然比我还狠。那小子真有忍耐力,眼眶都有眼泪在打转,竟然还没动手,换成是我的话,早就一刀把这臭丫头杀了!”

    “她又怎么了?”

    张文笑得腰几乎都直不起来,看可爱的敏敏不停对他抛白眼,这才赶紧装作严肃,给了她一个“表哥不嘲笑你”的安慰眼神。

    “河、河童……”

    秀秀在旁边笑得快要岔气,虽然这外号一天之内就风靡全校,似_想到李欣然一进门,就喊人家河童的场景,心里实在非常同情那位可怜的老师,这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吧?

    “还有什么?”

    李欣然气得差点要暴走,她喝了一口茶、顺了顺气,这才拍着桌子,没好气地说:“我喊错后,那小子就差没哭出来,而就在我一个劲地道歉时,你猜这丫头又干了什么事?她就像没事人似的跑到一旁,将那小子第二天上课要用的一只鹦鹉玩得一阵惨叫,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哪还是鹦鹉,毛都掉了一地,和脱了毛的鸡没有差别。”

    “靠,禽兽版的脱衣舞呀!”

    家建本来被敏敏瞪得想笑也不敢笑,只能憋笑,这下再也忍不住,他捧着小腹,笑得眼泪都快掉出来。

    “敏敏姐,你实在太厉害了!”

    小丹也在一旁笑得有些失控,小脸憋得通红,拍着桌子哈哈的大笑起来。

    一顿饭,在敏敏的糗事、众人的欢声笑语中进行,气氛十分融洽,只有敏敏委屈地低着头,狠狠的瞪着其他人,虽然她想帮自己辩解几句,不过想想今天她干的事确实太神奇,最后连她都忍不住笑起来,还开心地和众人讨论那倒霉的班主任。

    这顿饭,张文吃得倒是顺心,唯一发闷的就是开了几瓶好酒,却一口都没沾上,而且每次别人一过来劝酒,张文马上就能感觉到身旁李欣然那妩媚的微笑停滞一下,随即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瞬间一股寒意就袭来让脑袋都发疼,最后只能无奈地拒绝别人的好意。张文心想:唉!忍吧,只能忍了,拿了人家那么多好处,哪敢有意见呀!

    送走宾客后,一家人坐在一起闲聊,张文心想:可惜苏蕊似乎有事要办,不能前来,不然我的女人也算是齐聚一堂。在这期间,李欣然和众女说说笑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种氛围,大家聚在一起吃饭、喝茶,简单快乐却又十分充实。

    李欣然的爽朗和真诚赢得众女的喜爱,家里多了一个时尚而豪爽,又特别活泼的大姐姐,小丹自然第一个举手赞成,敏敏这爱玩、爱闹的丫头则紧跟其后。

    小礼物、新衣服,李欣然总能想尽法子疼爱这些女孩子,在不知不觉间,大家也都习惯她融入到这个家里。

    张文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高兴得谈笑风生,心里也一阵欣慰。

    当张文翻着文件,才刚看没几小时,正和陈桂秃聊家常的个欣然,突然转过头,看着张文说:“对了,小文,明天你收拾一下东西,和我去一趟省城。”

    “啊?”

    张文有点反应不过来,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那里有个农产品展销会要进行,位子我都帮你订好了。”

    李欣然见大家投来疑惑的目光,若无其事地说:“你的鸡蛋不是要找销路吗?刚好也可以注册牌子,省城那边我熟人多,广告的事可以一起办,记得把曼莹也带上,有几笔款项得理清楚,帐本现在在她那里。”

    “哦,知道了。”

    张文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很清楚知道应该是人工受精的事,带上张曼莹是为了要掩人耳目,毕竟这种事不能公开,但若只有两人单独去,恐怕家里的女孩会起疑心。心想:这妞真是有够八面玲珑,看起来大剌剌,但心思还真细腻,女人呀!有时候还真是奇怪的生物。

    “明天要出门呀?”

    敏敏放下茶杯,不舍地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