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要是男孩呢?」

    秀秀的心一下子就宽了,又问道:「要是男孩的话,那怎么样?」

    「男孩?还是算了吧!」

    张文一脸严肃的迟疑一会儿,摇了摇头,咬牙切齿地说道:「要是男孩就丢到海里,小小年纪就整天待在你怀里,抢我老婆的疼爱,又抢我最心爱的咪咪,还得让我老婆没日没夜的伺候着,看我不打死他才怪!」

    「哪有吃自己儿子醋的呀!」

    秀秀被张文逗得不由得「噗哧」一笑,马上拍着张文的胸膛,嗔怪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我就想吃醋,怎么样?老婆是我的,不关他的事!」

    张文一脸蛮横的说道,话没说完,就直接吻上秀秀的嘴唇。

    秀秀感到难为情的「哼」了一声,小手抱住张文的脖子,小脸一红,柔软的小舌头迎合着爱人的挑逗。

    秀秀怀孕的消息自然成为张家的大事,陈桂香一高兴,天天吃好喝好的伺候着秀秀,别说不让秀秀做家事,连她走路的距离也要控制,所以即使只有一个月,秀秀还是只能老实地辍学在家安心养胎。这对於一向勤奋好学的她来说,多少有点无奈,於是张文思来想去,还是把公司每月的帐目悄悄带回家,美其名是想让秀秀检查帐目,其实也是不想让她太过无聊。

    然而秀秀对於数学的天分确实好的惊人,不仅在学习上名列前茅,对於这些专业会计做出的帐目,甚至就连出纳给的帐本也没问题,不仅找到一些矛盾的地方,还帮张文查出一些回扣,这下倒让张文对秀秀刮目相看,也知道秀秀十分热爱数学,而且对她来说,休学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秀秀几乎自学完学校的课程。

    这段时间,张文找来不少这方面的专业书籍给秀秀,让她没事的时候可以看,而让人惊讶的是,秀秀的天赋高得有点吓人,於是张文就直接把名下所有生意的帐簿都丢给秀秀检查,让秀秀有事情可以做,也算是一举两得。

    张文和秀秀你侬我侬的恩爱一阵子,直到夕阳西下,才携手一边散步,一边回家。

    陈桂香和何秀芸已准备好一桌美味的菜餚,更有为秀秀精心熬制的汤,除了家里的女人们,刚下班的苏蕊也赶过来,在一片融洽的气氛中享受着大家庭的欢乐,而林巧玉抱着她女儿坐在沙发上,一边喂女儿喝奶,一边享受着为她准备的美食。

    在一片莺莺燕燕的笑声中,这顿饭充满了欢乐。酒足饭饱后,女孩们做作业,少妇们忙着做家务,苏蕊和林巧玉则逗弄着孩子,倒也算是悠闲至极。饭后,张文来到书房,开始整理书桌上的帐本和一些生意的计画书,旁边则是喜儿和小丹,她们正在玩游戏,两个小萝莉斗气斗得小脸通红,倒也算是为张家的生活添加不少乐趣。

    这时,张少琳推开房门走进来,放了一杯茶在桌上后,有几分幽怨的说道:「小文……」

    「姐,你放心。」

    张文当然知道张少琳在想什么,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转过身,一把抱住张少琳,吻着她的小脸,神情严肃而眞挚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现在只缺一个好时机。 相信我,我有办法让你和秀秀一样,成为我的妻子,让妈妈也那么无微不至的照顾你。」

    「嗯……」

    张少琳闻言依偎在张文怀里,小脸上满是红晕,摸了摸已经略微隆起的肚子,一脸幸福地幻想着以后美好的生活。

    第二十二集

    简介:

    新年到来,难得浪漫的张文安排了一次惊喜,而这举动也让众女感动得落泪!

