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 167 部分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所以张文也不着急,示意陈桂香先起来,压抑着心里的兴奋,温柔说道:“妈,我们先去洗洗好不好?”

    “嗯……”

    陈桂香这才吐出命根子,捂住小嘴跑向浴室。《+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着的上半身呀,而且那覆盖在臀部上的小内裤看起来更加诱人,而且那背影看起来也迷人。张文见状,不由得色笑一声,立刻搓着手,神情淫荡地跟在陈桂香身后。

    浴室内,早已经打开莲蓬头的水,而陈桂香正在洗手台前刷牙漱口,即使精液的味道不让她反感,但毕竟是第一次吞咽,还是有点不适应。

    陈桂香从镜子看到张文光着屁股跑进来,胯下的巨物竟然还硬挺着,连头都没回,就娇嗔道:“你怎么进来了,妈先洗……”

    “不,妈,我们一起洗!”

    张文猛地从后面抱住陈桂香,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双手就摸上她那饱满的**,手指捏着那充血的**。

    陈桂香立刻浑身一颤,低低的哼了一声。

    “你先去洗……”

    陈桂香脸红红的推着张文,不敢看镜子上,那张文从背后抱着她爱抚的模样,即使浑身已经酥软,但还是强忍着去拒绝张文的邀请。

    “不行,一起……”

    张文毫不客气地抱着陈桂香,朝莲蓬头下走去,那温热的水流瞬间淋在两人身上,陈桂香低低的哼了一声,薄薄的内裤瞬间湿透了。

    “妈,我帮你脱……”

    张文见状,顿时兴奋得蹲到陈桂香的面前,双手不客气地去拉她的内裤,但还是顿了一下,抬起头,尊重的等着陈桂香的首肯。

    “你、你这孩子……”

    陈桂香不好意思的嗔道,白了张文一眼,最后还是妥协地分开双腿,配合张文的动作。

    陈桂香身上那薄薄的小内裤淋到水后,显得那么沉重,张文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拉下内裤,但早已兴奋得快要窒息。

    而当张文看着眼前的景象时,鼻血差点又要喷出来,只见那雪白的馒头上只有几根稀疏的体毛,那光滑而柔嫩,看起来就是个二八少女,完全不像少妇。

    陈桂香红着脸,配合着张文的动作抬起脚,让他脱掉内裤。

    这时张文才看清楚这美妙的地带,那红嫩的羞处,如血般的艳红充满着诱惑,那两片**就像是充血的花瓣,漂亮得让人迷醉,尤其是中间那已经硬起来的阴蒂,以及被**中间那湿润的痕迹,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香味,瞬间让空气变得无比**。

    “妈,你过来……”

    张文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一边说,一边拿来毛巾胡乱地擦拭两人身上的水珠,然后在陈桂香的惊叫声中把她抱起来,跑回房间。

    “小文,还没洗完……”

    陈桂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文有些粗鲁地丢到床上。

    张文顺势压在陈桂香的身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双手立刻抓着她的腿,呈M字型的分开,看着暴露出来的羞处,闻着那几乎让人疯狂的气味,令张文再也忍不住弯下腰,亲吻着陈桂香的**,舌头带着侵略性,一下子就找到阴蒂,便开始使劲地舔起来。

    “啊,小文,不行,你……”

    陈桂香顿时浑身一颤,当张文那火热的嘴唇亲着她的下身时,那带来的美妙滋味让她几乎要晕厥过去,而见张文在双腿间啧啧有味的亲吻着,本能的开始扭动着身体,羞怯的呻吟道:“你怎么舔妈那……啊,别……呀……啊……”

    “香,妈妈,这很香……”

    张文双眼通红,亲吻着那迷人的地带,舌头甚至还卷成团往里面塞。

    这时,张文光闻着陈桂香散发出来的那迷人气息,就已经要让他疯狂,令他恨不得直接吞下陈桂香。

    “啊,小文,不行……啊,好、好痒……”

    陈桂香被张文死死的抓着身体,根本无法挣扎,而且矜持的抵抗敌不过从下身传来的快感,没一会儿,就被张文娴熟的口技弄得浑身酥软,在一阵阵的低吟中享受着这从没体会过的滋味。

