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听见不雅的声音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第1章开启征服之路]

    第7节听见不雅的声音

    林萧今晚本是请几位同事一块吃饭的,初来乍到,总得表示一下。而且为了表达诚意,他订了一家离公司比较远的高档饭店。

    但很快林萧就后悔请这些人吃饭了,因为这些同事虽然平常看起来挺正经的,喝了点酒后就原形毕露,一个个满嘴都是脏话和荤笑话,没有一个正经人。

    这些大都市的白领们,一个个平常看起来衣着光鲜、有模有样的,其实多数都是些伪君子,心里总是想着算计别人不说,还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偷鸡摸狗。

    最让林萧气不过的是,这帮人竟然敢当着他的面亵渎余茜。

    这个说:“大美人余茜与钱爱国关系可不正当,余茜的大*奶*子就是让钱爱国给连摸带捏给弄大的。不然就凭她年纪轻轻能当上公司的财务总监?”

    那个说:“余大美人跟我关系才不正当呢,她曾经无数个夜晚都与我共度良宵,余茜那骚*货的腚锤子比雪还白,比果冻还有弹性;而她胸前的那两座乳*峰之所以如此挺拔,我可是功不可没,我平时没少给她揉搓,关钱爱国那老狗什么事?都是我给她揉大的!说到那小骚*货的床计,那真是相当了得……那真是天下第一号,可比当年的潘*金*莲。她最喜欢我把头埋在她的大腿根处舔她那儿的小妹妹,有一次,下面流出来好多好多淫*水,差点把我淹死……”他说话时带着一副陶醉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春梦做多了,想必他家有丑妻把他的神经给憋坏了吧。

    还有个没脸没皮的同事——林萧所在的法务部副总监范逸吟说:“你们都别吹了,余茜下班前跟我说,让我吃完饭后去找她,与她共赴巫山,去兴云播雨。”

    尤其是对这范逸吟,林萧非常看不惯,他一副色眯眯、贼溜溜的小眼睛,以及看人时的眼神,一看就是一个好色、贪财、势利、欺软怕硬、两面三刀、爱算计别人的胆小鬼。而他的名字范逸吟,更符合他的为人——“犯意淫”……

    林萧当然不好意思也不敢跟这帮人翻脸,毕竟以后都在一个公司上班,但他吃饭吃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

    他心想,人要脸树要皮,桌子要腿炕要席,就你们一个一个怂蛋狗逼样,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把余茜放你们跟前,你们有那胆量上她吗?就算敢上她,就凭你们裆下那根比牙签还细比金针菇还软的家伙事,能征服得了她吗?就知道喝完酒充大爷,偷偷地意*淫,也就是敢在晚上打手铳的时候敢任意地幻想吧。

    心里有些难受的林萧借口说自己有急事,得马上回去。

    可就在他要去柜台结账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钱包的钱包落在公司了……

    请人吃饭忘带钱包?

    对于一个爱面子的男人来说,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事情吗?知根知底的,可以给予你谅解,但是初来乍到,那些还并不太熟络的同事会怎么想?会留下多大的坏印象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请客来得好呢。

    林萧想他们让他们等一会,自己马上回公司拿钱包来付账。但是那些人虽然心里极不情愿掏钱但还是说不用了,大家凑钱把账结了,然后一边笑着说没事,实际上心里骂着关于林萧的脏话匆匆地走了。

    林萧当时真是糗大了。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回头一定把钱还给大家”,心里想着恨不能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

    林萧的酒量过人,在同学和律师朋友圈里都是出了名的,可以很肯定地说,他同时应对三四个同事的挑战根本不在话下。但双拳可能挡四腿、六腿、甚至八腿,但却挡不住十腿、甚至二十腿。那帮同事一个劲儿灌林萧,这个一套说辞来几杯,那个又一套说辞来几杯,不一会儿林萧一个人就喝掉了一斤半左右白酒……多亏林萧量大,换一般人,别说两个小时,十分钟下来就上吐下泻、烂醉如泥了。

    也不知道酒后头脑发蒙还是糗得脑袋成了一根筋,林萧告诉那些同事自己马上回公司拿了钱包去还他们的钱,以证明的清白。

    可哪还有人理他啊!

