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百零一章 岌岌可危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回来的正是伙计汪大甲,他之前曾经跟随桃花在唐家居住,与唐家上上下下都很相熟,金丝魅三号店离着唐府最近,因此他回来得很快。

    只见汪大甲气喘吁吁,大冷天的汗水却湿了领口,整个脑袋上都腾腾地冒着热气。

    “回夫人,我到了唐家,进,进了门儿,同老夫人身边儿的艾妈妈说了事情的经过,她去替我问了问,回来告诉我说,说老夫人今日身体不好,用过早饭就睡下了一直没起呢。

    事出紧急,我求她帮咱们通融通融叫一下,她说不敢做主,让我先回来,等到老夫人醒了她一定替我说。

    我就问能不能见见老爷或者舅爷,但是她说他们都还在上朝和坐堂,一时半会儿也是回不来!”

    唐氏晃了一晃,跌坐回了椅子上,面色灰白,眼中有泪水在滚动。桃花在一旁看着难受,便只好小声地安慰着:“娘,外婆年纪大了,昏睡过去也是有的……”

    唐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失望的申请退去,又露出了坚决出来;“没事,是我……太指望着他们了……”

    之后,桃花同唐氏又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各种疯狂的念头出现在桃花的脑海,却也含着一丝侥幸的念头,也许,丰家就这么算了?桃花摇摇头,自己若是这么想,怕是太过天真了。

    没多久,派去找方延煜的伙计传了话回来。他会去找相熟的李中书出面去与丰中丞说情,看是否能够和解,毕竟这件事情还有由丰万芳所起。之前他们家也确实是欺人太甚。而且还同开封府尹打了招呼。方延煜安慰桃花,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太害怕,让伙计把好门,如果今日无事,之后就回华清池去住。

    唐氏同桃花才刚刚放下了心来,只听外面一阵嘈杂声。紧接着,就是愤怒的呼喊及钝器撞击骨肉的声音。丰家的人找上门来了。

    桃花心中一沉,之前以为方延煜已经同开封府尹打了招呼,总不会再有太坏的情况出现,没有想到。丰家竟然如此愤怒,以至于并不求助于衙门,而是自家组织家丁直接打上了门来,难怪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丰家人做了充分的准备,足足有二三十个壮汉拿着棍棒上门,方家的家仆们在魏大甲的带领下奋力抵抗,但是寡不敌众,没有多久就被他们制服,只听两声巨响。店铺的大门被从外踹开了。

    午后的阳光从门外直射进来,照得唐氏同桃花感到有些刺目,丰家的人凶神恶煞地站在门外。不少人的身上带着伤,看着桃花同唐氏的眼神十分地凶狠,甚至还带着一丝的下流猥琐。

    方家的仆人都被打倒在地,倒成了一片,魏大甲艰难地站起来想要朝着为首的壮汉再次扑上去,却被从身后一棍打倒。昏倒在了地上。

    唐氏饶是再镇定,眼下的这种情况也是惊惧交加。她大声地问道:“你们要做什么?难不成光天白日,在这皇城脚下,你们还敢私闯民宅不成?”

    带头的壮汉轻蔑地哈哈大笑,扯动了流血的嘴角,眼中闪过一丝的狠戾,“呸”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粘痰。

    “私闯民宅?你们这不是商铺吗?老子带着几个兄弟光顾你的生意,算什么私闯民宅?

    至于你的这几个伙计,啧啧啧,实在是不太友好,竟然敢把上门的买卖往外推,老子气不过,就揍了又能怎么样?

    你这娘子,倒是生得美得很,嘴巴又倔,正好是我喜欢的那一种,怎么,你也看上了大爷我不成?”

    说着,他淫邪的眼光一寸寸地将唐氏从头看到脚,唐氏的眼中闪过一阵恶心与愤怒,他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用棍棒敲打着门窗和地面起着哄。

    桃花看见唐氏被气得发抖,赶忙让身后的丫鬟搀住她,然后往前走了一步。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人也打了,店也砸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带头的壮汉呲牙一笑,露出了金灿灿玉米粒儿一样的门牙:“这位小娘子也水灵得很,虽然嫩了点儿,但是也不错啊……我们今日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你同我们走,我自然就会放过你的家人。”

    唐氏听言怒不可遏,愤怒地冲了过来,双手举起方才坐着的椅子就朝着他扔了过去。

    唐氏虽然在愤怒之下用出了十成的气力,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女子,沉重的椅子才碰到壮汉伸出格挡的手臂就无力地掉落了下来,倒是椅子腿儿上的一片锋利的毛刺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了浅浅的一道血痕。