    啧啧的吸吮声,越来越多的**喷洒而出,空气中尽是那让人疯狂的**氛围。

    在张文帮陈桂香**数分钟后,陈桂香的身体浮现一抹火热的淡红色,小脸布满情动的红晕,喘息声时快时慢,张开的双腿似乎也无力合拢,小嫩穴流出晶莹的**,不仅小菊花无比湿润,就连床单上都有巴掌般大小的水痕,由此可知张文的**带给她的刺激有多大。

    “妈妈,舒服吧……”

    张文直起身,舔了舔嘴边的**,双手抓住陈桂香那对饱满的**,一边轻轻揉着,一边用腿将她的双腿顶得更开,准备要占有这美丽的身体。

    “小文,别、别太用力……”

    陈桂香点了点头,刚才是咬着下唇才能让她不叫出声,但那感觉实在是太美妙,美妙得让她都有点受不了。

    本来陈桂香就没尝过**的滋味,而且守寡这么多年,这时身体已经敏感到极点,好几次都爽得要晕厥过去,现在意识仍一片模糊,有点分不清现在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中。

    “妈妈,我来了……”

    张文低下头,看着陈桂香那意乱情迷的样子,一阵怦然心动,吻着她的嘴,手则握着命根子在那柔嫩的**外来回磨蹭着。

    “文,儿子……别、别这样……”

    陈桂香一边和张文湿吻着,一边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小手胡乱地在张文身上抚摸着,扭动着那性感的身体。

    “妈妈,我爱你……”

    张文吻得陈桂香几乎要窒息后,在她耳边说道,随即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身,而那早就对准目标的命根子便温柔的往前一挺,顿时那紧窒的湿润让他抽搐了一下。

    “儿子,啊……”

    陈桂香能感觉到命根子的进入,但并不如记忆中的疼痛,反而有一种充实的愉悦感,顿时不再感到紧张,不由得开始呻吟,并对这美妙的滋味充满期待。

    张文缓缓的**着陈桂香的嫩穴,就像是在为处女开苞一样,动作温柔得连他都不敢相信,而且每挺进一寸都缓慢得很。

    张文激动到连嘴唇都在颤抖,每进入一点时都觉得特别刺激,似乎是在挤开嫩肉的包围似的,陈桂香那湿润的**温热而紧窒,舒服得让张文几乎要发疯,怎么想都想不到她已经生过三个孩子,而且还是个年过三十的少妇!

    张文将命根子一点点地挺进陈桂香的内穴,动作缓慢得仿佛已经经过一世纪,当命根子终于尽根没入时,张文和陈桂香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这时,陈桂香的喘息变得越发急促,小脸的红晕也更加浓郁,而这种感觉实在找不出言语来形容,而且当张文的命根子进入时,所带来的快感很强烈,那巨大的尺寸带来的并不是痛苦而是疼爱,这也是陈桂香第一次感觉到男人的进入居然是那么的舒服。

    蠕动的肉壁、吸力十足的子宫口,令张文的脑子晕晕然的,意识有点模糊,直到这时都有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眼睛布满血丝,看着身下被他插入后,春情大动的少妇更是要发疯了!只见陈桂香一脸媚态,眼眸轻轻一瞥更是媚气横生,身体的灼热几乎要把他焚烧殆尽。

    “小文,轻点……”

    陈桂香能清楚感觉到命根子在体内激烈的跳动着,知道张文很激动,喘息着说道:“妈、妈太久没、没那个……你的又、又大……”

    “嗯,妈,我会温柔的……”

    张文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开始亲吻着陈桂香的**,含弄着她的**,双手不停抚弄着那对迷人的宝贝。

    陈桂香受到张文的手口这双重的刺激,呼吸一下子有点停滞,发出压抑的一陈桂香的呻吟宛如进攻的号角、挑起**的乐章似的,令张文控制不住的挺起腰,开始用九浅一深的节奏缓慢**着,在这成熟而动人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双手不客气地揉弄着**,头一抬,见陈桂香小嘴微张,立刻吻着陈桂香,缠住她那柔软的小舌头,开始吸吮起来。