    身为长子,张文与陈桂香一同守岁。在这段母子共处的时光中,张文吐露了对于家人的深沉感情,而为了安抚张文的情绪,陈桂香竟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人物:

    【张小嫣】张文和敏敏的女儿。

    【张茗茗】张文和张曼莹的女儿

    【林珑】林巧玉的女儿

    【张定龙】张文和秀秀的儿子。

    【张定宏】张文和张少琳的儿子。

    【关利阳】张文和苏蕊的儿子。

    【陈燕祥】张文和李欣然的女儿。

    第一章年关

    年关到了,这个中华民族最传统的节日,一直以来都很受重视,不管是穷是富,是老是少,大家都很期待和家人团聚,过一个美好的年,而且忙碌了一整年,难得的清闲假期,自然就是要好好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并可以趁这个时候好好放松一下。

    冬天的海边小村,气温维持在十多度,虽然似乎并不寒冷,但海边的空气总是带着一种刺骨的冷意,加上凌厉的海风就像是刮骨刀,吹在脸上时都像是被利刃划过,南方特有的寒意越来越强烈,这也是一年即将要结束的信号。

    都市的建筑物,是由钢筋铸造成的牢笼,有很多人不知道邻居是谁,甚至即使居住在同一栋楼,冷漠的都市人也找不到可以拜年的朋友……过年的气氛应该是热闹非凡,但在都市却是最冷清的时候,即使张灯结彩,但在繁华的背后却有更多的陌生还有空虚。

    一到过年的时候,很多到都市打工或做点小生意的人,都会收拾行囊返回家乡,即使工作再忙,也会选择和家人团聚?大批的外地人和商贩都会离开城市,回到乡下,一时间让车水马龙的都市显得冷清,冷清得让人尽管身处在高楼大厦的包围中,仍清楚感觉到现代都市让人无奈的冷漠。

    比起城市的年节,乡下的过年永远很热闹,也充满欢笑声。

    出外打工的年轻人都会回家乡过年,并带着辛勤一年的血汗钱,和为家人准备的礼物。做小生意的人或许会很忙碌,不过更注重一家团聚的日子,一个个归来的身影,让五挂村出现空前热闹的景象,甚至连冷清的乡间小路都出现塞车的现象。

    大年三十,陆陆续续归来的游子们让四清县变得空前热闹,即使大学城的学生们大多都回去了,但街上依旧充满欢声笑语,到处张灯结彩,挂满象征吉祥的红灯笼,几乎每个夜晚都闪闪发亮,照得朴素的县城充满复古的韵味。

    张文的新家已经装潢完成,总算赶在过年的时候入宅,令张文松了一口气,而且所盖好的新家和张文所设计的一样,于是张文给负责的金胖子一个大红包,让他高兴得也给小丹她们大红包当回礼,而且原本赔得快血本无归的金胖子,在张文的关照下,总算是挺过去,工作时自然十分卖力,张文也不用担心房子有任何问题,毕竟谅他也不敢。

    占地足足有五十亩的新宅院算得上是气势恢弘,别说在这贫穷的县城,就连市中心也很难找到这么豪华的私人住宅,而为了保险起见,张文把所有的手续全都办好,毕竟以前五挂村的房子有点私建的嫌疑,现在房子装潢得如此豪华,张文自然不想惹麻烦,所以一切还是照正常手续所规定。

    新宅院外的围墙几乎有三公尺高,而且围墙上还加装铁丝网,即使是成年人都没办法攀爬上来,也不是张文过于敏感,只是安全的问题还是要注意一下。外围的围墙全漆上绿色,坐落在山水间,一点都不会破坏周围的自然风景。

    虽然院子很大,但规划得井井有条,重金聘请最好的设计师设计,以绿色为主并配合环境建造,前门的水泥路直通车库和大门,路的两边是郁郁葱葱的草坪,草坪旁边种了不少修剪整齐的花丛和移植的各种果树,角落搭满葡萄架,还留一片西瓜地。

    院子中间是一栋栋精致但不失大气的别墅群,绿蓝相间的主色调显得很温馨,给人一种家的温暖,不显得奢侈和夸张,而装潢并没有太讲究,也没有不必要的奢华装饰,反而是配合着周围环境装潢,使别墅群和这山水融为一体,看起来十分协调。

    别墅群的左边是一排整齐的车库,旁边还有几个住着狗的狗笼,右边则是一座休闲的凉亭,竹子和水泥的混合看起来简单又不失情趣,虽然在冬季不太实用,但到了夏天绝对是休闲的好去处。想想在炎炎的夏日,躺在亭子内的太师椅上睡个美美的午觉,旁边再摆一壶清香的花茶,那种滋味绝对比神仙还舒服。