    林萧知道这事全怪自己——请吃饭怎能不提前准备好钱包?!

    他越想越觉得奇怪:“这并不是自己平时的作风呀,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啊,我在朋友圈里之所以有那么好的口碑不就是因为我大方而且细心吗,怎么今晚就在这节骨眼上就掉了链子呢?”

    不过也好,不理我也好,就你们那德行,我也懒得跟你们有深交。

    林萧悻悻地往公司走。

    他越想越气,这他妈的干的什么事啊!吃个饭,相互都没给对方留下好印象,还有比这种饭局更失败的吗?

    一路上林萧都心不在焉的,直到做了一场美梦、碰到了一个美女才有了点小兴奋、小安慰。

    而当他出了地铁口看到附近水果摊上的柚子时,突然像酒完全醒了一样兴奋起来——他想到了梦里余茜那惹人怜爱的眼神和胸前的两颗大柚子,他看到那柚子是可以分着卖的,就过去买了几瓣,然后大口啃起来,那忘情的样子,就好像真的是在抱着余茜的奶*子一顿啃一样……

    尤其是钱氏集团坐落于京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这里一片片是混凝土森林,全是躁动喧嚣、步履匆匆的人群和快节奏的步伐,没有半点的舒适、闲静。

    炎热的夏天本是毫无生机,晚上也炎热依旧。

    但突然,一阵凉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吹得林萧浑身舒爽。

    林萧想,这种鬼天气里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道风?没来由啊!今晚上的事情怎么都这么奇怪,难道是预示着今晚将有什么美事要发生?

    少做梦了!林萧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自己说。

    进入电梯后,林萧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偌大个电梯里就他一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他的专梯似的,他心里舒坦,便趁着酒劲儿摇乳晃脑地又诵起来了:“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于豆蔻,成于二八。白昼伏蜇,夜展光华。曰咪咪,曰,曰双峰,曰花房。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

    这已经是他今晚上第三遍念诵这首《乳赋》了。

    他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大美人余茜胸前的那两只大白柚子……

    在林萧掏宝摸公司门禁卡的时候,他意外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章写着一串数字的硬纸卡。

    咦?这……这是什么?是某个宝藏机关的密码吗?不对!应该是某个人的qq号!是谁的?怎么跑到我口袋里来了?

    “嗳,对了!”林萧想起了自己在下地铁时那个在自己身后“磨豆腐”的女神冷美人冲自己的邪魅一笑,他“啪”的一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原来如此!我就说她怎么冲我笑的那么邪乎、那么妩媚、那么风骚、那么多情呢,原来她的笑里有这番深意啊!嗯,有点意思!她是告诉我要联系她……放心吧,改天我不但让你在我身上‘磨豆腐’,我还会亲自动手跟你一块磨,磨完了我还要吃的哟,磨完豆腐咱们再磨铁杵……”

    酒后的林萧有一些淫*荡。

    突然发现本以为再也难相见的女神中国版还有机会再见,而且她还这么明目张胆地勾引自己,能不开心吗?

    林萧尿急,先去上了趟厕所。当他看到小便池旁边写的“尿不到池里说明你短,尿到池外说明你软”的时候,心里特别窝火,心想这是什么狗屎人想出来的狗屎玩意儿啊!就凭我的家伙……他“呲……”憋着劲儿地尿,像是要将那小便池冲个大窟窿,“妈的,让你看看我的到底短不短,软不软……”

    他边嘟囔着边把那个小便器给踹了两脚。

    踹完后林萧又对着镜子照了照,他看到镜中的自己,不禁得意的一笑,他很满意自己的身材和长相,他挺拔的身材,帅气、坚毅、英俊中又不乏刚强的脸庞,都是男人极为羡慕的。

    而且,他那副看上去非常正派的外表遮盖了他那颗不羁的心,他的想法从来不动声色,很容易让女人对他失去警惕之心。

    从外面看公司里已是漆黑一片,林萧走进去后以为已是人去楼空便没有留心去观察,他准备拿了钱包立马走人的。

    不料就在他拿了钱包,刚要刷卡出门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隐隐约约的,听得不太分明。

    他竖起了耳朵。

    不对,好像是女人的呻*吟!