    “小、小文……”

    陈桂香哼道,张文温柔的进入嫩穴时,所带来的快感让她的脑子一片空白,舌头本能的回应着张文的挑逗,开始生涩的跟张文互动起来。

    啧啧的舌吻,张文的双手不停爱抚着**,再加上从没体会过的温柔进入,令陈桂香一会儿就动了情,开始控制不住地扭动着身体,似乎不太满意张文这缓慢的动作。

    张文见状,立刻加快**的速度和力度,在吻得更加用力的同时,也开始用三浅一深的方式发泄对于陈桂香的极端迷恋。

    “妈,舌头伸出来……”

    张文吻了陈桂香一阵子,见她眉宇间尽是媚气,那陶醉的表情看起来特别诱人,忍不住吻着她的耳朵,在她迷人的呻吟声中想到一个坏主意。

    “嗯,小……”

    陈桂香闭着眼、愉悦的呻吟着,此时她像个听话的孩子,下身越来越浓郁的快感已经让她无法思考了,立刻顺从的张开小嘴,伸出了柔嫩嫣红的舌头。

    “妈,张开眼睛……”

    张文立刻兴奋坏了,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趴下去,一边**着陈桂香,一边舔着她的舌头,将口水滴到她的舌头上,又含着她的舌尖一阵吸吮,动作淫秽得连他看了都要发疯!

    “呜?”

    陈桂香沉浸在张文那温柔的**中,听到这话,无暇思考就睁开眼睛,就见到张文正在舔着她的舌头,舔得是那么陶醉,那淫秽的一幕让她浑身一僵,顿时觉得整个脊椎都在奋力收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僵硬控制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妈,是不是要来了……”

    张文顿时感觉到陈桂香的**在用力收缩,他没想到光是给陈桂香看这景象,她就来了**,立刻兴奋得抓住她的**,一边用力的揉弄着,一边加快**的速度。

    “不、不知道,呀……好酸,儿子……快、快点……”

    陈桂香张大嘴巴,一脸不敢置信。

    陈桂香从未体会过**的**,即使曾经用手指满足自己,但那感觉远没有这么剧烈!

    这时,陈桂香浑身开始抽搐,难言的快感开始往下身集中,瞬间就让她的呻吟控制不住地高亢起来。

    张文的撞击既有力而沉重,而且有了陈桂香**的充足润滑后,就不用担心力度的问题,每一次有力的撞击几乎都可以清楚感觉到陈桂香被他撞得连连颤抖。

    张文闷吼着,见陈桂香的表情扭捏中带着无比愉悦,又痛苦的咬着嘴唇,强忍着呻吟出声的冲动,更是让张文要发疯了!

    “啊,小文,儿子……”

    陈桂香张大嘴巴,歇斯底里的呻吟起来,在一阵阵高亢的喊叫中,那雪白而动人的身体开始抽搐着。

    陈桂香的**内一阵有力的收缩,所有的肉壁剧烈的蠕动着,那一阵阵的挤压简直就像是要张文的老命一样,尤其是每次当**顶到子宫口时,张文都能清楚感觉到有股吸力在牵引着他,这种极端的刺激实在太美妙,令张文爽得什么都顾不了,几乎每一次的**,都重重的插入子宫口。

    “儿、儿子……”

    陈桂香在张文这剧烈的撞击下,只剩下大叫的本能,突然一股无比愉悦的快感瞬间占据身体的所有感官,令陈桂香那早在前戏时就敏感的身体迅速有了反应,那强烈的刺激让子宫开始剧烈抽搐,有如上了天堂似的快感瞬间袭向全身,让陈桂香的思绪瞬间一片空白。

    “妈……”

    张文爽得直起上半身,闷哼着享受着那难以言喻的快感,他能感觉到陈桂香的**紧紧的夹着命根子,子宫口在剧烈的收缩后,开始控制不住的喷洒着**,那一股股火热的**对着命根子进行无比美妙的洗礼,陈桂香的**来得是那么猛烈。

    这时,陈桂香已经不清楚她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只知道身体的每一寸都被快感所淹没,张文那粗重而有力的撞击,所带来的刺激实在太大,几乎到了让他不能承受的地步,而且**来临时,她浑身控制不住的开始抽搐,那滋味美妙得让她无法思考,无法相信男欢女爱竟然会有如此动人的境界。

    陈桂香体内涌出一股股的**,身体还一阵一阵的抽搐着,似乎这个**太过猛烈了!