    后院的面积比较大,不过除了一座引进山泉水的池塘外,就是种植蔬菜的田地。节约一向是陈桂香的生活理念,能节省就不容许奢侈,所以一开始要建这别墅群时她极力反对,虽然原本的大院由於越来越多人住已经有点拥挤,不过陈桂香觉得可以将就一下。

    张文好说歹说,最后还把陈桂香拉到一边,悄悄把陈君维要买房子的事情告诉她,而且还很猥琐的表示那投资不到五十万的房子可以狠宰他一百多万时,陈桂香才两眼发光,一边夸奖张文会过日子,一边满心欢喜地等着住进新家。

    别墅后面的田地甚至还夸张的盖上大盆,而且养殖厂的工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载着肥料来这里翻土种植、浇水灌溉。

    本来张文不想那么麻烦,不过想想,觉得现在食品的问题那么多,一些包装食品更是糟糕,为了家人的健康,最后还是支持陈桂香的想法,把后院近二十亩地全拿来当菜园,这样也能保证食物的安全。

    别墅群占了十多亩的面积,虽然看起来似乎是一栋一栋的单独楼层,不过事实上八栋三层的别墅围成一个圆形,各有通道连接到二楼的客厅。

    二楼的客厅是晚上张家人相聚、吃饭聊天的地方,一楼的客厅虽然也装潢得很豪华,不过是用来接待客人。在这方面,张文分得比较清楚,而且喜欢晚饭后,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觉,所以才会决定上下两层各设一个客厅。

    一开始,房子几乎是照张文的设想来建的,不过张文也有征询每一个女人的意见,都照她们的想法来装潢她们各自的房间,让女人们欢呼雀跃不已。梦想中的小天地完全照她们的想法装潢,张文完全可以感觉到她们的欣喜,所以每晚的香艳都柔情似水,爽得张文都有点找不着边。

    在设计房子时,张文充满淫念的留了个心眼,就是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房间,不过秀秀和舅妈单独住一栋,敏敏和姨妈住一起,喜儿则和小丹一起住,两个小萝莉的别墅装潢得十分唯美,而陈桂香单独住一栋别墅,张少琳也单独住一栋别墅,并在众女的默许下,林巧玉即使还住在老房子,但这边也有她的房间。

    虽然是各自分开住,但二楼的大客厅就有通向她们房间的门,所以每到晚上,张文可以像皇帝选妃一样选择住处,只是每晚看着每间房门,思索着门后那些女人不同的风情,绝对纠结万分。

    张文既想和两个小萝莉双飞,听她们在胯下呻吟,又想到姨妈那边,来个母女双飞,满足兽欲,这种为难的心情,旁人绝对无法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男人都会想抓起棍棒,乱棍打死张文。

    今天已经是大年三十,五挂村到处是穿着新衣服乱跑的小孩子,在路上遇到的乡亲,都会道一声新年快乐。

    乡下十分热闹,到处都是在放鞭炮的小孩子,孩子们到处拜年,用祝福换来一个个红包?大人们则聚在一起小赌一番,麻将、扑克牌,成为最普遍的娱乐。

    时近傍晚,晚霞布满天空,让大地变成一片亮眼的金黄色,即使日落黄昏,却有种温馨而动人的感觉。

    张家新宅院此时人来人往,拜年的人出出入入,可以说是门庭若市,不管是县里的朋友还是村里的乡亲,认识的全都来了,这让张文有点忙不过来。

    “姐,小丹呢?”

    张文坐在一楼客厅的主位上泡茶,一边招呼那些官员,一边忍不住问道。这个小萝莉一吃完午饭就不见踪影,喜儿也被她带走,大概又跑到哪里去疯了吧?

