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2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张曼莹的小手是那么柔嫩而无力,但伴随着这句诱人的话,却瞬间就像力含千斤般,让张文轻易就被张曼莹推倒在床上,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小美人慢慢爬到他身上,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曼莹,你、你想……”

    “文叔,我想让你舒服……”张曼莹说话的时候,一股热气吹在张文的皮肤上,让张文感到激动不已,而她的眼底尽是深情的妩媚,看了张文一眼后,突然低下头,含住张文的命根子舔了一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张曼莹的动作温柔、生涩甚至连挑逗都谈不上,那感官上的刺激远不如心灵上的刺激剧烈。

    张文看着张曼莹一脸陶醉的吻着他的胸膛,还要装作娴熟的吸吮着,眼睛都瞪圆了!尽管她青涩的动作并不能给予过多挑逗,但张文还是抱着她的头拍了两下,鼓励她继续下去。

    张曼莹似乎明白张文轻拍几下的意思,脸微微一红,但还是继续亲吻着张文的身体,那股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脑子有点发晕,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令她根本无法考虑什么是矜持,如果是在平常,这种大胆的举动她连想都不敢想,但现在却一点排斥都没有,一心只想让张文舒服一点。

    “曼莹……”当张曼莹那滑嫩的小嘴吻到张文的腹部时,麻痒伴随着舒服的感觉,让张文激动得弓起腰。

    “文叔,不舒服吗?”张曼莹心里顿时一跳,以为是她做得不好,赶紧停下动作,抬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张文。

    “不,太舒服了……”张文使劲地摇着头,激动说道:“我、我没想到你会这样,有点惊讶……”

    “我从片子上学的!”张曼莹俏脸一红,羞答答地说道,接着又低下头,一边亲吻着张文的小腹,一边慢慢往下,那柔软的胸部也不停磨蹭着张文的腿,甚至还让他感觉到两颗小葡萄开始变硬起来。

    张曼莹似乎也体会到身体互相磨蹭的快感,呼吸显得越来越急促,眼带迷茫的水雾,看起来更加性感诱人,她一边亲吻着张文的身体,一边下意识的用胸前的**磨蹭张文那粗糙的肌肤,那种如触电般的感觉让她不时停下动作,而清楚感觉到这种变化的张文更是激动,几乎是目视着她慢慢懂得男欢女爱时,**接触所带来的愉悦。

    “啊……”当张曼莹那红嫩的小嘴在大腿根部亲吻起来时,张文忍不住叫了一声。

    张曼莹能清楚感觉到张文的腿根剧烈颤抖着,脑子里顿时想起影片上那些淫秽的画面,小脸一红,但还是闭上眼睛扶住命根子,小嘴沿着这坚硬的命根子往上亲吻,小舌头若有若无的撩拨着,尽管动作有点青涩,但也看得出来她很努力。

    张曼莹温柔的舔遍整根命根子,张文那强烈的男人气息让她的意识有点模糊,她能看到张文眼底的**和期待,于是张开小嘴含住**,感觉到嘴里的巨物跳了一下,这时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张文。

    当一个美人神情迷茫地看着你,嘴里还含着你的命根子,这景象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何况她还是一个处女,并极力地取悦着你!张文顿时激动不已,颤着声音说:“用舌头舔,像舔雪糕般的吸吮!”

    张曼莹闻言,试探性的用舌头点了点敏感的马眼,随即感觉到嘴里的命根子激动的跳一下,并见张文舒服得吁了一口气,这才继续含住**,像小时候吃棒棒糖般吸吮起来,并在吸吮几下后,开始用舌头舔来舔去,每一下都注意着张文的反应,看到张文舒服得直哼的样子,她才放心的摇摆着头,试探性的吞吐起来。

    一个漂亮的小美人含着**,摆动着头上下吞吐着,而且光是看她那柔嫩的小嘴含着命根子的样子就已经够刺激了!这时张文已经忽略张曼莹第一次**时的生涩和偶尔牙齿碰到的疼痛,而是闭上眼睛,惬意地享受着意想不到的快感,没一会儿就被张曼莹弄得下身满是唾液,浑身舒服得不停颤抖。

    张曼莹生涩地吞吐好一会儿,还不时偷偷看着张文的反应,眼底的青涩和略显迷茫的闪动更是让人疯狂,好几次张文差点就把持不住,甚至在她的吸吮下有种想喷射的冲动,不过还是赶紧抑制下来,毕竟虽然她很主动的取悦他,但一个小女孩应该还不能适应口爆,温柔点才是王道,以后才能继续享受这种待遇。

    “文叔……”张曼莹吞吐了好一阵子后,粉眉微微皱起,吐出命根子,一边用小手继续套弄着,一边楚楚可怜说:“我嘴好酸呀!”