    张文顿时停下动作,见陈桂香满脸满足地闭着眼睛,沉浸在**的美妙中,陶醉得连喘息都断断续续,满脸潮红,小嘴微张,令张文不禁小心翼翼地低下头,一边享受着陈桂香嫩穴那猛烈的蠕动,一边亲吻着那迷人的容颜。

    这时,整间房间弥漫着着分泌物强烈的气味和**的氛围。

    在休息十多分钟后,陈桂香才从第一次**中猛然回过神来,无力地睁开眼睛,见张文温柔地趴在身上吻着她的脸,心里顿时一暖,但想到刚才**时那不害臊的乱叫,便有点难为情的嗔道:“小文……你刚才……怎么那么用力……”

    陈桂香说话时仍不停喘息,而那断断续续的话语,听起来更像**之音般催人**,令张文一下子就来了精神,看着陈桂香那娇羞又满足的样子,本想调教她一下,但还是害怕会引起反感,犹豫了一会儿,便继续亲吻她的脸,柔声说道?

    “妈,弄疼你了吗?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有不可信的一面,但很纠结的地方在于,最不可信的事物是男人的话,什么我们只睡觉什么都不干、什么我只抱着你不会干别的,如果你相信这样的话,我可以百分之百的告诉你,要嘛检查一下智商,要嘛就好好思索是不是要再投一次胎,因为连这样的话都信,说明智商已经低到连动物都不如的地步。

    当然,世界上也有可信的东西,就是男人禽兽不如的一面。上半身在光天化日之下是理性,但一到**的时候,下半身就会出现比禽兽还禽兽的兽性!海绵体的坚硬程度永远不会说谎,因为下半身的勃起,永远是人面兽心的家伙无法控制的软肋,连没有性生活的太监都会有看对眼的女人,更何况是一群兽性大发的畜生?

    “还说不是故意的……”

    陈桂香或许不懂这个道理,但当她看着张文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时,还是能够感觉到体内命根子那强而有力的跳动,而且那更加胀大的尺寸让她满面娇羞,略显吃惊地问道:“小、小文,你怎么还没射呀?”

    “哪有那么快?”

    张文嘿嘿一笑,吻了吻陈桂香那娇艳的小嘴,难掩得意地说道:“刚才那么快是意外,通常我到第二次的时候还是可以很持久!妈,我们继续吧!”

    “嗯……”

    陈桂香在震惊之余,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在陈桂香的印象中,男人做这种事时都一下、两下就结束了,没想到张文居然那么持久,而且看起来还不累,让她心里感到无比震撼,当然更多的因素是来自于刚才那无比猛烈的**,那强烈的快感让她快承受不了,几乎让她要窒息,何况陈桂香完全没有享受过那样愉悦的滋味,甚至连心脏一度都有停止跳动的迹象。

    农村妇女比较爱说略显黄色的笑话,陈桂香曾听人说过这种事有多么美妙,但陈桂香则抱着不相信的态度,然而这一刻,她似乎懂得什么是交欢的极乐境界。

    “妈,我想从后面来……”

    张文看着陈桂香那丰腴的身体和浑圆的臀部,顿时邪念大起的在她耳边说道。毕竟这么性感的身体、如此有弹性的臀部,谁不想用后入的姿势来享受这诱人的一切?

    “什么,后面来……”

    陈桂香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问道,眼底除了茫然外还有几分好奇。这时她甚至有点怀疑自己,为什么和张文**时会得到那么多的快乐,难道她真的憋坏了?