    “不知道,好象去玩了。”

    张少琳忙得满头大汗。她的肚子渐渐鼓起来,因此不得不把最喜爱的紧身衣物全收起来,换上宽松的休闲衫,但即使怀孕后略显发福,但也没有减少她的美丽,那忙碌的身影吸引大多数男人的目光,甚至还有些人开始在幻想要当张文的姐夫。

    “文叔,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张定光坐了一阵子,见客人越来越多,他识趣地起身告辞。

    其他人见状,也识趣地起来要走,毕竟坐太久也不好,而且现在这场合也不适合攀关系。

    “不好意思,招待不周。”

    张文赶紧把张定光等人送到门口。

    门外停满一部部轿车,张文在跟来访的客人打完招呼后,一个个全都没影,今晚不知道又要去哪里**。

    这时,张文苦笑地看着一地的礼品,连忙叫虎子来帮忙搬到一旁。心想:这些家伙提得大包小包,几乎快堆成小山,但想送礼倒不如给现金,何必这么麻烦?

    “表哥!”

    秀秀忙着泡茶给客人喝,一看张文有空,立刻跑过来,手里拿着一大叠的红包,羞答答地说道:“这个怎么办?今天一直有人塞红包给我,好多人我都不认识。”

    “你那哪算夸张?”

    敏敏也跑过来,手上拿着不比秀秀少的红包,更绝的是,还从口袋掏出一个塞满的塑胶袋,有些无奈地说道:“你那个还好,喜儿和小丹的红包全都在我这里!”

    “恭喜各位娘子,你们发财了!”

    张文在旁边呵呵的笑着,随即装模作样的用下流的嘴脸,开玩笑地说道:“以后为夫就指望你们包养了,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幸福!”

    “少来,你自己去外面看看!”

    张少琳咯咯笑起来,妩媚地白了张文一眼,忍俊不禁地笑道:“在院子那边,村里的孩子几乎全都跑来讨红包,而且祠堂那边也过来不少人,妈现在应该红包给到心都要流血了!”

    “没关系,也没多少!”

    张文嘿嘿一笑。跑来要红包的孩子确实很多,不过陈桂香一人只给五十,原本以为一下子就能搞定,没想到今年别的不多,就熟人多,结果发到现在都还没发完,几乎全村的孩子都跑来拜年,尽管陈桂香嘴里唠叨心疼,但张文知道她心里肯定很快乐,因为这样热闹的年节,不曾在过去出现过。

    舅妈和姨妈都跑出去拜年,林巧玉则待在楼上照顾孩子。

    等到日近黄昏时,大家才有空坐在一起,不过大家都有点累坏了。女孩们是招呼客人太累,陈桂香则是发红包发到心痛,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懒得动弹,谁都懒得提晚饭的事,应该也累得吃不下了,好在救星没多久就到,陈强带着他的石女老婆跑过来凑热闹。

    怎么说陈强是秀秀的爹,张文的岳父兼舅舅,这种一家团聚的年节怎么少得了他?虽然一开始他跟何秀芸之间有点尴尬,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似乎都看开了。何秀芸也告诉秀秀不要对他的新老婆有偏见,慢慢的,大家便相处得融洽,这也让张文松了一口气。

    最后大家投票决定,今年的年夜饭一人煮一道菜,做得最好的有大红包奖赏。

    有了这种游戏似的方法,女孩们才打起精神下厨,在各自别墅的厨房精心准备着菜肴,而陈强也拉着他老婆和年轻人较劲,家建和小秋也跑去市场买螃蟹,准备煮菜。

    土皇帝似的的生活呀!她们都在忙碌,而陈桂香则没收喜儿和小丹的红包,跑去清点。

    张文闲来无事,就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打电话给苏蕊和李欣然,两个尤物都回家陪家人,而且为了面子问题也得拜会所谓的婆家,尽管都恋恋不舍,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诉说对彼此的思念之情,情意绵绵的感觉很好,在一通肉麻得几乎要天诛地灭的电话刚打完,就见张曼莹穿着睡衣,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的跑过来,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扑到张文怀里,嘀咕道:“文叔,新年快乐丨?”

    “你睡够啦?”

    张文呵呵一笑,伸手抚摸着张曼莹那略显散乱的头发。

    年关近了,公司异常忙碌,名下的饭店和各个娱乐行业几乎天天爆满,自然让身为秘书的张曼莹忙不过来。

    昨晚,张曼莹处理文件处理到快天亮,又一早起来和其他女孩乖巧地向陈桂香这个未来婆婆拜年,结果下午就睡得天昏地暗了。

    “不够,现在又困又饿!”