    壮汉大怒,伸出大手就抓住了唐氏的脖子,另一只手正要打下去,站在一旁的桃花扑了上来,亮出了一直紧紧握在袖中的匕首,用力地朝着壮汉的手臂刺去。

    锋利的匕首没有任何阻力地刺透了壮汉的手臂,壮汉怒呼一声,将桃花给甩了出去,身后的其他人正要摩拳擦掌地抓住桃花,却见桃花利落地爬了起来,反手将一直紧紧抓在手中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脖子架了上去。

    见到桃花的这个阵势来人均是一愣,带头的壮汉嗤笑道:“小娘子,我们可不是你的夫君,你这一哭二闹三上吊可对我们没有用,你难不成以为我们还怕你抹脖子?”

    桃花将匕首贴着自己的脖子,锋利非常的刀锋在桃花娇嫩的皮肤上割出了浅浅的伤口,一丝鲜血流了下来。桃花对着他们笑笑:“是吗?但是我觉得,你们可是怕得很呢!不管你们的主子怎么同你们说的,不管他一个御史中丞多有本事,这可是东京汴梁!天子的脚下!

    没错,你们今日打了我们的人,砸了我们的店,了不起,也就是被抓进去坐上几日大牢,就会有人大点你们出来,说不定,还能拿到一笔丰厚的银钱。

    但是,要是出了人命,我被你们活活儿逼死在这店里头,就算你们背后的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们!恐怕,还得干净利落地同你们撇清关系,落井下石一番呢!”

    唐氏在一旁惊恐万分地看着桃花脖子上的刀,崩溃地哭喊道:“桃花,你不要想不开!他们要砸就让他们砸,你莫要伤了自己!”

    桃花冲着唐氏喊道:“娘!你快走!离着远一点儿,到内室里去!”

    领头的壮汉看着桃花,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为难,语气放缓了一些:“小娘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要抹的可是你自个儿的脖子,瞧瞧你把你娘给吓的,我们也就是想让你同我们走一趟,同丰家道个歉,把话给说清楚了,又不是要逼死你!”

    桃花直视着他的双眼,眼睛亮得出奇:“只是要说清楚?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儿吗?只是要说清楚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我就这么同你们去了,怕是没法好好地回来了吧,同你们这么一伙儿凶神恶煞的走了,等我回来,我的名声也完了!”

    壮汉变得不耐烦了,上前了一步:“哼,你那样抹黑人家丰家娘子的名声,你还想全身而退不成?我就实话告诉你,今日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桃花将匕首按得更紧,更多的血顺着桃花雪白的颈子流下来,壮汉停住了脚步。

    这个时候,唐氏看见桃花的样子吓得大叫,扑到了壮汉的面前跪下,不断地磕头:“好汉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她还小……”

    桃花大喊:“娘!你听我的话,你到后面去!”

    壮汉的眼前一亮,伸出手抓着唐氏的胳膊把她给拎了起来,从身后一个汉子的手中接过一把大刀,指着唐氏的脸:“小娘子,赶快乖乖同我们走,要不然……你娘这个岁数了,脸上多了几道,你爹也不在乎吧!”

    桃花看看目露惊恐的唐氏,叹息一声,将手中的匕首放下。

    壮汉呲呲牙:“别耍花样,给我扔过来!”他早就看出桃花这把匕首的不凡,看到桃花将匕首扔到了他的脚边,斜斜地插进了地上,连忙将唐氏给松开,捡了起来,爱惜地在衣服上蹭蹭,动到手臂上的伤口,又呲牙咧嘴地凶了起来。

    “少他妈磨磨蹭蹭的,赶紧同我们走!”

    唐氏这才明白了过来,泪水涌了出来,死死地抱住了桃花:“桃花啊——是娘拖累了你——你们抓我走!别动我女儿!”

    壮汉带来的人已经把门给关上,七手八脚地在店铺里搜着值钱的东西,壮汉正要张口再骂,只听大门“咚咚咚”规律地响了三声,竟是有人在敲门。

    壮汉皱起了眉头,奇怪怎么守在门外的兄弟没有吱声,若是旁人硬闯,门外的兄弟自然不会让他进来。若是这个方家有什么帮手,又怎么会如此地规矩?只见门轻轻推开一个小缝,一个原本硬挺却有些蜷缩的身影侧着挤了进来,又转身将门给带上。

    走到壮汉的面前,抬手作揖:“这位大哥,在下是吴思远,正是丰家娘子定亲的夫君,我有些话要说。”(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