    “妈,你跪下,我教你……”

    张文看着陈桂香那羞涩如少女的表情,顿时心里大喜,缓缓的站起身,把命根子抽离她的身体后,立刻兴奋得双手摸着陈桂香的身体,享受着每一寸肌肤带给他的快感。

    “你们怎么那么多花样……”

    陈桂香不好意思的嗔怪道,脸上的红晕分不清是**的满足还是害羞的红润,扭捏了一会儿,见张文一脸兴奋,再想着刚才那美妙得几乎要令她窒息的感觉,最后还是妥协的背过身,闭着眼睛,缓慢的照着张文的指示跪下。

    好美的臀部呀!饱满而又不失浑圆,那雪白的臀肉上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而且由于陈桂香长年劳动的关系,当张文的手一摸上去时,几乎可以感觉到这甚至比少女富有弹性。

    张文慢慢引导着陈桂香背对着他跪下,刚一调整好姿势,就开始抚弄着那动人的地方,只见小嫩穴上早已潮湿一片,连粉嫩的菊花都覆盖一层**,看起来淫秽至极。

    “小文,这样怎么……啊……”

    当陈桂香跪下时,那臀部翘得特别高。而这姿势让陈桂香觉得很羞耻,尤其把私处暴露在儿子面前,刚想娇嗔几句时,突然就被张文插入,顿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哼声。

    张文看着陈桂香跪在他面前,翘起臀部的样子,早就控制不住体内的**,猛地抱住她的腰,命根子对准那潮湿不已的**随即猛然插入,顿时感觉到有种淫润和温暖的东西紧紧包裹着命根子,这感觉美妙得让他欲仙欲死,即使是**过后、即使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依旧紧窒如处女,那**有力的蠕动撩拨着张文体内的**,让他要发疯了!

    “妈,我来了哦……”

    张文享受着陈桂香那嫩穴的美妙,低下身舔着她那雪白的玉背上,双手伸向前抓住那对饱满而充满弹性的**并揉捏着,还没说完话,下身的马达就开足马力,开始快速的**着这性感而成熟的身体。

    “不是,小文,这样好、好快……”

    陈桂香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声,下身的快感再次如潮水般的猛烈袭来,张文那强壮而有力的**,已经让她连话都说不清楚。

    后入的姿势永远是男性的福音,因为这个姿势,不仅能让人从视觉上享受女性被他进入时而呻吟的满足感,更能满足心中那强烈的征服**。

    此时,张文兴奋到极点,一只手揉着陈桂香的**,另一只手往下摸到两人的结合处,开始揉按着阴蒂,不停亲吻着她的后背,而陈桂香那迷人的呻吟早就让张文失去理智,何况在这极乐的感觉中,哪还有理智可言?

    “小、小文……啊……儿子……”

    陈桂香的臀部被一下接一下的撞击,子宫口几乎在张文的每一次插入时遭到撞击,令她的意识在快感中越来越模糊,几乎连自己在呻吟什么都不清楚。

    后入的姿势对于女性来说,是可以让命根子插得更深,也更能感受到男性的力度。

    接连一个小时的**,让张文兴奋得连话都不会说,一直跟陈桂香纠缠在一起,找不出任何让他停下的理由,腰不知疲惫的挺动着,命根子还兴奋得坚硬着,而且只要陈桂香那满足的呻吟一入耳,仿佛就是人世间最迷惑人心的魔音,让张文根本无法停下**的冲动。

    陈桂香在张文兴奋的呻吟中无力地转为仰卧,双手抱着张文的颈部。

    张文见状,立刻以同样的姿势俯下,双手放在陈桂香那雪白而迷人的颈部旁,手掌压在她的肩膀上,跪在她的大腿中间,随即狠狠插入命根子,继续那美妙的活塞运动,欣赏着陈桂香那对**在眼前跳动的美感。

    **永远是最博大精深的学问,在张文那兴奋得几乎不容拒绝的口吻下,陈桂香一次次的变换着姿势,以各种羞耻的姿势迎接着张文那有力而沉重的进入。

    陈桂香能感受到每一个姿势所带来的刺激都不同,而且每一个姿势的快感都各有妙处,但张文接连的撞击已经让她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

    啧啧的水声,火热的**把床单打湿一大片,而在肉与肉相撞的美妙乐章中,陈桂香首次尝到男女交欢时的愉悦,**在无法想象的快感中猛烈袭来,每一次都爽得让她快要窒息,每一次那欲仙欲死的滋味,都让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人间还是仙境,一切都超出她的想象,她原本以为这只是**的发泄,但没想到会动人到如此地步。

    “小文,还、还不射吗?”