    张曼莹说话时嘴边还有晶莹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他的分泌物还是她的唾液,看起来格外诱人,令张文忍不住翻坐起身,喘着粗气将张曼莹推倒在床上,有些粗鲁地分开她的双腿,见她腿间的羞处已经湿泞一片,立刻红着眼说:“曼莹,你这里好湿呀!”

    “讨厌,别说这些……”张曼莹被张文这淫荡的话弄得浑身一颤,而且光是刚才含着命根子时就已经让她非常动情,现在甚至还清楚感觉到腿间已经是湿泞不堪,甚至连床单都被弄得有点潮湿。

    张文色色的笑了笑,低下头继续手口并用的挑逗着**,在她那雪白的**上种下许多草莓后,越看越觉得有成就感,马上就沿着她那白晰的小腹往下吻,每到一处都使劲地吸吮一下,当看见淡淡的粉红色逐渐浮现在这具美丽的**上时,内心的兴奋也更加强烈。

    张曼莹那柔软的体毛在张文脸上摩擦时,令张文觉得就像有小孩子在抓一样,有种很痒又十分柔软的感觉,而当张文刚亲到张曼莹那鼓起的小馒头,准备用娴熟的口技先送这小美人上天堂一次时,张曼莹却突然阻止张文的动作,小手捂住下身,摇着头说:“文叔,别,我不太适应……”

    “好吧。”张文知道张曼莹的心理上还有点不习惯,毕竟还是处女之身,自然放不太开,而见她那湿润的羞处已经足够润滑,就分开她的双腿,然后跪到她的身下,略显激动地说:“曼莹,我要来了!”

    “嗯……”张曼莹羞涩的点了点头,见张文的命根子在寻找着羞处,心跳顿时快得没办法抑制。

    “宝贝,忍着点!”张文握着**抵在张曼莹那湿润的**上,开始慢慢磨蹭着,手也缓缓拨开**,在那粉红色的地带找到敏感的阴蒂,轻轻的捏了一下。

    “呀,酸……”张曼莹立刻呻吟一声,腰身也被刺激得弓起来。

    “酸点好!”张文嘿嘿一笑,在挑逗一阵子后,见张曼莹动情,也不紧张,这才握着**对准小嫩穴猛地一挺,脑子瞬间一片空白,觉得好湿润、好热!

    “啊……”张曼莹咬着牙叫了一声,眉头不由得皱起,但她还能承受,只是觉得下身似乎被塞进一根坚硬的铁棍般,而且还在体内激动的跳跃着,胀痛伴随着快感,让她浑身变得紧绷。

    “放松点。”张文低头一看,发现**要进去已经十分艰难,虽然有唾液和**的润滑,但张曼莹有点紧张,张文能清楚感觉到**内的嫩肉在使劲蠕动,似乎要把**挤出去一样,便搂住她的腰,不让她本能的后退。

    “嗯……”张曼莹哼声道,因为张文正不客气地一点一点地前进着。

    当**前进了一小点时,张文突然感觉到前面有层膜阻碍着他前进,而且只要轻轻一碰就能感觉到身下的小美人疼得颤抖起来。

    张文赶紧停下动作,抓着张曼莹的腰不让她往后缩,接着低下头,一边舔着她的耳朵,一边兴奋说道:“曼莹,再进去一点,我们就在一起了!”