    这大半夜的,在公司里怎么会有这种让人浑身燥热的声音?

    一阵针入骨的呻*吟——一声声“嗯嗯嗯……啊啊啊……”“舒服……”的浪叫,像是这夜里的锥子,刺破了夜的宁静,也唤醒了林萧心中那头名叫“偷窥欲”的怪兽。

    林萧一头雾水,他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心里嘀咕道:“是不是我已经想女人想得走火入魔了啊?佛家常说‘心中有佛,看什么都是佛;心中有屎,看什么都是屎’,看来今天我是心中有女色,听到什么声音都能当成是女人的呻*吟了。”

    他赶紧用手拍了两下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要再想入非非了。

    可是这一拍不要紧,稍微清醒后的他反而听得更清楚了,“嗯嗯嗯……啊啊啊……”“用力……”“舒服……”

    这一声声刺耳的呻*吟反倒听得更真切、更分明了。

    只听了几声他的耳朵就收不回来了……

    那种美妙而勾魂的叫声传达的是一种满足感,有些像得开得胜的战马的嘶鸣。

    林萧这下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了,他循声望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竟然还有灯亮着。

    “咦,那里怎么还亮着灯?刚才我怎么没注意到。”林萧心里打鼓道。

    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林萧不禁大吃一惊,又有些激动,心想:自己这是倒霉还是走运,大半夜回来取钱包竟然撞到了桃*色*性*事?

    他想:“难道是有女同事在深夜边看岛国爱情动作片边自己慰劳自己?这在色*情小说和色*情电影中常见的情形今晚也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吗?根据书中和电影中的经验判断,说不定只要我过去窥一窥,她会哀求着让我为她效劳呢……”

    林萧色迷心窍。

    虽然在自己电脑盘里中有这种画面的电影多的是,但电影哪有现实刺激?

    对于看腻了呈现在电脑画面上那些虽有诱惑但掺杂着太多虚假成分的岛国爱情动作片的男人来说,亲眼见到一出如假包换的桃色事件,亲耳听见刺耳挠心的呻*吟声,究竟是怎样一种欣慰、怎样一种挑逗,想必多数男人都心知肚明。

    林萧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每个细胞都在极速地分裂、猛烈地膨胀,他的身体就要炸开了。

    刚才他还在心里责怪老天今天不该这么捉弄他,现在却想,原来老天另有这样一番安排!看来老天不是没长眼,也没有近视眼,相反,他长了眼,而且双眼都是1.5的……

    除了惊讶和激动,林萧心里还多少有一点紧张——这是刺激引起的紧张。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撞到这种事。

    他蹑手蹑脚地想去探个究竟,但没走多远,他听清了,声音是从老总钱爱国的办公室里传出来的。

    钱爱国的办公室?钱爱国的办公室?

    林萧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停住了脚步,他不敢再往前走,因为以他对钱爱国的了解,如果有人敢冒犯他,他一定会让这个人吃不了兜着走。

    林萧心里矛盾起来,脚步也在犹豫踟蹰:一方面,偷窥欲让他十分想过去探个究竟;但一方面,自古以来公司老总的屁股摸不得。自己刚来没几天就敢惹钱老总?活得不耐烦了,还是嫌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不过林萧带着猜测自忖道:“里面那男的当然是钱爱国那老狗无疑,但那女的是谁呢,是哪个女员工被钱爱国给上了?”

    他屏住呼吸,侧耳倾听。

    虽说女人做*爱时发出的呻*吟声与她平时的声音多少有些差别,但并不会差别到让人分辨不出来的地步。

    那个女人的声音是如此熟悉……

    啊?!林萧脑子里“嗡”的一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女人竟是自己梦中的交欢对象大美人余茜?!——

    想知道林萧遇到什么美事了吗?那就继续读下去把!如果觉得精彩,就关注一下吧

    亅(梦)(岛)(小)(说)(网)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longteng44.com 手机同步阅读 m.longteng4.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