    陈桂香在张文的**下呻吟着,寂寞多年的**第一次尝到满足的滋味,那连续不断的**已经让她快要疯狂,但一个多小时过去,看着张文满身的汗水,这时心里一突,随即担心张文的身体,而不是这时她对**越来越无法克制的迷恋。

    “妈,你什么时候……来的月经……”

    此时张文已经到达**的边缘,他采取传统的姿势将陈桂香的双腿分开,双手玩弄着她的**,下身依旧奋力的**着,但随即想到陈桂香绝对不能因为他而怀孕,便开口问道。

    “十、十多天前……啊……别、别那么用力……”

    陈桂香满面媚红,回答张文的问话时断断续续,体内的快感没有停止的意思,令她连呻吟都很勉强,能回答这问题,令她觉得很疲惫。

    危险期!张文脑子迅速反应过来,浑身一僵,等到陈桂香在胯下迎接着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全身也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知道马上就要到射精的边缘,马上就想把命根子抽出来往外射,岂料陈桂香竟猛地抱住张文,一边弓着身体抽搐,一边满足地呻吟道:“小、小文,用力……妈、妈那个……又要来了……”

    “妈,我爱你……”

    张文眼一红,被陈桂香抱得几乎无法动弹,快感袭来,令他无暇再顾及什么,立刻抱住陈桂香,在她“啊!啊!”

    的大叫声中开始猛烈的撞击着她,几乎疯了似的快速蠕动着。

    “儿子,好、好美……”

    陈桂香在张文的撞击下大叫起来,在一阵大叫后,不知道第几次的**再次袭向她的全身。

    “妈、妈,我、我也要来了……”

    张文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胡乱亲吻着陈桂香的嘴唇,而陈桂香也因快感袭来而热烈回应着张文,这时控制不住的快感几乎同时袭向两人,只剩下肉与肉纠缠的无比快感。

    “啊……”

    张文哼了一声,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张文从不相信男人会在快感袭来时呻吟出来,但当前列腺欢乐的跳动,当射精的那一刻,陈桂香主动亲吻他、主动用舌头回应时,这一切都变得无比真实。

    “儿子,小文……啊……”

    此时陈桂香子宫一阵痉挛,当张文将第一股精液射进体内时,**也猛地喷出与之交会在一起。

    在陈桂香如胡言乱语般的呻吟声中,她短暂的失去意识,快感再一次袭向这具表面成熟但却十分青?的**。

    这时,张文的命根子几乎顶开陈桂香的子宫口,把所有的精液全灌溉在这具成熟而美丽的**内。

    张文母子俩几乎在同一时间来了**,在射完好几股**后,张文控制不住地趴在陈桂香身上,感受着她那柔软的**在胸前挤压,随即抱紧她的身体,一起享受着这灵肉彻底结合的美妙时刻。

    急促的喘息,刺鼻的分泌物气味,空气中处处弥漫着男欢女爱后留下的气息。

    这一刻,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都布满汗水,身体都有抹剧烈**后留下的红晕,彼此紧紧相拥在一起,连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那美妙的感觉是那么强大,强大得连抬一下手指都是奢侈,只剩下灵肉结合时那无比完美的滋味。

    十多分钟、二十多分钟过去,时间滴答滴答的走,温度似乎一点都没有降低的样子,但张文雨人快速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已经慢慢平稳下来。

    在好一阵子的休息后,张文这才确信他还活着,刚才那瞬间被陈桂香紧抱时,一起达到颠峰的感觉实在太猛烈,猛烈得让心脏差点负荷不了,不由得心想:妈的,还好还活着,起码明天家人不用帮我捻香了!

    张文有气无力地直起腰,慢慢的抬起上半身,那软化的命根子这才从陈桂香那迷人的**处内退出来,而那命根子没有以往的狰狞,但低头一看,依旧可以看到那粉嫩的**没有闭合的意思,尤其张文看着精液慢慢流出来,那感觉简直让他爽到要发疯?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