    “嗯,你来吧!”张曼莹被张文这么一舔,顿时哼了一声,而疼痛在挑逗的快感下有点缓解,只是想起即将要蜕变成一个女人,难免有点惆怅,半睁的双眼楚楚可怜地看着张文,似乎是在渴望一个能让她安心的温柔。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张文当然明白张曼莹的心思,吻了吻她红红的小脸后,见她的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马上就挺着腰往前狠狠的一挺,顿时觉得整根命根子陷入一片火热的潮湿中。

    “啊……”张曼莹顿时疼得叫了一声,当身体被彻底占有的时候,她甚至能听到处女膜被撕裂的声音。

    张曼莹紧紧皱起眉头,咬着下唇,连脸色都有点苍白,那原本柔软的身体僵硬的颤抖着,似乎每抖动一下,都是为了发泄让她终身难忘的疼痛。

    张文见状,顿时心疼坏了,赶忙停下动作,随即附在张曼莹的耳边说着温柔的情话,手口并用的挑逗着她身上的敏感点,不停舔着她的**、吸吮着她的耳朵,给予她更多的快感冲淡破身后的疼痛。

    在一阵挑逗后,张曼莹的身体才从紧绷的颤抖中慢慢舒缓下来。

    当张文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变得柔软,感觉到张曼莹的呼吸因为他的挑逗变得剧烈,张文才直起身,舔了舔嘴唇,笑眯眯地说:“曼莹,可以动了吗?”

    “嗯……”张曼莹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眼带几分茫然,气喘吁吁地说:“原来,真的满疼的……”

    张文笑眯眯地看着张曼莹,看着命根子被她那粉嫩的**所吞没,心里就感到一阵自豪!而稍稍抽出来一看,发现命根子上除了晶莹的**外,还有几丝鲜艳的处子血,一滴一滴地散落在床单上,开出一朵朵美丽的花,张文顿时兴奋得傻笑起来,低声问道:“曼莹,你要看吗?”

    “嗯,怎么看?”张曼莹红着脸,好奇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已经有点适应胀疼的感觉,但她还是很想看那巨大的命根子是怎么进入体内,甚至有点怀疑她自己怎么能接纳得这样的尺寸。

    张文拿来枕头,垫到张曼莹的臀部下面,并将她的双腿分开后,随即暴露出两人的结合处,兴奋地说:“看清楚了,一会儿我就要动了!”

    张曼莹的小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放在嘴边,微微的抬起上身,看着两人的结合处,眼底充满好奇和激动,只见那红嫩就像花瓣般的**已经盛开,在一片晶莹透亮中,刚才还含在她嘴里的命根子已经隐没在她的体内,这个淫秽的景象看起来特别有冲击性,当命根子激动得跳一下时,她也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一声。

    “我来喽!”张文见张曼莹看着两人的结合处,更是兴奋不已,也没办法再抑制体内的**,双手立刻搂住张曼莹的小蛮腰,缓缓的将命根子抽出来,接着再插回去。

    “嗯……”张曼莹呻吟一声,水蒙蒙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心爱的男人,见张文一脸询问的关心,心里感到一阵暖意,即使还有点胀疼,还是柔声说道:“没事,文叔,你继续……”

    “忍着点。”张文见张曼莹并没有激烈的反应,双手开始往上抚摸,抓住她那对充满弹性的**,用九浅一深的姿势再次轻轻挺动着,每一次的动作都无比轻柔,而每一次的进入都能清楚感觉到处女穴的紧窒,和嫩肉蠕动带来的挤压快感,爽得让张文脑子都有点发昏。

    “文叔,没事,好舒服……”张曼莹低低呻吟道,虽然张文那温柔的**仍让她有点疼,但**的美妙也伴随而来,那是她从没体验过的一种**上的愉悦。

    好一阵子后,张文见张曼莹已经开始适应,这才开始改用三浅一深的频率**,而张曼莹也开始发出迷人的呻吟声,而那呻吟就像是在哭泣一样,每一次的深插都让这声音变得高亢,这听觉上的刺激更进一步刺激着张文的**!

    “文叔,可以,再快……”抽送了好一阵子后,张曼莹已经适应张文的进入,那逐渐强烈的快感让她的脸上布满陶醉的红晕,满是吻痕的身体也开始发红,并伴随着张文的撞击而晃动着!