    张曼莹紧紧地抱着张文,幸福的依偎在张文怀里。

    清纯的美少女自从被开发后,就越发迷人,而且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地下情后,两人的关系便公阅了,张曼莹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到现在已融入张家的生活。

    陈桂香也没有意见,毕竟在她的想法,多娶几个就可以多生几个,这是件好事,而其他女孩像早就预料到,没有太多的惊讶,大家很自然的接纳这个失去双亲的女孩。

    “等一会儿就有得吃了。”

    张文呵呵一笑,紧紧抱着张曼莹,看着她那疲惫的样子,心疼说道:“曼莹,等今年的事处理好后,你就换个职位,整天这么累也不行,而且你还得到学校上课!”

    “不换……”

    张曼莹把头钻到张文胸前,摇了摇头,撒娇道:“你老婆那么多,还是当小秘书比较受宠!学校那边的课我早就自修完了,就算马上毕业考都没问题!”

    “但你这样会累坏的!”

    张文还是很心疼,让张曼莹累成这样,他这个老板也太没良心了!

    “没关系,我喜欢,这样才能帮你分忧!”

    张曼莹抬起头,倔强的摇了摇头后,狡黠的笑了笑,难掩暧昧地说道:“而且家里的姐妹们可会支持我的想法,你整天拈花惹草,要是再让你换秘书,明年这些房子都住不下了。”

    “我有那么好色吗?”

    张文恶汗了一下,他的名声已经败坏到这地步了?悲剧呀!

    “有!”

    张曼莹温柔的笑了笑,给张文轻轻的一个吻后,含情脉脉地说道:“不过我喜欢!”

    “这才乖嘛。”

    张文抱着张曼莹亲了一阵子,两人享受着这难得的亲密时光。

    “喂,哥,你们在干什么?”

    这时,小丹疯了一天,总算回来了,那一身新衣服散发着鞭炮的味道。可爱的小萝莉今天打扮得很迷人,一进门就故意大呼小叫起来:“今天是大年夜,你们可不可以别这样?要造人的话就等晚上!大家都还在等吃晚饭,你们该不会是想直接表演,让我们边吃边观赏吧?”

    “乱说什么?”

    张曼莹小脸一红,马上跑过去追打小丹。

    “本来就是嘛,你这个小色女!”

    小丹放肆的笑道,一边朝张曼莹做鬼脸,一边跑向自己的房间,看来小萝莉想去换衣服了。

    喜儿跟在小丹身后走进来,一看到张文,立刻蹦蹦跳跳的跑向张文,一边向张文拜年,一边甜甜笑道:“爹爹好,爹爹新年发财,万事顺心!”

    “喜儿最乖了!”

    张文闻言一乐,赶紧从口袋掏出好几个红包,并偷偷给喜儿,将她拉到身边,在她耳边悄悄吩咐:“喜儿要藏好,这是爹爹和其他叔叔伯伯给你的,你丹丹姐的那些红包都被奶奶没收了,这可是爹爹替你保存的胜利果实!”

    张文说话时,闻着喜儿身上的体香,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喜儿顿时娇躯一颤,可爱的小脸浮现一抹动人的红晕,高兴得抱住张文,献上小嘴亲吻了好一阵子,才气喘吁吁地说道:“喜儿知道,喜儿开学后一定要考第一名,让爹爹高兴。”

    “嗯,玩了一天,去换衣服吧!”

    张文宠溺的亲着喜儿,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喜儿,顺手在她那柔嫩的小屁股上捏一下。

    “嗯,爹爹,一会儿见!”

    喜儿乖巧的笑了笑,开心地拿着红包,跑回房间。

    厨房内一阵忙碌后,菜就一一上齐。

    为了让大家在吃饭时不会显得拥挤,张文特意订做一张直径足足有两公尺的旋转餐桌,虽然这东西有点不实际,但人实在太多了,大家又很享受在家吃晚饭的乐趣,所以为了和乐融融的吃饭,这样的家具也不算奢侈。

    坐了一阵子,敏敏笑呵呵地跑过来,一边拉着张文的手,一边开心说道:“表哥,可以吃饭啦!你过来试一下我新学的菜,很不错!”