    “曼莹,我来了……”这时张文憋了好一阵子的**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一听到张曼莹的话自然是不再抑制,双手有些粗鲁地捏住她那充满弹性的**,闷吼一声后加快**的速度,就像打桩似的,瞬间让**挤出更多**。

    “啊!啊,这样……啊……酸!酸!”张曼莹没想到撞击来得如此猛烈,小手马上抓紧张文的手臂,小嘴发出的呻吟声顿时变得含糊不清。

    “爽吧!”张文兴奋地舔了舔嘴唇,双手使劲地揉捏着张曼莹的**、按着她的**,而**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几乎每一下都撞着她那粉嫩的臀部,每一下都深深的一插到底,他甚至感觉到张曼莹体内的子宫因为他的粗暴而痉挛着。

    “文叔,不行……这样,我受不了……太……”

    “太深了……啊!轻……啊……你的那个……啊!”

    张曼莹已经不知道她自己在喊什么,每一声呻吟都变成**的宣泄。之前,她总觉得影片上那些女人的叫声有点夸张,但当初夜遭遇到如此猛烈的撞击时,那源源不断传来的快感让她明白男欢女爱为什么比毒药还致命,每一个细胞都因为这有力的撞击而跳跃着,舒服得让她有点承受不了了。

    用传统的姿势插了二十多分钟后,张文和张曼莹浑身已经布满汗水,虽然张曼莹还不懂得怎么迎合张文,但张文光看到一个处女被他撞击得浑身颤抖,看她在身下低唱浅吟,那心理和**上的快感,让张文脑子都发晕了,冲撞的时候不由得闷吼着,似乎是在为他自己加油助阵一样。

    “文叔,我、我不行了……”张曼莹在快感越发强烈的冲击下,浑身突然控制不住的痉挛起来,睁大了眼睛,张大嘴巴“啊!啊!”叫着,并把张文的手臂抓得更紧,指甲几乎都要陷进肉里了。

    张文知道张曼莹的**马上就要来了,而且她体内的**实在太紧堂,加上不停蠕动,令张文舒服得快要把持不住,从腰上一直麻到前列腺,他浑身颤抖着,嘶哑着问道:“曼莹,你今天是安全期吗?”

    “是……”张曼莹浑身都剧烈抽搐着,而这已经是她唯一能说出的话。

    “我要射进去了!”张文的眼睛几乎布满血丝,那强烈的快感让他再也忍不住,他抱着张曼莹的腰狠狠冲撞着,撞得张曼莹不由得张大嘴巴,连声音都发不出,那柔软的身体僵硬得连动一下都没办法。

    “我来了!”张文能感觉到他那粗暴的动作让张曼莹体内的子宫更加活跃,身体就像是触电般的痉挛起来,眉头一皱,随即搂着张曼莹的腰,将命根子尽根没入张曼莹的体内,而**抵在子宫口时已经控制不住,马眼一开,顿时火热的精液就像不要钱似的喷射出去。

    “啊!啊,不行,太烫,啊……”张曼莹已经无法承受张文的撞击,瞬间灵魂就像离开**一样,在强烈快感袭来时毫无意义的大叫,张文那猛烈的冲撞、喷射而出的滚烫精液,让她的第一次**变得极端猛烈,澎湃而出的**伴随着快感袭来,让她的身体就像失去控制般疯狂抽搐着!

    “啊……”张文一边耸动着腰部继续喷射,一边抱住张曼莹那颤抖的身体,当感觉到**浇在敏感的**上时,也禁不住哼了一声。

    “文、文叔……”张曼莹激动地抱着张文,下身一阵一阵的抽搐,当**和精液碰在一起的时候,那一刻美得让她几乎上了天堂。

    在激烈的运动过后,空气中不停回荡着急促的喘息声,而张文两人都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彼此抱在一起,体会着对方快速的心跳,以及满身的汗水和登上巅峰的愉悦,身体仍结合在一起,不过这时分泌物已经把床单打湿一大片,衬托着那朵显眼的梅花,让一切看起来更加香艳。

    空气中满是刺鼻的**味道,十多分钟的休息,张文和张曼莹都没有说话,彼此都沉醉在那欲仙欲死的快感中。

    张曼莹脸上是**后的红晕,当她慢慢从这余韵中回过神来,气有点上不来,这才推了张文一下,小声说道:“文叔,你、你好重……”

    “没压坏吧?”张文还有点恋恋不舍,不过还是赶紧直起身,而当软化的命根子从张曼莹的体内出来时,就像打开瓶盖一样,顿时精液、**混杂着处女血缓缓流出,越过张曼莹的腿根,滴在那本就湿润的床单上。

    “我渴!”这时张曼莹还沉浸在**的余韵中,好半天后才挪动着身体到床头,一副楚楚可怜地看着张文。

    张文闻言倒了一杯水给张曼莹,看她喝完后满足地舔着嘴唇,这略带诱惑的小动作让他顿时又起**,不过这时命根子已经软了,而且也得休息一下,于是张文靠在床头上,拿起烟打算享受事后烟的美妙。

    张文的烟刚叼在嘴边,张曼莹马上就拿起打火机帮张文点上。

    张文有些错愕地看着张曼莹,张曼莹立刻顽皮的笑了笑,枕到张文的腿上,笑呵呵地说:“文叔,我这小秘书不错吧?”

    “不错,够乖!”张文也嘿嘿笑起来,美美的抽了一口烟后,又忍不住上下其手地玩着张曼莹的**,色眯眯地说:“曼莹,刚才的感觉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张曼莹娇嗔道,往张文的身上凑了凑,撒娇般的嗲道:“最后还是把持不住,被你给糟蹋了!”

    “嘿嘿,这叫糟蹋吗?”张文嘿嘿一笑,将张曼莹抱到怀里,吻了吻她的小脸,得意地说:“咱们这叫‘郎有情,妾有意’才对吧?别说得那么委屈。”

    “我有委屈吗?”张曼莹咯咯一笑,到了这时反而不感到羞涩,一边用手戳着张文的**,一边装作很兴奋地说:“我高兴还来不及。你都说我是妾,一向都是做小的比较受宠,而且现在老板包养小秘书很正常,没想到我也体验到了!”

    “靠,这叫包养呀?”张文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怜爱地摸着张曼莹的小脸,现在关系已经确定了,看着张曼莹这活泼的模样,觉得挺开心的。

    “那肯定是喽!当老婆肯定没当情人吃香!”张曼莹装作很认真地思考着,满脸严肃地说:“我决定了,这辈子还是搞地下情,家花没有野花香,每天看那么多小三幸福,看那么多的原配被抛弃,古人诚不欺我呀!”

    “哇,你好有心机呀!”张文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其实心里明白张曼莹的体贴,她是不希望他们的关系影响到他的家庭,或许她的话听起来像是玩笑话,但话里头的心酸还是让人感到愧疚。

    彼此绝口不提这层关系该如何定位,互相嬉闹好一会儿后,都有点累了。

    张曼莹一直喊着下身疼向张文撒娇着,而看那粉嫩的小地方被他弄得红肿,张文兴奋之余当然是点头哈腰,这层窗户纸捅破后,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已经像是相恋多年的老情侣一样,彼此都没有再矜持的遮掩什么。

    张文觉得有点小看大学生的开放程度,看似文静可人的张曼莹,在她那群姐妹的熏陶下也有点小色,一亲热起来根本没有避讳,几乎都能和张少琳一拼。

    嬉闹后,张文软磨硬泡拉着张曼莹一起洗鸳鸯浴。

    在浴室,张曼莹发挥秘书的调皮本色,跪在地上,一边用沐浴乳帮张文洗着命根子,一边狡黠地说:“老板,你知道吗?这个服务有个专业的名词。”

    “什么?”张文饶有兴致地看着张曼莹,命根子被她的小手刺激着,也有点要硬的迹象。

    “洗一鸡!”张曼莹顽皮的笑了笑,略带色意地看着张文。

    太冷了吧!张文一边和张曼莹嬉闹,一边上下其手地吃豆腐,没一会儿,张曼莹就在他怀里娇喘吁吁,张文见状便让她趴在洗手台前,接着从后面再次插入这美丽动人的身体内。

    “呀……”张曼莹满足地呻吟一声,抬起头看着镜子中这羞耻的姿势,看着张文在她身后淫笑耸动着,竟然感觉到一阵说不清的兴奋。

    “小妞,看老板怎么干你!”张文意识到张曼莹的兴奋,一边说着淫秽的话,一边用双手按住她的臀部,开始狠狠**起来。

    “啊……太深了……”张曼莹开始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小嫩臀被撞得“啪!啪!”作响,而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妩媚又放荡的模样,看着张文正在征服她,快感的来临顿时变得越发猛烈。