    “好呀,我们敏敏做的菜肯定好吃!”

    张文马上搂着敏敏的肩膀,往餐厅走去,还凑到她的耳边,色笑道:“不过肯定没有你的咪咪好吃!”

    “呿,色胚……”

    敏敏妩媚的白了张文一眼,低下头,嘴角不自觉挂上开心的微笑。或许是遗传的关系,加上这段时间的伙食变好,敏敏的**变大了,都快有D罩杯了!

    原本一开始敏敏瘦得和秀秀差不多,现在**却像打了激素般胀大,大概再过两年,敏敏就会成为家里的第一波霸。

    餐厅内早就坐满人,家建、陈强皆带着老婆过来凑热闹,而每位女孩都穿上新衣服,好好打扮一番,少妇们则略施粉黛,更显得万种风情。

    张文一进去餐厅,眼睛都有点看花,尽管大多是自己的女人,但凑在一起还是很有杀伤力,尤其是当她们含情脉脉的眼神一起投向他时,虚荣心瞬间就得到极端的满足。

    “小文,你坐这里。”

    陈桂香坐在主位旁边,指着空空的主位,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你的地方,替你留的呢!”

    “妈,不用那么讲究。”

    张文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毫不客气地坐下了。虽然张文不讲究这些事情,但没办法,在这种封建的地方,有的传统还是得保持,就像晚上在睡觉前就要洗脚,这即使是读大学的张曼莹、有知识的林巧玉,都免俗不了。虽然她们读的书多,但很多观念都自幼就开始灌输,早就深植在她们的骨子里很难去改变,而似乎也不用去改变。

    张文看了看今晚的菜色,大多是家常菜,而其实在上酒店吃饭的次数多了,令张文更享受家里的粗茶淡饭,尤其是归家时的第一顿野菜粗粮,是他记忆中最香的一顿饭。第一次和家人坐在一起吃着简单的晚饭,聊着家常的快乐,那种滋味确实很美妙。

    女孩们为了表现自己,或许也为了讨好陈桂香,纷纷拿出好手艺。

    秀秀做的是传统菜:野菇炒腊肉,而敏敏虽然大剌剌的,不过从小就开始做家务,一道色香味俱全的油焖大虾散发着香味,其他人则是清蒸鱼、烧鸡等各式各样的菜色,摆在一起时光看就是一种享受,更何况这些可是爱妻牌的大餐。

    张少琳做的菜是唯一的辣菜:青红双椒炒牛肉,南方地区的口味比较清淡,很少吃辣,但她偏偏很喜欢吃辣,而且吃多少都不会长青春痘,光这一点就让不少人非常嫉妒。

    张文记得有一次他正在看书,张少琳就满脸窃笑的跑进来,挑逗他一会儿后,猛地扒下他的裤子,那张美艳的脸慢慢凑到胯下,轻启朱唇将半软不硬的命根子含进去。

    性感睡衣,魔鬼身材的尤物,又那么惹火妖艳,看着张少琳在胯下**,本来应该是一件乐事,不过当**被湿润的口腔包围后,张文顿时冷汗直冒,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让人爽中带痛,而且痛感还更剧烈,接着张少琳立刻跑到一旁,哈哈大笑起来,还得意洋洋地抹了抹小嘴,指着旁边一小碗还没吃完的辣椒。

    瞬间,张文那柔弱的部位就像是有火在烧一样,令张文不由得捂着裤裆,眼泪都快掉下来,而且冲冷水澡还是没用,还是很疼,于是张文看到张少琳那嚣张得意的样子,火气一起,立刻冲过去把她的内裤扒来,随即腰一挺,结果两人都捂着下身,不停抽搐着。

    这也算是个充满情趣的小插曲吧!当然最后还是以**结束,不过想想那个滋味,张文还是会流下冷汗,后来小丹知道这件事,立刻跑到陈桂香那边告密,可怜的张少琳只能默默挨了近半个小时的骂,何况玩得那么过分,没挨打已经算是万幸了!

    “这什么东西?”

    张文看来看去,犹豫不定,下不了第一筷,但如果他不动筷子,其他人就不会动,但摆在面前的菜都那么美味,女孩们又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一时间真的很难抉择。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