    后入姿势的好处就是插得深,而且视觉上可以享受女人在胯下的征服感!假上前面有一面镜子,看起来更有冲击性。

    半个小时后,张文抱着**了一次的张曼莹来到床上,继续在她那青春而诱人的身体上发泄着**。

    在张文的劝说下,张曼莹也心动地试着女上男下的姿势,她跨坐在张文身上,并用**套弄着命根子,接着开始上下抬动着臀部。

    张文惬意地躺在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张曼莹的挺动,也欣赏着房顶镜子上视角不同的香艳,接着他心念一动,还挺了挺腰让命根子插入得更深,换来张曼莹嗲嗲的呻吟声,手也肆意地玩弄着一对**,爽得脑子都有点发晕。

    张文没想到会有这一夜的**,或许是酒精作祟的关系,刚破处的张曼莹配合着他,尝试着各式各样的姿势,让他可以尽情的在她身上寻找**的欢愉,而且张曼莹还十分大胆,在休息的时候,她甚至还把刚从她体内抽出来的命根子,含在嘴里吸吮着,这一切的美妙让张文惊喜不已。

    这一夜,房间内全是诱人的声音,空气中全是**的气味,两具**不知疲惫的交缠在一起,在彼此的身上索求着,似乎是情愫压抑了太久,要把过去的补回来一样,张文和张曼莹沉浸在**的美妙世界中,久久不能自拔。

    第六章 祭祖风波

    马上就要中秋了,传统的节日在这落后的地方就像过年一样隆重,大街上到处可见贩卖月饼和柚子的商家,大量学生和企业的进驻,让原本冷清的四清县越发繁荣,一切都在蒸蒸日上的发展,所有事情也都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张文的生意都上了轨道,人自然也轻松了,不过苏蕊却忙坏了,大量的资金和项目都投向四清县,而这考验着这里的交通运输,即使是县城中心的街道,也都会因为行人问题而拥塞,地方太落后的问题也一一浮现水面,最近她正忙于在各个修路的工地上巡视,连带和张文偷情的机会也减少许多。

    李欣然这妞则还在省城,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怀孕,问她也说不知道。

    这段时间,张文只能和这两个美艳的尤物通通电话、发发简讯缓解思念之苦。

    前一晚,张文难得找到机会和苏蕊偷情,一连和她做了三次,差点都被榨干了,早上起来时,只见她红光满面,又恢复活力,张文则是睡到下午才起得来,腰也酸了一、两天。

    惬意的生活呀!最近张文的事不多,而且刚好敏敏和秀秀放假,于是张文趁着空闲就带她们去旅游三天,当然每天晚上都是激情奋战,回来的时候两个小妞都高兴坏了,天天看着洗出来的照片,摆弄着带回来的纪念品,也把张文伺候得和小皇帝一样,日子爽得就像在做梦一样。

    四清县就要富裕起来了,连带的效应就是五挂村一带会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出外打工,令原本就贫穷的小村子变得越来越冷清,如果不是张文的两个养殖厂设在这里,留住不少年轻人,恐怕这一带真的就成了养老区,当然也有不少人把眼光看在消费群上跑去做生意,这也让原本贫穷的小地方变得富裕起来。

    五挂村一带最有气势的建筑物,原本张文还以为是他那豪华的大宅,但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那依山傍水而建的张家祠堂才是最显眼、最精美的地方,有两百年历史的老祠堂虽然经历岁月风霜,但在小心的呵护和修缮下,却也是气势蓬勃,比电视上的一些古宅还要气派,看起来更有威严。

    张家祠堂占地近六十亩,很多繁琐的东西和关于氏族的一切都被小心翼翼的保管着,而其实对于传统张文有很多事不明白,不过却对于位于正中间的祖宗牌位感到很震撼。

    只见一块块牌位从高到低,就像小山一样,一个个刻着古老记忆的名字,让你仿佛能看到他们活着的时代,在香火的缭绕、虔诚的供奉下,看起来格外神圣。

    今天算是本地大家张家最重要的日子,张家祭祖是十年一次,正好让张文给赶上。

    历代衣锦还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